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瞳福女:邪王,〕〔九零福妻好难追〕〔都市修仙五千年〕〔傲世武修〕〔重生喵妻:老公别〕〔时巨星,很甜!〕〔阴阳镇鬼师〕〔万兽独尊〕〔最强真言道统〕〔极品赘婿〕〔打更人培养系统〕〔爆宠萌妃:陛下你〕〔淡定王妃:夫君别〕〔无妄仙君〕〔贵女甜妃:戏精王〕〔最佳修仙狂婿〕〔温酒祭霜刀〕〔奔向深空〕〔异界至尊妖圣〕〔在异界开地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二百六十四章 苗疆分部
    于雯叹了口气,继续道“你习练咱家绝学已经十八年了,且为男儿身,本身资质也是极佳,但现在,你却还没有突破到悟道境,证明了你这十八年,都是在浪费时间,你根本就没有认真的修炼。”

    听到这话,于文笑不禁低下了头,于雯的话倒是没错,于家的功法,《铁血定远诀》,那可是在毁灭历时代,由于家先祖,于定远大将军创造出的功法,流传了上千年,一直都是江湖上最一流的功法。

    而这门功法,由于创始者是男性,而且是从于定远的军旅生涯中,通过无数年的铁血征战和杀戮,才自己创造出的最顶级功法,但是这门功法,并不适合女性修炼,而于雯,却修炼到了如今的境界,着实惊人。

    可是于文笑呢,就像于雯说的,如果他真的每天都在刻苦的修炼,如今的修为,势必会在她之上,现在怎么也得个悟道境的中期,甚至后期都有可能,然而现在连悟道境都没达到,可见他肯定是浪费了修炼的时间。

    于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你这样,我如何能不痛心,如此荒废自己的修炼时间,你对的你的父母吗?”

    解沐明白,于雯这时怒其不争,也可以看出,她是真心对待她这个弟弟,他看了看这两人,“好了,你们两兄妹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就不要再说这些事情了,好好唠唠家常吧,我也不打扰你们了。”

    于雯冲解沐点了点头,表示谢意,解沐拿起桌子上的背包,转身便离开了这节车厢。

    来到小冉的车厢,解沐连看都没看,反手直接抓着旁边人的领子,关上门,就走向了另一边的座位上。

    小冉道“慢点慢点,你再把我衣服给扯坏了,真是。”

    解沐笑道“行了,别装了,你一女孩子家家的,偷听别人家常,也不太好。”说着,他从背包中取出了卸妆的工具,因为于文笑这么一耽搁,他还没来得及卸妆。

    小冉看他卸妆的手法,摇摇头,“你这卸妆的技术,可真是拙劣,还是我帮你吧。”她把工具拿到了自己的身前,开始对着解沐的脸进行工作。

    这时,解沐和小冉两人的脸已经贴的很近了,他便尽力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道“我觉得,我们这次,又被坑了。”

    小冉眉头微皱,手上的活也并没有停止,“什么意思?”

    “就像上次林悦让我们去白马墓一样,这次的任务,估计也不简单。之前我还在想,为什么押运一匹货物,需要九系的两位先生一起出手,这里面,肯定有门道,反正,不会是咱们想的那么容易。”

    解沐想起了上次白马墓的任务的难度,接着说道“这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咱们两个尽量不要离得太远,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我的械具也在你那里,如果真的遇到突发状况,还需要械具救命。”

    小冉道“不知道为什么,从上火车开始,于雯的状态就不太对,她之前

    和我们见面的时候,并不是这种状态的,也就是说,在之前,她也不知道这次任务的真正目的,但是上车之前,她却是知道了。”

    说起于雯,解沐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件往事,皱起了眉头,这一皱眉,小冉一拍他的额头,“卸妆呢,别乱动。”

    解沐道“我是突然想起来了,六年前,古阳城之战的时候,学院派出了大量的九系弟子,但是,大多数都是暗地里面派去的,而明面上,却只有两个小辈,这次的任务,有可能也是如此。”

    小冉闻言,也是一愣,“那这么说,这次的任务,还真是麻烦了,因为古阳城那个地方的特殊性,所以当时交战者,都没有真元境以上的修为,可这次去苗疆,却完全不同,要知道,苗疆几百年未曾在江湖上行动了,那积蓄的力量,绝对不可小觑。”

    两人的脑海里都想起了之前在白马墓的时候,出现的苗疆圣女,廖心欣,她可是在同等级,能力压未动用械具的于雯的存在。

    而此时,另一边的车门打开,两人从那边走了进来。

    解沐急忙眨眼,小冉心领神会,“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乱动,再坚持一会儿,快要卸完妆了。”

    解沐道“快点,这样很难受啊。”

    来者正是周正和于文月,他们也早已换回了自己的服装,也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看到于雯正给解沐化妆,周正道“你们还没卸完妆啊,动作可真慢。对了,十四先生呢?”

