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扯〕〔我只是正能量的搬〕〔我有BOSS天赋〕〔托塔李天王〕〔大创造者〕〔东丘〕〔李朝万古一逆贼〕〔旅行时代〕〔穿越封神之我为袁〕〔心魔狩猎者〕〔巫中仙〕〔一吨超人〕〔废土魔导师〕〔混在隋唐当佞臣〕〔穆少的法医小妻〕〔宝贝太嚣张:总裁〕〔我要死七次才能回〕〔一不小心就成了宗〕〔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大国芯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二百七十六章 自问
    可是下一刻,这双眼睛却变成了金色,如太阳一般的金色,闪烁着让人根本无法直视的惊人亮光,这一道亮光,不仅仅是照进了杨慧玲的双眼里,更是照进了她的灵魂里,一瞬间,她轰然而退!

    从“解沐”双眼放出的亮光,划破了天空,照亮了黑夜,在天上的三位返虚境武者,此时都觉得此光有些耀眼。

    吴江雄修为稍差,只能闭上了双眼,用意识去感知,感知这一股奇异的力量。

    迟税的双眼之中,更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他就知道,冒险实验果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这种情况,谁也想不到,从数据上显示,这股能量虽然还未爆发,但是已经超越了他,也就是说,超越了返虚境中期!

    张雨阳却是秀眉微皱,心里想道“不对啊,这是,这是儒门圣气中的一种,这不是浩然正气嘛,怎么会?”

    想着,她秀眉一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反手又给了迟税后脑勺一下,“我说老三,你是不是没有看数据,现在是百分之多少?是不是超过百分之二十了?”

    迟税闻言,心里也是咯噔一下,瞄了一眼之后,讪讪的说道“那个,阳姐,你听我跟你说,这个数据呢,现在,是吧,这个,那个。”

    “别这个那个的,快说,否则,你现在就得挨顿揍!”张雨阳可没那个耐性听他扯淡,直接把拳头放到了他的肩膀上。

    在学院九系当中,每一个女弟子的性格都有暴力倾向,据说都是因为宋琪小师姑的缘故,那可是连东林辰木都照打不误的人,而九系的女学生有她罩着,自然就更无法无天了,欺负其他几个男学生,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迟税咽了口唾沫,一些不好的回忆从脑海中闪过,那都是他没加入学院实验组之前的记忆,他急忙说道“现在,百分之三十了,额,三十一。”

    听到这话,张雨阳气得反手就是一拳,打在了他的后背上,打的迟税差点吐血,而后她说道“赶紧启动应急预案,你这个疯子,竟然连老师的嘱咐都给忘了,还敢超过了百分之三十!”

    说着,张雨阳一步踏出,下一瞬,便已经来到了地面上,一招手,在蛊毒教分部门口的长剑,化为一道流星,飞到了她的手中,接着,长剑上电子光芒闪烁,剑鞘自动分解,剑锋上寒芒一闪,露出了它真正的样子。

    看张雨阳已经出手,迟税摇了摇头,知道这次自己是玩大了,没办法,那还得自己收场,这么想着,他点开了传音,“所有人都听着,以最快的速度剿灭学院分部,不准任何人接近分部大院,空处周围的四条大街,反抗者,杀无赦!”

    说完这一句,也不管其他人的回复,迟税收起了虚拟屏幕,转头看向了吴江雄,摆了摆手,“对不起了,吴大部长,因为我的关系,所以出了点小意外,你今天就不用上场了,这样,作为道歉,我送你回家吧。”

    闻

    言,吴江雄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身上真元流转,他看到解沐身上的奇异的时候,便猜到了肯定会有这么个结果,但是,他并不想束手就擒,和迟税僵持了一下午,他的秘法,也终于准备完成了!

    吴江雄气势提升到了极限,狂笑一声,强悍的身躯更显健壮,在他的身上,一道道的血色纹路开始蔓延,“三先生,你托大了,二先生被人牵扯住之后,就凭你这文弱书生,我还有一拼之力!”

    迟税点了点头,漠不关心的说了句,“哦,好啊,那就来吧。”

    两人对视一眼,脚下一踏,化为两道遁光,掌劲相对,一瞬,已经过了数十招。

    ……

    张雨阳手握长剑的一刻,一股磅礴无匹的剑意从她体内迸发而出,这一道剑意,似乎要将苍天豁开,敢用意识去感受她剑意的,若没有点能耐,此刻早已躺在了递上。

    杨慧玲离着最近,首当其中,被这剑意直接逼到了最边缘的墙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刚刚受到从解沐体内发出的奇异力量冲击,又受到这剑意的伤害,纵然以她真元境初期的修为,此时也到了极限。

    张雨阳回头看了她一眼,怒喝一声,“滚!”

