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探〕〔重生之绝世废少〕〔贴身战兵〕〔校花的全能教师〕〔逆转重生1990〕〔我的人生重置了〕〔帝后现代起居注〕〔狂婿〕〔虎山行〕〔绝世小神医苏叶〕〔暖婚100分:总裁,〕〔寒少的宠妻叶幽幽〕〔二嫁司少闪婚妻顾〕〔刁蛮甜妻不好宠〕〔君予妾意三生三世〕〔我在明朝开学院〕〔我把系统玩疯了〕〔风荫领主〕〔我有一块属性板〕〔在巫界玩牌的日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二百四十九章 会面
    这五个世家家主,其实也没有真的想在学院门前就击杀陈晨的想法。他们这么做,一个是给学院一个下马威,附带出一出许多年前的恶气,另外一个呢,则是试探一下,看一看学院的态度。

    不过下方的学生们倒是大饱眼福,只是有些动作和武技根本看不清,也看不懂,但是这根本阻碍不了他们此刻的兴趣,这可是十一个返虚境武者的交手,整个联邦,又有几个人见过这种壮观的场景。

    哪怕是当年南北之争的时候,规模最浩大的一场,也没有这么多的返虚境武者,算上新出现的宋琪,就是十二位了,而且那五大世家家主,可都是《逍遥榜》上的高人,一区最巅峰的强人。

    解沐看着上方的打斗,摇了摇头,低声对小冉说道“看来他们是打不下去了,宋姐来了,证明学院已经关注到了这边,这五位家主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敢在学院门口击杀学院的返虚境武者。”

    小冉点点头,“话说这位陈晨供奉,实力是真的不俗啊,一打五,还是五个配合那么好的人,竟然完全不落下风,虽然是一直都在防守,可是全部都能挡住,看那个样子,还能再挡好一阵呢。”

    解沐道“我倒是不关心这个,哪个返虚境武者没有自己压箱底的本事,你看那五个家主,哪个用出全部实力了?除了姚子衿一开始用了一个返虚武技,之后他们没有一个人放过返虚级别的武技,连真元武技都很少动用。”

    “其实我倒是在想,他们五个世家家主,为什么会有这种配合能力?按理说,他们五个家族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正常情况下,除了赵泰龙和郭淄源之外,其余根本没有互相认识的可能性。”

    小冉却道“这可不一定,你别忘了,南北之争可是波及到了整个一区,当年赵郭两家合战麒麟会的时候,姚家也提供了帮助,战争期间嘛,互相结盟都是很正常的,所以互相认识也是有可能的。”

    解沐仍是摇摇头,“还是不对,这种配合能力,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习出来的。而且到了他们这个级别,一招一式,威力和范围都大的惊人。如果不是有这种超凡的配合能力,怎么可能会没有误伤?正是因为他们有这种配合能力,才让其他的五个人退下,不参与这场围攻。”

    在上方,这一场争斗也终于陷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一开始的五个人确实没用什么真本事,但是打着打着,想一想当年的往事,火气也就打出来了。

    张龙手握长枪,虽然他一开始就取出了他的卧龙枪,但是一直是手里拿着,装装样子而已,可是现在,枪尖寒芒一闪,龙吟震天,虚无的劲力在他四周凝聚,一重接着一重的劲力从体内爆发而出。

    陈晨正与赵泰龙对了一掌,忽然发觉来自身后的恐怖劲力,暗道一声不好,便知对方这是要动真格的了,可是身前的赵泰龙水龙拳和土龙拳齐用,虽然攻势不强,可是极其难缠,他难以分心。

    没办法,陈晨也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真元运转,一拳震退赵泰龙。接着,天色瞬间黯淡,整个人若明月初升,散发出淡淡的光辉,而水之奥义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过来,手中折扇更是散发着惊天动地的威压,整个天地都震动了起来。

    似乎是不想这一招波及到下方的普通学生,陈晨还故意向空中升了一段距离。也是顾忌下方的自家子弟,张龙也升到了更高的天空,其他的人也纷纷升到了更高的空中。

    寒芒一出,伴随震天龙吟,长枪如龙而过,在空中似乎化为了腾空真龙,在空中飞舞。张龙手握长枪,流星一般划过,宏大的劲力,仿佛要将整个天空击破,正是卧龙枪法当中的返虚武技。

    陈晨手中的武技也终于完成,彻底爆发,月光普照,整个天地都被笼罩,而水之奥义犹如海浪汹涌,巨浪捧月一般,震动天地的同时,形成了坚不可摧的双重防护,虽是防护,可是亦有极高伤害。

    “四叠?过江!”

    “浪中月!”

