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被唤醒了〕〔王妃她每天都想被〕〔创世游戏法典〕〔凤落西秦〕〔傅暖容与〕〔道破逆乾坤〕〔都市无双战神〕〔最后的道族〕〔冷酷爹地娶一赠二〕〔慕北屹顾小陌〕〔龙婿〕〔简惜靳司琛〕〔契约总裁小萌宝〕〔亲爱的少帅大人〕〔姜星楚容霆〕〔一世豪婿〕〔小妻爱你如初〕〔豪婿临门〕〔最佳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三百五十一章 血蝉
    季念空冷哼一声“血蝉子,我知道你的身份,知道你的能为,也不想和你动手,可是,我劝你不要自误,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清楚我们之间实力的差距,就凭你,真想阻我,那唯有死路一条!”

    血蝉子似充耳不闻,大手一挥,飞针飞刀齐动,无数飞针和飞刀在空中飞舞,像极了蝉的数条腿,而背上的幻蝶双翼,也渐渐的产生了变化,越发的透明,但是血色依旧,配上那无数的飞针飞刀,简直就是一直飞在半空中的血蝉!

    一经交手,血蝉子便用出了自己的绝学,但饶是如此,他还觉不够,严阵以待,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越是如此,就越能看出,他对季念空的重视,也更能看出,双方实力本质上的巨大差距。

    季念空怒极反笑,高喝一声,“麒麟会诸位,随我灭了在场所有血宇楼之人!”

    话音落,下方众多的麒麟会武者,直冲血宇楼而去,与麒麟会的人多势众相比,血宇楼人丁单薄,且绝顶高手甚少,只有林悦自己,却是独木难支。

    林悦脸上却毫无惧色,手中飞剑一指麒麟会之人,“所有人,随我杀!”

    对于血蝉子到季念空身前抢夺敖蚩蛟身,她也有些不明所以,还没商量,突然他就冲出去了,但是,就算如此,她不能将血蝉子一个人置于险地,他们毕竟都是血宇楼之人,未来还得一起共事,在此危难,必须相互扶持。

    林悦一人当先,飞剑脱手而出,同时,一根看不见的丝线缠绕在丝线之上,此时的短剑犹如真正的飞剑一般,在空中飞翔,速度极快,且因为其锋利惊人,就算是宝器级别的盾牌,它也能轻松撕开。

    飞剑翱翔,无人敢挡,纷纷避退,哪怕是黄世极,也不敢硬接。

    接着,血宇楼众人压上,明楼暗楼配合,解沐感受到的难缠,再次降临在了麒麟会众人身上。

    麒麟会之人,虽大多都是天才武者,但是互相之间并无配合,可毕竟还是人多势众,血宇楼之人败局已定,他们这点人,就算配合再默契,也是挡不住麒麟会的。

    远处,韩菡见状,当机立断,一挥手,高喝道“东兴之人,相助血宇楼!”

    这话一出,东兴的死士们纷纷向着麒麟会那边杀去,杀麒麟会之人,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理所当然的,虽然东兴和血宇楼的关系也不怎么样,但是现在血宇楼也在麒麟会的对立面,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

    韩菡看了看牧风,轻声道“还劳烦这位兄弟,照顾一下我的朋友们,小女子不胜感激。”

    牧风笑道“韩姑娘说笑了,管兄弟和我也是朋友,我们本也约好了在此地一起行动,牧某自当竭心尽力,至于暴力狂嘛,顺带着看护一下了。”

    闻言,韩菡也算是放下心来,径直参与战团,她和东兴一加入,顿时使劣势的血宇楼一方,开始占据了上风。

    解沐正盘膝而坐,恢复内气,听到韩

    菡的指挥,也对她刮目相看,虎父无犬子,韩逸伟那样的雄主,就该培养出如此果断的女儿,若是将来有一日沙场对决,此女未必不是一员将帅之才。

    于雯忙着恢复内气,也没空理喜欢逞口舌之快的牧风,倒是对韩菡的转变,也有些惊讶。

    而此地,那些其他势力的武者,基本上都已经退出了此地,他们可不想参与进去,血宇楼、麒麟会、东兴、学院,这四方不管哪一方,在此地,他们谁也招惹不起,最后的的宝物,也肯定和他们无关。

    当然了,还是存在着众多想要浑水摸鱼之人。

    学院那边,左柏宁等人的阵法也已经撤去,正遥望战局,却没有参与进去。

    丁勤问道“诸位,如果我们不参战的话,还是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吧,下一次的缩圈可没有多久了,或者,我们现在可以到处找一找,这头妖王存放宝物的地方,如果能找到,也是不虚此行。”