    这一声喝,包含了她的剑意,更是儒门秘法——“唇枪舌剑”,让杨慧玲已经受创的灵魂再受重创,双眼一翻,便昏迷了过去。

    张雨阳没有杀杨慧玲,在一区,真元境武者的数量是少之又少,死一个少一个,学院的真元境武者也非常少,所以哪怕不是她一合之敌,也留下了一条性命,只盼日后收入学院监狱,化为己用。

    而这时,一个沧桑的男子声音,突然在庭院里响起,“留人性命,若是善人,他日可能相报,但若是恶人,你这只是为自己徒增麻烦。”

    这一句话,看似平平无奇,但在张雨阳的耳边,却如春雷炸响,她下意识的紧握手中长剑,紧盯着声音来处。

    此时,解沐已经收敛了震慑天地的气息,双眼之中也没有了刚刚的那两道光束,只不过还是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而身上的邪气,也一点点的散去,所有的负面气息,诸如煞气、血气,都消散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凛然的正气,强悍但是却不霸道,似出尘之仙,绝世独立,更驱散了周围的邪氛。

    张雨阳从未见过如此强烈的浩然正气,她是儒道双修,但是她修习的儒道,乃是和尹君清一脉相承的的君子之风,在此之外,一区几乎每人习练儒道,更别提能见到这么浓郁的浩然正气了。

    “解沐”此时再次开口说话,“你这小姑娘,修为很不错啊。”不过刚说完,自己却愣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服装,又干咳了两声,再次说道“你。”一个字说完,他又停下了,皱起了眉头,站在原地。

    张雨阳不解其意,但是她并未从对方的身上感知到敌意,便先看看对方到底有何打算。

    “解沐”思索了半天,摇了摇头,“这个声音,有点不对劲啊,怎么不像是我自己的声音?唉,我自己,对了,我是谁?我叫什么来着?这脑子怎么有点乱,我,我,我叫啥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解沐”手触摸着额头,看向了对面,“哎,小姑娘,我叫什么?”

    张雨阳一愣,而后道“解沐。”

    “解沐?”他闻言,也是一愣,旋即又摇了摇头,“不不不,我不是解沐,这不是我的名字。”

    “解沐”看了看自己的手,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这衣服样式也有点奇怪,以前怎么没见过这种?还有,我怎么感觉,我这具身体,怎么这么弱啊?我以前虽然也只是个读书人,但是也比这强不少。”

    不过仔细看了看,他又点了点头,“嗯,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我的身体,这《浩然正气归元诀》,我只传授过我的徒弟,我的徒弟我认识,那应该是我的身体了,也不对啊,我记得我的《归元诀》已经练到第六重了,他这里怎么才第二重。”

    “解沐”是彻底的陷入了疑惑当中,站在原地,愣着不动了,看看自己,又看看四周,再打量打量张雨阳,那样子,可是奇怪的很。

    但是张雨阳心里面可没有他那么轻松,虽然对方毫无敌意,但是之前爆发的那一瞬间,连她都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有种面对东林辰木一样的感觉,她丝毫不敢懈怠,只是在找对方的破绽。

    不过对方现在浑身都是破绽,这让她更不敢动手了,对方敢暴露这么多的破绽给自己,不是傻子,就是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自信。

    而这时,“解沐”却再次开口,“唉,想不起来了,算了,不想了,不就是我是谁吗?这问题,无所谓,天地间,又有几个人知道自己是谁?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除去了名字,我们又是谁?”

    “我们生从何来?死亡何去?我们的存在有意义吗?我们为何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是我们选择了世界?还是世界选择了我?”

    “解沐”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问题,张雨阳也一下子愣住了,这些问题她听过,只不过是些哲学问题而已,她是武者,不思考哲学,所以也不放在心上,以前的时候,也只是当个玩笑听听。

    而这时,“解沐”却再次开口,“我们,就是我们自己,除去了名字,剩下的,还是自己,生从生来,死往死去,存在又何必有意义,世界也未必就是真实,选择也不过是心里暗示,这一切,只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这平凡的话语,在张雨阳的耳边,却如黄钟大吕,回响不断,她感觉,她的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破开了,她的双眼,愈发的明亮,她握着长剑的手,也变得舒缓。

    “我,便是我,我的存在,也只是,为我自己而存在,一切的问题,其实,只需要。”

    “一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腹黑女帝择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