    极致两招冲击,难以形容的剧烈爆炸在空中绽放,过江龙枪如海出海,四重叠加劲力,瞬间破开海浪,扎在了光之奥义上面,可是这月光的防御,却是韧性惊人,足以开山的劲力,也无法进入。

    接着,海浪翻滚,直接反击,拍向了张龙,他暗道一声不好,就想收枪,可是哪里来的急,那光之奥义已经如缠丝一般,将他的枪死死的抓住,让他无法挣脱,而下一瞬间,攻击已到身前。

    张龙见状,已经没办法了,只好运转内功,准备硬抗这一招。

    可就在这时,漫天的水之奥义形成的海浪,却停在了半空中,张龙一愣,却发现姚子衿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而原本的滔天巨浪,却在一瞬间被冻成了冰块,这一幕,却又震住了所有人

    。

    原来在之前,姚子衿看到张龙是要吃亏了,便直接出手,脚踏“九步送君行”,一瞬间来到他的身前,手中寒冰奥义爆发,瞬间降低了温度,甚至将陈晨的武技都冻成了冰块,顿时,高下立判。

    怪不得江湖上都说姚子衿是除了天下四绝之外的第一人,同为返虚境后期,刚刚的交手,陈晨压制了张龙,但是他却能轻松的压制陈晨,不过其中也有功法克制的作用,但是依然不能掩盖他的强大。

    姚子衿冷冷的说道“陈晨,你既然准备动全力了,那我们几个也不跟你消耗了,你最好祈祷那人出来救你,要不然,整个一区,恐怕还没谁能保得住你。”说着,他偏头瞥了宋琪一眼。

    宋琪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刚向前一步,其余的五位返虚境武者直接站到了她的身前,这五人是清一色的返虚境中期的修为,虽然宋琪的修为更胜一筹,但是一对五,她也没有自信。

    在一区,不论是哪个世家,都会有特殊的一个培养策略,就是在同一代当中,培养两个人。一明一暗,明者,便是下一代的世家家主,而暗者,就是家主的贴身护卫,一辈子的贴身护卫。

    “明者”是在一批人中争夺出来的,“暗者”也是同样,两方的斗争,也都是同样的惨烈,而一般情况下,两人的关系,是一出生就确定了的,一旦一者确定是“明”或“暗”了,则另一者一定继位。

    但是也有“明”“暗”互换位置的典型例子,比如于家现任家主于高远,他便是“暗”,而于雯的父亲是“明”,可是后来他成功的击败了于雯的父亲,强行换了位置,自己当上了家主。

    这五位家主的“暗”,虽然都没有家主实力强悍,可是每一个人都是家族全力培养出的巅峰人物,掌握了家族流传的最核心的武学,有的甚至是家主自己都不曾学过的,武学底蕴丰厚。

    不过宋琪也没有想与他们动手的想法,直接高喊一声,“五位家主,陈晨供奉,都还请住手,这里面肯定有误会,还请诸位暂停。劳烦大家一同前往芳华谷,见过院长之后,才说别的。莫要伤了和气。”

    闻言,姚子衿冷笑一声,“呵呵,这里面可没有什么误会,你们院长可是更清楚,要不是看他快死了,要是他在这里,就连他一起打。咋地?当了二十多年的学院院长,忘了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吗?”

    张龙一抽长枪,震碎了寒冰,也同样冷冷的说道“宋琪,你是学院的栋梁,我们得给学院留个能挑大梁的人,不想伤你,还请你退走吧,当然,你要是想来动手的话,我们几个老家伙也奉陪到底!”

    宋琪听到他们折辱东林辰木的话,心里也是升起了一股火,可是她知道此刻不能发作,她以前的脾气确实不好,但是现在早已改变了许多,要不然东林辰木也不会选她继任下一任的院长。

    她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但是你们五位是来拜访院长的,也是来访问我们学院的,就是我们的客人,可是你们一来就对我们学院的重要人物动手,这要传扬出去,对我们都不好。”

    马匀一皱眉,“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多话?想打就打,不打就滚,我们不想以大欺小,也不想以多欺少,可要是你想过招,我们奉陪!”

    话说完,马匀抽出了大刀,冲着陈晨说道“死比玩意,你能破得了张龙的枪法,我看看你能不能破了我的辟海刀!”

    赵泰龙晃了晃脑袋,又晃了晃手腕,“唉,既然双龙齐出拿你没办法,那只好试试三龙齐出了,木土水,三种奥义,总能将你克的死死的了吧。”

    张龙重整旗鼓,叹了口气,“唉,刚才大意了,差一点着了你的道,你的武学还真有点奇怪,既然四叠劲打不过你,那就试试五叠劲吧。”说着,龙枪一晃,劲力破空,一片云朵都被划开。

    郭淄源也不慌不忙的取出了自己的长剑,剑尖指着陈晨,“我不喜欢动手,真的,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一点不喜欢动手,可是你怎么就这么欠揍呢?这么地吧,你让我捅你个几十剑也就算了。”

    姚子衿双手背于身后,寒冰奥义在他的身后缓缓凝聚,形成了两个冰翼,而血之奥义将冰翼充满,血气将冰翼染成了血红色,而手中则出现了一把血色的寒冰长剑,他只是平淡的说道“二十年前,我们两个的争斗被辰木给终止了,今天,还是同样的一招,我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接的下。”

