刚刚更新: 〔陈玄王千语〕〔水墨云清〕〔看来这个世界已经〕〔花掉1000000亿〕〔重生主神混都市〕〔甜蜜的冤家〕〔我的意识好神奇〕〔文娱之传奇巨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都市少年狂兵〕〔第一神婿〕〔请和我谈恋爱吧〕〔都市之我是武神〕〔透视神婿〕〔娘子当家:拐个王〕〔我在同一天活了千〕〔侯爷缠婚:青梅小〕〔燧灵记〕〔头号战神〕〔第一战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二百四十章 疑点
    解沐一脸凝重的说道“学院的图书馆当中,记载了学院建立一千多年来,江湖上发生的的很多事情,其中有很多小事,都记得很详细。可是,我在学院的图书馆当中,发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我父亲和他的几位结义兄妹,他们的生平,都详细的记录在案。其中,在联邦历343年到联邦历346年的三年间,他们六人在不同的时间段内,全部遇害身亡,无一幸免,这不可能仅仅是一种巧合。”

    “可是,图书馆里的情报,并没有记载他们是如何被杀的,杀他们的是谁,为什么被杀。而且他们六人,全部都是先天大圆满的武者,出手之人,必定是悟道境或者以上的强者,可上面,什么都没写。”

    于雯听到这里,插嘴说道“这个呢,其实有很多因素在里面。情报上没写,有可能是没有得到相关的情报,或者说得到的这部分情报其中包含了一些不能被普通武者知道的事情,才没写在里面。”

    解沐皱眉道“可是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有没有可能,是学院的人干的,不一定是院长,毕竟学院的人那么多,我还听说,学院里面也是有派系争斗的。如果是学院的人干的,自然也不会被记下来。”

    “其实令我疑惑的,不仅仅是我老爹他们死亡的原因,更是学院的态度。学院对这件事,有种讳莫如深的感觉,而且记载他们的生平当中,还有一段缺失的历史,就是联邦历324年到联邦历332年。”

    “在324年,我老爹和其他五人结义,号称歧路六人,但是在332年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解散了,六人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我老爹也回了琴岛,在此退隐,开了一间酒馆,不再过问江湖。”

    “在这八年里,又发生了什么?这一段时间,和老爹他们的死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为什么学院要将这一段历史给隐瞒起来?或者说,这两段历史,是否都与学院有关?叫人想不明白。”

    于雯一伸手,“停,你是说,歧路六人,你老爹是歧路六人之一?”

    解沐点点头,“嗯,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是学院的情报书上这么写的。”

    于雯显然是吃了一惊,而后却肯定的说道,“怪不得你之前从我这里拿走残缺的一刀留神,还能将它练成,原来你老爹便是歧路六人之一啊。那既然这样的话,学院,肯定不是杀你父亲的凶手。”

    解沐一愣,“何以见得?”

    于雯咳嗽一声,“我先说句题外话。歧路六人,六人都是先天巅峰武者,每人都拥有一招绝学,这个江湖上很多人都听说过。而具体的招式,我们学院基本上也都有收藏。其中,有一招,叫做云从龙,你知道吧。”

    解沐想了想,“嗯,云从龙,领悟了云之意境才能施展的武学,我依稀记得老爹曾经和我说过。”

    于雯道“就像合残指气是《合残指》秘籍的最后一式一样,云从龙,乃是《从云掌》的最后一式,知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咱学院学生会的体育部的现任部长,左柏宁,正是使用的《从云掌》。”

    解沐脑海中立即回忆起了一个男子的形象,正是当初他和小冉有一次去找董玉梅的时候遇到的男子,两人和切磋了一下,对方使用的,正是《从云掌》,可是他没想到,这门大名鼎鼎的云劲掌法的最后一式,会是“云从龙”。

    于雯继续说道“左柏宁的父亲,是左倾池,正是歧路六人之一,可如今他不仅加入了学院,还当上了学生会的部长,他能接触到的情报,可比你多的多了,但他依然留在学院。也就是说,学院,肯定和你歧路六人的死无关。”

    “等以后到了学院之后,你可以去联系一下他,他这个人虽然有点皮,但是个性还不错,对人也很热情,他得到的情报肯定比你多,你可以问问他。”

    听到这里,解沐彻底懵了,于雯说的都非常有道理啊,难道,学院真的和管老爹的死无关吗?