    杨运道“丁勤这话有道理,我听说蛟龙都喜欢珍藏各种宝物,它作为一头半步离合境的妖王,那珍藏的宝物,肯定极为惊人,就算是我们这么多人平分,那也是巨额财富了,怎么样,一起去吧?”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对于这意见也很满意,因为他们已经看到,有不少的散人和其他势力的武者,已经开始在峡谷内到处寻找了,寻宝,还是早点下手比较好。

    左柏宁眉头微皱,看了身后众人一眼,摆了摆手,“唉,你们先去吧,你们这么多人一起,在此地也没什么人能奈何的了你们,都注意安全,小心禁制,我还有事,在此地多停留一会儿。”

    丁勤还想说什么,杨运扯了扯他,就闭上了嘴,众人见状,也不劝他,开始到处寻觅。

    左柏宁告别众人,径直走到了管业平的身边,对牧风道“牧兄,你的内气也消耗了不少,休息休息吧,我的内气还剩不少,我来护法就行。”

    牧风也不是矫情之人,微微一笑,“那多谢左兄了。”说完,便盘膝而坐,运转内功,恢复内气。

    峡谷内的交战越发激烈,可是地上的交战,还是势均力敌,想要分出胜负,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韩菡与黄世极还是那样,很难分出胜负。林悦被杨沛禹和王天雪缠住,一人剑法高明,一人掌法诡异,也都十分的难缠。至于其他人,也是如此,胜负难分。

    而半空中的交战,却比下方快了许多。

    血蝉子内气提升到极致,绝学脱手,内气消耗一空,整个的血蝉身影袭杀而去,惊人的杀意震天盖地,寒气逼人。

    “血蝉杀!”

    季念空见此情景,不慌不忙,折扇挥动,顿时,一道红光放出,接着,便化为了熊熊烈焰,那极高的温度,似乎连空气都能点燃,而在这空中,这温度极高的烈焰,竟又化为了一条巨大的火蛇,直冲前方而去。

    “长生术?火蛇!”

    开元武技随手发出,这种实力,得益于他那深厚的内气修为,一般的开元境武者,恐怕都没有如此快速发出开元武技的实力。

    一声轰鸣,火光四溅,火蛇、血蝉相撞,威势惊人!

    火蛇一口吞没了血蝉,那无数的飞针和飞刀,在如此惊人的高温之下,尽数消融。

    见此情景,季念空的双眼之中浮现出轻蔑之色。

    然而,下一刻,火光消散,血蝉之影竟撕碎了火蛇,继续冲季念空而来,速度慢了不少,威能也弱了一些,但是却还是有开元武技之威。

    反观季念空,眼中轻蔑之色不减,手指在空中连点数下,顿时,那消散的火光,竟在空中化为了一道土黄色的光芒,并在季念空的身前,形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虽是土质盾牌,但其上威压,不可小视。

    “长生术?土盾!”

    能如此轻易的接连动用开元武技,季念空的内气浓厚程度,远非开元境武者可比。

    下方左柏宁见此情景,不由得惊叹,怪不得学院对于季念空的评判,说他有可能直接跨过开元境,迈入真元境,他看着上空,摇了摇头,“季念空太强了,悟道境无人可胜,血蝉子,输定了!”

    血蝉撞在土盾之上,顿时,无数飞刀、飞针碎裂,这土盾看似平平无奇,竟如此的坚硬,就算是下品宝器,也不过如此。

    又是一声惊爆,土盾片片碎裂,可是血蝉虚影,也尽数消散,血蝉子悬浮在半空当中,双手都不断有鲜血滴下,这一次交手,他是完败,败的体无完肤,在同境界的高手当中,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像季念空这么强的敌人。

    血蝉子苦涩的笑笑,看向了下方的林悦。

    林悦一瞬逼退眼前两人,也看向了空中的血蝉子,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她也不敢相信,血蝉子竟然败了,使出了绝学的血蝉子,她是知道他的强大,可竟没有伤到对方一丝一毫,就惨败了。

    她转身便想上去支援,可王天雪和杨沛禹立即缠了上来,这二人也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她根本脱不开身。

    季念空还是那副微笑面孔,笑道“血蝉子,螳臂当车的感觉如何?我也没有虐杀敌人的习惯,你自行了断,传出此界吧。”

    血蝉子闻言,抬起头来,再次直视季念空,这一次的,却是怒视,一步踏出,身后幻蝶双翼高涨,瞬间,步法幻化,无数蝴蝶残存此地,幻蝶宗秘传步法,再现江湖。

    毛德清,是血宇暗楼楼主,而同时也是幻蝶宗的宗主,所以,幻蝶宗,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并入了血宇楼,从那之后,一直都是血宇暗楼的一部分,这也正是血蝉子、林悦为何是血宇楼之人,却也会幻蝶宗不传秘法的原因。

    如此高速,就连季念空也没办法追上,但是,他也没有追的,折扇轻摇,摇了摇头,“见到如此实力差距,真不知道你还挣扎个什么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