    解沐回手指了一下后面的车门,“在我负责的那个车厢里面。”

    话还未说完,于文月已经走到了车门,这里的车门是有玻璃的,可以看到里面的样子,她一眼就看到了于文笑,低声自语“他怎么在这里?”

    虽是低声,周正却听到了,“谁?还有被人在里面吗?”他走过去,也看到了里面的于文笑。

    于文月道“此人名为于文笑,是于家家主嫡系子孙,在家族里的地位和排名,也都在我之上。”

    周正眉头微皱,“于家家主嫡系?那此人的立场?”

    于文月摇摇头,“家主一脉,也不一定都与学院敌对,但是此人,我不清楚。不过于雯我很清楚,她心里面学院是比家族还要重要,既然她还能与于文笑交谈甚欢,那证明此人没有威胁。”

    于文月没有进去,反而坐在了一边的座位上,周正也跟着坐了下去。

    一行人接下来的对话,也没有什么营养了。

    一直到了苗疆的境内,袁梦才从前面的车厢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众人,淡淡的说道“此站,我们下车。”

    小冉心有疑惑,刚想发问,解沐却抬手堵住了她的嘴,小冉看向他,解沐却摇了摇头,也没有解释,小冉便压下了疑问。

    于雯此时也从另一个车厢走了进来,说道“七姐,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袁梦点点

    头,带着一行人,在苗疆的边缘下了火车,接着,一行人就紧跟着袁梦,脚踏顶级步法,向着远方而去。

    解沐对这突然的行动,心里也有疑问,但是却并没有发问,反而对于雯说道“于雯,于文笑呢?”

    于雯轻笑一声,“让他多睡一会儿,到了最终站,自然会有人将他叫醒。”

    解沐还想说话,于雯却低声道“如果你是想问关于这次任务的事情,对不起,我不会说的,跟着走吧,等到了地方,一切都会告诉你们的。”

    解沐点点头,也没办法,只能跟着继续前行。

    ……

    一行人,前行了很远之后,才在一处大路边上停下了脚步,连番的运转轻功,内功深厚的袁梦和于雯两人倒没啥,但是解沐他们一个个都喘着粗气,走了这么远,一次都没有休息,先天的修为,可有些支撑不住。

    袁梦道“你们这次在这里休息一下,过一会儿会有人来接我们,趁这段时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这话一出,解沐明白,这是要说真正的任务了。

    袁梦顿了顿,淡然的说道“大约距今七百四十多年前,当年的苗疆,有一位天纵奇才,名为廖崇虫,当时全天下修为普遍较低,真元境的武者都是凤毛麟角,返虚境武者那都想都不要想。”

    “但是此人,仅仅三十出头,就达到了真元境中期,被蛊毒教的人称为苗疆千年来最有希望进阶返虚境的巅峰武者,但是此人,不但醉心于武学,更是喜欢研究苗疆那流传几千年的各种奇异的东西。”

    “其中,在一次实验中,廖崇虫是要用活人做实验,所以来到了中原地区,屠杀中原的百姓,进行实验,而这一项实验,最终却引起了当时的定远大将军——于定远的注意,于定远怒杀廖崇虫,从此以后,苗疆和于家,也就结下了千年血仇。”

    听到这里,解沐是知道这件事的,当时在白马墓的时候,于雯和廖心欣争斗的时候,听说过这个故事。

    “但是,当年的事情,并没有在此结束,于定远感受到了廖崇虫实验当中的邪恶与恐怖,判断蛊毒教,也必定不是什么善地,遂欲携数十万大军,灭门蛊毒教。当时的蛊毒教全员震怒,却又万分恐慌。”

    “在没有任何的办法之下,当时的蛊毒教教主,拜访了咱们学院,当时的院长也不想看到蛊毒教被灭,那样也不符合学院的利益,便亲自去找于定远将军商谈此事,欲劝其不要灭蛊毒教满门。”

    “后来,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详谈之后,于定远将军放弃了这个想法,而学院,也同意,在苗疆设立一处学院分部,专门看管蛊毒教,严防蛊毒教有任何的违规行为,同时,也是帮助学院在苗疆拓展自己的业务。”

    “苗疆分部,也成为了学院在除了静海之外的地方,开设的第一个分部,距今可是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重生做神医〕〔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