    于雯道“虽然事情还是有些疑惑,但是最起码知道,学院和你的死无关了,等回到学院,我告诉老师你还没死的消息,老师一定很是高兴,到时候,你也可以正式回到芳华谷来了,九系的资源,毕竟比其他系好的多,你修炼的速度也会快的多了。”说到这里,于雯嫣然一笑。

    解沐脑袋还是懵的,没有反应过来。

    小冉此时却说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十四先生的话,倒是一语点醒梦中人。既然如此,解沐,你也终于不用隐藏身份了,成天这个样子,实在是太累了。”

    听到这一句,解沐突然站起来,脑子一下子清醒了,“当局者迷,对,当局者迷。确实,管老爹的死,有可能真的和学院无关,但是,学院仍然摆脱不了干系,它知道真相,但是它隐藏了真相。”

    “左柏宁,他是学生会的部长不错,可是据我所知,真正的学院的核心情报,就算是学生会的部长,也没有权利去查阅,左柏宁,他也不可能知道!”

    解沐看向了窗外,叹了口气,“学院的水,依旧很深呐。”

    于雯秀眉微皱,“那你的意思是,不公布自己的身份,依然停留在学院,想要依靠自己,查出真相?可是你知道,如果你回归了九系,以九系的身份,完全可以查阅学院大部分的情报资料的。”

    小冉冷笑一声,“十四先生,你说这话的时候,是建立在对你的老师完全信任的情况下。可你要想想,你的老师是谁。江湖上的人都说他算无遗策,智计超群。你能看到的东西,难道不是他想让你看的吗?”

    “嗯?你什么意思?”于雯一愣,却陷入了沉思,她顿时明白了小冉话里面的意思。

    解沐叹了口气,“不论是你,亦或者是左柏宁,你们已经都在了明处,都进入了院长的眼里。你们能调查到的资料,一定都是学院经过处理后的了,就像小冉说的,你们能看到的,一定是学院想让你们看到的,那些不想让你们看的,你们还是看不到。”

    于雯哑口无言,想要反驳,却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脸色也变的苍白起来,她认识到了这一点。在她眼里,老师和无所不能的神,已经没有了差别,既然是神,那干预她的认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她的嗓音有些颤抖,对解沐说道“那,那你该怎么办?”

    解沐道“只有一个办法,继续隐瞒自己的身份,暗中调查,既然没人注意到我,那我便可以在学院当中,浑水摸鱼,尽量去寻找情报,今年的六月份,一年一度的学院大比即将开始,而这一场比试的意义,你应该知道。”

    于雯思索了半天,才说道“我当然知道,其中有一场比赛,我还得出手,所以我还是了解的,但是,按照你之前你们两个说的理论,你们就算赢得了查询情报的权利,可是你们能查到的,还是被删减之后了的。”

    解沐叹了口气,“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不过我现在的身份,应该还没有被盯上,所以情报这方面,应该不会防我,所以也不需要担心。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能查到情报的方法了,其他的,更不靠谱。”

    于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解沐说的,也的确是事实,她说道“确实啊,在学院里面,这应该是最靠谱的办法了。对了,你们有没有想过,去专门的情报机构那里去购买情报。”

    解沐和小冉一听于雯说这话,登时一愣。

    于雯看他俩发呆,便知道他们肯定没有想过这个方法,便笑着说道“你们两个不会没想过这个主意吧,我知道,紫梅林解散之后,学院就是是一区最大的情报机构,有着贯穿整个一区的强大情报网,但是,一区的情报机构,还是有很多的,甚至东兴,都有出卖情报的地方。”

    “不过这个价钱,往往都很贵,以你的身家,估计是支付不起,所以,你还是先考虑一下大比这个方法吧,你的实力虽然很不错,但是三种比试,无论哪一种,都很有难度。”

    于雯说完,叹了口气,“唉,我之所以帮你们,其实也是相信,老师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就算是学院中有人出了问题,也绝对和老师无关。”

    这时,解沐突然说道“可是,这件事真的和老师有关呢,如果有朝一日,我和老师站到了对立面。”话没说完,他和于雯四目相对,眼神中蕴含着一丝丝的热切,希望得到某个肯定的答案。

    于雯苦笑一声,“这个,我不知道,你别问我,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再说吧。但是起码现在,我回到学院之后,是不会公开你的身份。”说着,她的右手下意识的就想去抓解沐的手。

    小冉看两人又有谈情说爱的架势,立即干咳两声,从他们两个眼前穿过,打断了他们,并说道“咳咳,既然十四先生这边解释清楚了,我也就放心了,那只剩下了一个问题,就是林悦。”

    于雯抽回手来,双腮微红,很久之前,她便喜欢解沐,后来解沐失踪之后,她对管业平逐渐有了情感,她还以为是自己移情别恋了,但直到她发现管业平就是解沐之后,这份情感顿时倍增。

    解沐道“林悦,确实是个麻烦,这次没有杀掉她,实在是太可惜了,她在白马墓当中,又有奇遇,实力也提升了不少。万一她回到学院之后,将我的身份说出去,那咱们设想的一切,可都就泡汤了。”

