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寒不知春〕〔我的人生变成了通〕〔至尊龙婿叶辰萧初〕〔团团的奶爸很无敌〕〔农家奋斗记事〕〔蛮行纪〕〔你掉了本山海经〕〔长生不老大好人〕〔万道唯尊〕〔万古第一天骄〕〔都市最强仙帝〕〔天价娇妻霸道宠〕〔四十九号客栈〕〔砍鬼就强化〕〔篮坛之魔鬼分卫〕〔重生喵妻:老公别〕〔傲世武修〕〔签到奖励系统〕〔从一只手镯开始〕〔盛宠郡主来经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二百四十七章 故事
    小冉叹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五个时辰了,师傅她昨天晚上就待在瀑布底下了,现在差不多也该上来了。

    正想着,一个人影闪动,瞬间出现在了小冉身前,身着紫衣梅花服,眼神中带着疲倦,整个人都是湿漉漉的,风一吹,已经开始结冰,但是她真元运转,水分直接汽化,冰也直接升华。

    做完这一切,董玉梅依靠在了一旁的巨石上,看来真是累得不行了。

    小冉从身旁拿了一张毛毯,给她披在了身上,又拿出一根毛巾,给她擦拭头发。

    董玉梅道“谢谢。”

    小冉微微一笑,“师傅,您见外了,我可是您徒弟,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听到这话,董玉梅心里流过一丝暖意,从自己的手上取下了一枚淡紫色的镯子,交到了小冉的手里,“小冉,这个东西送你了,你收下吧。”

    小冉看了看,觉得挺好看的,也不矫情,笑道“谢谢师傅。”

    董玉梅笑着点点头,说道“这枚紫玉镯,其实不是玉做的,而是学院自己研制的一种防玉金属,有很强的延展性,不过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是学院的机密,我也不好去打听。”

    “这枚紫玉镯呢,其实是当年我答应加入学院的时候,张慕雪送给我的礼物,是一件储物械具,里面大概有一个房间的空间,我也从来没用过这么多的空间,我的东西也不多,基本上一只手就能拿了,不需要这东西。”

    小冉吃了一惊,看着手上的手镯,就想往下拿,“师傅,我不知道这东西这么贵重,对不起,我这就给您,这太贵重了,还有纪念价值,我不能要。”

    董玉梅笑着把她的手按下了,“我老了,以后不会再闯江湖了,所以这东西,还是给你用吧,在江湖上行走,女孩子家家的东西,总得有个地方装吧,再说了,纪念价值,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什么纪念。”

    小冉看师傅坚决的目光只能再次道谢,拿起毛巾,继续给她擦起了头发,一边却说道“师傅,我听人家说,您以前是紫梅林的林主,可是我从来没听您说过您以前的故事啊,您是怎么修炼的,又是怎么到了现在这一步的,您当年也闯过江湖对吧,这些事情。您能给我讲讲吗?”

    听这话,董玉梅笑着点点头,“嗯,你是我唯一的弟子,如果你想听,我当然会告诉你。不过这段故事,可是有些长啊。”她的双眼流露出了回忆的神色,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了很多过去的往事。

    “我出生于联邦历238年,今年是联邦历353年,算一算啊。活到今年,我其实已经115岁了,所以我的年龄,其实比东林辰木和张慕雪加起来都大出去不少,就算是东兴的韩逸伟,他也比我小了两岁。”

    小冉睁大了双眼,“哇,师傅,可是您一点都不显老啊,看上去,您和二十几岁的美少妇没什么区别啊。”

    董玉梅莞尔一笑,“你这丫头,还打趣起师傅来了。”

    小冉吐了吐舌头,才说道“师傅,您继续说。”

    “我出生在江州城的一个小村庄当中,过着和凡人一样的生活,每天无忧无虑的,也不曾习武,倒是过了一个天真有趣的童年,直到我二十岁的时候,一个冤家,来到了我们的村庄,他的到来,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小冉露出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师傅您的相公,对吧。”

    董玉梅反手拍了一下她的额头,“你以为我像你,满脑子都是那个管业平。不过,其实当年我和他也是差一点成了,可惜最终还是发生了一点点变故,形同陌路了。”

    “那人来我们村子的时候,身负重伤,是我从溪水里把他打捞上来的,又把他藏起来给偷偷治好的,后来也有人来我们村子里面搜查这个人的下落,还是我给他打掩护,让他活了下去。”

    “再到后来,我们两个也是暗生情愫,和你们这些小年轻一样,谈起了恋爱。后来有一天,他说他要回家,我想跟着他,他说让我等着,他会回来找我的。我那个时候也是傻,竟然相信了他。”

    “我等了他一年,他没有来,两年,没有来,三年,还没有来。我已经将近绝望了,我当时只是个凡人女子,只有几年的青春而已,浪费不起啊。当时村子里的人都说,我被他骗了,我还不信。”