    下方的学生已经看不到上面的人了,只能看到天上的各种异象。

    宋琪看的是清清楚楚,但是眼皮却是跳的厉害。这五个人的武器级别和陈晨的差不多,都是道器级别,可是本质上却截然不同。陈晨手中的折扇是道器,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

    异宝。

    而其他五人的武器,竟然全部都是械具,没错,这些全部都是械具,而且全部都是hd系械具,而且都是道械具,也是在泰兰最顶级的械具了,就连她手中的,也才不过是一柄伪道械具而已。

    但是学院每一柄灵械具级别及以上级别的械具都会被记录在案,更不用说这是最顶级的道械具了,可是这五件械具,全部都是没有记录的,也就是说,全部都是突然冒出来,连她都丝毫不知情的。

    不过此时宋琪已经没有心情关心这个了,她知道,这是要动真格的了,真打下去,陈晨没有一丝一毫的活的可能性,她下意识的就将手放到了储物械具之上,这里面放着的,乃是一次“丽漱”的动用权限,是东林辰木送给他的保命底牌,有这东西在手,就算是天罚再来,也能保她不死。

    虽然之前学院战天罚的时候,东林辰木几乎用掉了“丽漱”积累那么长时间的全部能量,但是她还是用剩余的,而且还有诸多其他的功能,全部用出来的话,也能在这十人当中救出陈晨。

    可是,宋琪并不想用它,“丽漱”现在的状态也非常不好,就算是她掌握了全部的权限,恐怕也用不了几次了,而最关键的维修保养方法,除了东林辰木之外,就算是九系的老三,常年待在实验室的迟税,也没有掌握。

    就在他们再次开打之际,一道绝世人影突然从半空中出现,真的是突然出现,这并不轻功,就算是再顶级的轻功,再现身的时候,也会有内气波动的,而就算再高级的敛气法,也是无法彻底收敛的。

    这是个绝世佳人,岁月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就算是于雯在她的面前也会自惭形秽,不仅仅是她的样貌,更是因为她若空谷幽兰一般的气质。

    来着正是张慕雪,她的手里握着一杆淡粉色的长枪,也是一柄顶级的道械具,上面的电子纹路不断的闪烁,她一出现,一股恐怖的木之奥义席卷了天地,仅仅是一人,就将这十多位返虚武者的威压全部遮盖了过去。

    宋琪感受这股威压便知道,“丽漱”果然还是被动用了,要不然雪姐就算再怎么如天人一般,也不可能有这种能力,要不然她早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了。

    张慕雪悬浮在半空当中,樱唇微启,动人的声音从嗓子里传出“几位,还请停手吧,陈晨供奉,请你回到你原来的位置,辰木他有句话转告给你。”说着,她捏着嗓子,学着东林辰木的语气说道。

    “我还没死呢!”

    这一句话一出,陈晨的脸色巨变,本来一对五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看的脸色,他收了折扇,对张慕雪一弯腰,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张谷主,属下知错了,还请谷主对院长说下一声,属下认罚。”说完,他便化为一道遁光,回到了南璃山当中。

    其余的人也没有拦他,也都纷纷收起了威压和武器,他们也都知道,张慕雪是带着“丽漱”来的,他们就算一起上,此时也奈何不了任何人了。

    姚子衿看着张慕雪,笑道“嫂子,好久不见了啊,不过你一来,就这么欺负我们哥几个,不太好吧。”

    张慕雪本来就是个不喜欢和外人打交道的人,哪怕是学院九系的弟子,和她说过话的也没有几个,她只是看着他,收了威压,平淡的说道“那你想我怎么做?让你当着我的面,杀我们学院的高手?”

    姚子衿脸上依然带着笑意,可是目光中的不善却是显而易见的,气氛也越发的尴尬,而其余的四个人当中,也都对她带着些许的敌意,或多或少。

    看着这么尴尬的场景,宋琪想了想,笑道“好了,好了,既然误会都解开了,还请各位家主到我们学院里面坐坐吧,再参观参观我们学院的发展,您们也二十多年没来过学院了,可得好好看看。”

    张龙冷哼一声,“哼,我们还敢进你们学院?谁知道里面是不是埋伏着千军万马?算了吧,我们还是不进去了,我们去芳华谷,看看辰木,完事儿就走。”

    闻言,张慕雪向着芳华谷方向,凌空而行,边走边说道“诸位来芳华谷做客,我们十分欢迎,辰木已亲自下厨,略备酒菜欢迎诸位。”等她说完,却已经不见了身影。

    其他五人也不跟着她,只是用眼神商量了一下,也化为遁光飞向了芳华谷,其余的五个“暗”,则从空中落下,回到了车里,也不发一言。

    宋琪停在半空中,苦笑着摇摇头,“这都些什么事儿啊?”她心里也有些崩溃,今天大家的状态都十分奇怪,就连平日里大方稳重的雪姐,也换了一个样子,身上常穿的百花裙也换成了合身的长衣长裤,明显是为了应付争斗,只是最后没打起来而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