    于雯点点头,“其实我在白马墓里,也想帮你们杀掉林悦的,但是被供奉大人给阻止了,没办法,供奉不让我对林悦动手,供奉是返虚境的修为,他发话了,我不能不听,我也不敢不听。”

    解沐道“这不怪你,是我之前没有想到,林悦竟然会得到一件灵器,而且还能在短时间内认主成功,并发挥出的威力。其实要不是那把灵剑,她未必是我的对手,我也有把握杀掉她。”

    于雯想了想,“其实我倒是觉得,林悦回去之后,应该不会乱说,她知道了你的身份,必定会认为你和学院之间,是有些矛盾的,她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她想利用你,就不会将你公开。”

    小冉道“嗯,这话倒也有道理。林悦这个人,实在可怕,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心机是真的深沉,她不在乎部下的生死,也不在乎自己的颜面,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她真的有可能不公布你的身份。不过,她会继续利用这个为条件,威胁你,让你帮她做事,这个女人,就是一只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咬你一口。”

    解沐又是一声长叹,“管她是毒蛇还是毒蝎,只能与她先虚与委蛇了。”

    三人又谈了一会,最后,为了不吵醒其他人,或者让其他人起疑,就分开一个个先回去,小冉是第一个回去的。

    解沐要回去,于雯看到小冉远去,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接着用力一拉,将解沐拉到了自己的身前,两人的身高只有五公分的差距,却紧紧的贴在了一起。此时四目相对,眼里,只有对方。

    于雯的双唇贴上了解沐的双唇,却又慌忙的离开,脸上通红一片,转身就要返回。

    解沐此时也回过神来,也是一拉她,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叹了口气,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对不起。”

    于雯闻言,双眼之中自然的有眼泪流下,打湿了解沐的衣服,她也紧紧的抱住了解沐。

    两人,虽是无言,可爱情,未必要用言语来表达。

    ……

    第二天的下午,火车终于到达了静海,一下火车,解沐松了口气,浮海与静海,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城市。

    浮海城,完全是武者的城市,里面根本没有凡人,环境也十分的荒凉,比起静海,生活艰苦了不止一倍,而且在浮海城当中,充满了争斗的气息。各方势力,犬牙交互,明争暗斗,让浮海多了几分浮躁。

    与之相比,静海,真的就平和多了,不论是气氛还是环境,都充满了一股祥和的氛围。

    凌迟看了看时间,对众人说道“既然已经到了静海了,那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你们可以回学院了,当然,如果你们想当初逛逛,也无所谓,听说今天年街还有活动,你们这些年轻人,还可以去玩一会儿。”

    他又对于雯说道“小十四,我先回去复命了,你要是还有事,直接打电话就行。”

    于雯点点头,“五哥,路上小心点。”

    凌迟嗯了一声,一踏步,人影瞬间消失,速度之快,让人看不到任何的踪影。

    解沐看了看他们几个,笑道“怎么样,你们想去逛逛吗?尤其是几位姑娘,两个多星期没逛街了,不得放松一下?”

    赵茹衫笑着拍了拍姚亦宁的肩膀,“哎,对了,今年我的新年礼物你还没给我呢,正好,咱们去年会上看看,你给我买点好东西。”

    小冉闻言,也点了点头,“嗯,赵姐这注意不错,小哥哥,听到了吗?你也得给我买新年礼物啊。”

    于雯也笑着看向解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却说明了一切。

    解沐苦笑一声,“我真的不应该说这话的,真佩服你们,在浮海那边都累了,回来也不先休息一下。”

    三个女生都笑了起来,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姚亦宁拍了拍解沐的肩膀,“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刚刚我还想骂你来着,现在看来,不用了,我只用买一份礼物,你需要买两份,啧啧,现世报啊。”说完,姚亦宁笑着跟了上去。

    解沐摸了摸自己的腰包,叹了口气,“唉,又得大出血了。”

    一行五人,很快便到了静海最长的一条街上,这是静海有名的长街,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从头到尾,卖小吃的,卖衣服的,玩杂耍的,卖日用品的,和赶大集一样,卖什么的都有,热闹非凡。

    这是静海的一个传统了,当年毁灭历时期,静海新建立的时候,有来自原来国度各个地区的百姓,在习俗方面,自然而然的就相互融合了,最典型的结果,便是这条一年只开一次,但一开三十天的“年街”。

    几百年过去了,“年街”已经成了静海的一个景观,很多其他的城市的百姓,都慕名前来,在“年街”上吃喝玩乐。

    解沐一行人两个多星期没看到过这么多好玩的东西了,年轻人的天性被激活了,一个个东看看,西看看,尤其是三个女人,眼里都放了光,活泼的很。

    而就在这时,一男一女从他们身边经过,不过看起来都挺普通的,和常人没有什么差别,只是穿金戴银的,一看就是有钱人。

    而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个小伙子,一把抢过女子的包,就朝着远方跑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