    “我偷了当时家里唯一的积蓄,偷偷的跟着商队,跑出了村子,跑出了江州,来到了他家族所在的城市,我在陌生的城市里面徘徊,经历了很多的危险,还差一点被人贩子给拐卖了,幸亏有个同乡帮了我。”

    “后来,我终于找到了他,却是在他的婚礼上,那是一场惊动满城的婚礼,整个城市都贴满了喜字。当时的我,就好像看到了世界末日。失魂落魄的我找到了我的同乡,想要自杀,他却阻止了我,把我送回了江州。”

    听到这里,小冉气愤说道“那个男人太不是东西了,渣男!倒是您的同乡,看起来是个好人哎。”

    董玉梅点点头,“嗯,是个好人,不过,好人,都是短命的。”

    小冉闻言,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自己又伤口上撒盐了,顿时不敢乱说话了。

    “他送我回到了江州的村子,我的父母责怪我,也被他拦下了,还在我父母面前说要娶我,本来差一点成了全村笑话的我,却又成了全村少女羡慕的对象。他人好,长得也好,也算是个有钱的体面人。”

    “唉,可是老天,好像总是和我过不去。就在我大婚的那一天,也就在我穿上婚服的那一天,一伙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恶徒,他们闯入了我们的村子!”说到这里的时候,董玉梅的眼角不自觉的跳了跳,那是难言的愤怒。但是小冉却在她的瞳孔深处,看到了埋藏的恐惧,永远抹不掉的阴霾。

    “他们,屠了我们整个村子,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人,见人就杀,不管男女老幼,是我的新郎官,用他的命,送我离开了村子,我穿着婚服,一直跑,一直跑,最后,实在没力气,昏倒了。”

    “我再醒来,发现,是一个白发老头子救了我,他说我很有天分,想教我武功,可是我根本不想学武,但是他却带着我,回到了我的噩梦。我回到了村子,看到的,只有满地的鲜血和尸骨,以及,他的尸体。”

    “仇恨掩盖了我的心智,我拜老人为师,开始学习武学。我的进境,也确实是一日千里,不到三十年,我就突破到了真元境中期,可是老人,我的授业恩师,教了我三十年武学的人。却从我的身边消失了。”

    “我又陷入了迷茫,为什么疼我的,爱我的,关心我的人,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当时的我觉得,世界很无聊。我开始整日的饮酒,玩乐,花钱,没钱了,就去偷,去抢,过上了江洋大盗的生活。”

    小冉叹了口气,双手自然伸出,抱着眼前的人,眼前这个看似顶天立地的女子,没想到还有这么心酸的过去。

    董玉梅笑着摇摇头,“没事,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其实我有的时候,真的很羡慕张慕雪,她有一个那么疼她爱她的老公,东林辰木那个人虽然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但是他对张慕雪,却是真心的。”

    “我还记得当年我与张慕雪她们几个下午茶的时候,张慕雪曾说过一句话,我现在还记得。她说,如果她想让东林辰木退隐江湖或者奉献掉他所有的事业,东林辰木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小冉再次叹了口气,自从她听说过这对夫妇之后,从各个人的身上,都吃过他们的狗粮,虽是素昧平生,但狗粮却吃了不知道多少。她道“只是可惜,东林院长还是要死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董玉梅点点头,“这倒是,东林辰木要死了,也确实可惜了。不提他俩了,接着说我的事情。”

    “再后来,我就在江州遇到了七巧,那个时候的七巧,就已经是个老头子了,他当时创立了一个情报组织,名字就叫做紫梅林,他恰巧碰到了我,你也知道,你爷爷那个人,非常的信命,非要拉着我当什么林主。”

    小冉笑了笑,七巧爷爷会算卦,不过他很少算卦,所以算的很准,而且他自己还很相信,几年前就是算了一卦,说是有贵人在江边,结果就捡了个解沐回来。

    “实在拗不过他,我就去了紫梅林,当了什么劳什子的林主,结果没想到,这一当,就是整整的四十三年。一直到联邦历334年,我才解散了紫梅林。也是同年,被张慕雪邀请,加入了学院。”

    小冉一伸手,再次打断,“师傅,我再问一下,您当年是为什么解散紫梅林啊?我可是听说,紫梅林在您的领导下,曾经是江湖上第一大的情报组织。”

    董玉梅长叹一气,平淡的说道“我执掌了紫梅林四十三年,已经厌烦了江湖争斗,厌烦了尔虞我诈,什么都见过了,也什么都厌烦了,直到我受张慕雪的邀请,去参加她和东林辰木的婚礼。”

    “那场婚礼,那两个人,诠释了真正的幸福的含义,我也彻底升起了退隐的想法,在加上我的病情越发的严重,实在是难以支撑紫梅林那高负荷的运转,没办法,就只能解散,退隐江湖。”

    小冉一皱眉,“不对啊,师傅,您的病是怎么回事?您怎么就得了这么一个怪病?”

    闻言,董玉梅道“我在执掌紫梅林之后,因为掌握了天下情报,所以最终查清楚了当年灭我村子的人的身份,我本来打算动用紫梅林的力量去清算,却被七巧那个死老头给阻止了,说不能用组织的力量去报私仇。”

    “没办法,我就只能自己去了,他们还是那一小撮人,还是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小组织,我当年,可已经是真元境后期了,杀光他们,还不是像砍瓜切菜一样简单,只是在杀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一根针扎入了我的体内。”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没在乎,因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碍,所以也没管,后来过了很久,才开始出现现在的症状。我当时还以为是中了什么毒,还特地去拜访鬼医、毒女,这些已经在江湖上成名了的人物,想让他们帮我解毒,可是却发现,这根本不是毒药,他们也无法诊断。”

    “我甚至都去了苗疆,可是苗疆的蛊毒教的人,也不知道我到底中的是什么毒,后来加入学院之后,张慕雪给了我一个压制的方法,就是在这个瀑布底下,接受瀑布的冲洗,平静自己的心。”

    “事实证明,却是很有用,这也是我现在根本离不开学院的原因。不过学院的生活确实不错,有吃有喝,还有各种好玩的新奇的东西,还有这么多的年轻人,可以供我解闷,不会让我觉得枯燥。”

    “这就是我闯荡江湖的过程,是不是有些失望,我没有参加过什么大型的战役,南北之争的时候,我也只是个打酱油的小角色,各方大佬对决,我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所以我的故事,并没有他们的精彩。”

    董玉梅自嘲的笑了两声,想要去擦自己眼角的泪珠,却发现,自己早已没有泪珠流下,她已经忘了,她这一辈子的眼泪,都在村子被灭的那天,流完了。

    小冉摇摇头,“不不不,师傅,您的故事,更精彩。”说着,她再次抱紧了董玉梅。

    寒风吹过,两人的心,却不觉得寒冷。

    ……

    解沐瘫坐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还在热火朝天的忙活械具的卫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不知道对方怎么来的这么多的精力,明明是他的修为比较高,但是对方却比他持久的多,还一副停不下来的样子。

    卫瑛教了他关于“心刻流”的基础之后,让他自己练习,结果解沐花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模糊的在一柄短剑上刻上了一个非常基础的小械术,算不上成功,但是也没有失败,却也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和内气。

    与之相比,卫瑛已经在另一柄短剑上刻上了一个高级的械术,并且还在继续刻下一个械术,她额头上也是汗珠,可以看出她也是非常的累,但是她的刻苦和坚持,却让解沐由衷的钦佩。

    又过了很长的时间,卫瑛才放下了手中的器具,站直了身体,晃了晃脖子,晃了晃腰,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却把机油都擦到了额头上,不过她却毫不在意,反而转过头笑着对解沐说道“你看看你这熊样,这么长的时间,连一个械术都没刻好。”

    解沐苦笑一声“学姐,你这是习惯了,我可没有你这么好的精神头,不行了,我是坚持不下去了,休息,休息一会儿,过一会儿再继续。”

    卫瑛瞪了他一眼,“起来!”

    解沐一看她有些生气了,直接站起来,也不啰嗦,走到桌子边,拿起了械具,继续开始。

    卫瑛本来还想再训斥两句,可是看他已经进入了刻画的状态,知道不好再打扰他,就没有再继续说话。

    这下子,解沐可是知道了,看起来很好说话的小姐姐,结果却是一个工作狂,眼里面只有械术,你要是勤奋还好,可是只要一懒,就会被责骂,她可不把你当学弟,就把你当和她一样的人看待。

    等解沐回到宿舍,到头就睡,连澡都不洗,不是不想洗,是根本来不及,他碰到床,就直接躺下了,躺下不到一秒钟,就睡着了,再醒来,就是第二天了,而且还不是他自己醒来的,是卫瑛一个电话把他叫醒的。

    解沐只能再次前往学院的后山,继续学习“心刻流”。

    一天接着一天过去了,很过,三月份就过去了一半,解沐的“心刻流”终于开始走上了正轨,虽然没学到多少的精华,但是最基本的械术刻画技术,却是掌握了不少,他也能刻画不少最低级的械术了。

    为了“心刻流”的学习,解沐辞去了餐厅的工作,他对厨艺本来也不感兴趣,而孙林涛看好的传人,是小冉,也不是他,所以他辞去工作之后,倒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他也能将全部的精神放到了械术上面。

    不过今天的学院,明显的有些不同,解沐一出门,就看到在学院的各个楼顶上,都不时有带着面具的人出没,他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执行者,是隶属于学生会会长手下的学院暗部组织的成员。

    这些人最低级都是悟道境,在学院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除了这些执行者,更有很多别着纪检部高级成员标志的人在学院里面出没,怪不得解沐没有接到通知,他不过才是初级成员而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