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界改命群〕〔穹天女帝〕〔史上最强入殓师〕〔长生种〕〔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我能无限复制天赋〕〔4399〕〔首富杨飞〕〔陈青阳〕〔闪婚厚爱老公大人〕〔我和邻家美姨〕〔虎婿杨潇〕〔深宫报道〕〔都市绝武医神〕〔最牛女婿〕〔越来越强的我该怎〕〔从兔子开始当新手〕〔终结领域〕〔一开局就无敌〕〔超神学院里的异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三百五十四章 身死
    声音响起,整个峡谷雅雀无声,那出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劈成了两半的,季长生!

    季长生的两半残躯,竟缓缓的重新合在了一起,却没有露出一滴鲜血,只能看到,那躯体里面,似乎是一片混沌,不是人的身躯,却能像人一样正常的行动,而合在一起以后,又和之前没了区别。

    这一幕,所有人看在眼里,一个个都看傻了眼,就算是那个刚刚化生出的不知名男子,也睁大着眼,明显,他也没有见过这种神妙的术数。

    季长生微微一笑,转过头来看着于雯,“嗯,好俊的刀法,应该是涵菲仙子亲传的吧,没想到她飞升了这么多年,还能收下一个弟子,离合境的手段确实让人有无限遐思,不过这一刀我也看出来了,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此话一出,周围人再次一惊,左柏宁、解沐,马上都紧张起来。左柏宁在学院长大,肯定不会坐视于雯被抓,至于解沐,那更不用说了。

    于雯几乎是瘫在地上,连支撑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为了发出刚才的那一刀,耗费了所有的内气,连械术套装当中的都用完了,但是就是如此繁杂的一刀,却还是没有将季长生给杀死,这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季长生仍是微笑,“你不必紧张,死亡只在一瞬,不会痛苦,如果你只是涵菲仙子的传人,我不会杀你,但是,谁让你还是东林辰木的学生呢,刚刚你施展的是械术吧,东林辰木的旁门左道,还是有些东西的。”

    “悟道境就能发出伤到返虚境武者一刀,我若是普通的返虚境初期武者,也许这一刀之下,就得重伤了,死倒是不至于,但是境界是得跌落了,就冲你这份潜力,你也必须得死在这里。”

    话说完,季长生手伸出,一道金光一闪而过,返虚境的速度,在场无人能看清,大家都只能看到一道光影。

    可是下一瞬,一人站在于雯的身前,手中抓着一柄金色的飞刀,手轻轻一捏,飞刀便化为了光屑,在场能如此轻易接下季长生武技的,除了那个从敖蚩身上诞生出的神秘男子,还能是何人。

    季长生看了看男人,笑道“道友,别插手好吗?你应该清楚,我要杀这个小姑娘,你是拦不住的。”

    男人倒也坦诚的点了点头,用一种非常奇怪的语调,有些沧桑,却又有些年轻稚嫩,他道“对,我知道,你使用的术数是很不凡,也是我平生仅见,交起手来,我还真不一定杀的了你,但是,此女,不能杀!”

    季长生眉头一皱,“哦,此女不能杀,那这个小子呢?”说着,他的就指向了一旁那正盘膝而坐的解沐。

    此话一出,男子和其他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解沐,眉头微皱,心中不解,最后却还是点了点头,“除了此女之外,其余人,你随便杀之。”

    于雯愣了,她急忙道“前辈,还请您救救他,不能让季长生杀了他!”

    男子却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也许是嫌她吵,一挥手,一道绿光,将她给封了起来。

    于雯被关在里面,没有力气挣扎,看着解沐的方向,眼里,却流露出了绝望。她知道,此时,就算是解沐自尽,也已经来不及了,谁知道季长生竟能在此界发挥出返虚境的实力,只要到达了返虚境,便可越过械术大阵的规则杀人,解沐,跑不掉的。

    左柏宁闻言,想要救援,可是看了季长生一眼,始终没有提起出手的勇气。

    牧风那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出手肯定是敢出,但是刚刚看到了季长生的手段,他却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为解沐,出这一剑。

    解沐睁开双眼,他看着季长生,苦笑一声,“真没想到,传说中的人物,麒麟会的军师——季长生,竟然会为了杀我这么个小子,而费这么多的心机,你进入此界以后,目标应该一直是我吧。”

    季长生的脸上依然是不带丝毫改变的微笑,没有回话,但是杀机却已是显露。

    一道金光,贯穿了解沐的身躯,而下一刻,一道械光照下,解沐的身躯在械光下复原,就要传送出此界。

    可就在此时,季长生另一道金光眨眼就到,穿透了解沐的胸膛,械光戛然而止,解沐,掉落在了地面上。

    解沐感受着胸口传来的剧痛,这是生死的痛楚,但是,这种对于常人来说难以忍受的痛苦,对于他来说,反而没有那么痛苦了,他经历过无数次生死之间,身上早已千穿百孔,更经历过进入无间之时,那种在灵魂上的痛楚,这种疼痛,已经不算什么。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鲜血大量流出,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极速消减,眼前很快就黑了下来,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一次,没有了“无间”,没有了血煞气,更没有了保命的元神分身,他也没有到达那儒生所在的世界。

    解沐,死了。

    于雯,眼泪不断的留下,声嘶力竭,周围的人,却根本都听不到,转眼,便哭成了泪人,这一瞬,她感觉自己的天都要塌下来一样,比当年在古阳城的时候,还要痛苦无数倍,剧烈的心痛,更有一种触及灵魂的痛楚!

    林悦,也不禁留下了眼泪,她也想过去帮解沐,可是根本来不及,她的实力,做不到帮解沐挡下季长生的进攻,她对解沐并没有像于雯那么深爱,只是暧昧而已,但是,不知为何,这眼泪就是停不下来,心中,也是阵痛不断。

    左柏宁低下头,不想看解沐的惨状,暗叹一声,“业平,日后如果有可能,我会为你报仇的,你安息吧。”

    牧风也低下了头,心中暗道“管兄,虽然相交不深,但是你确实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我若有突破返虚境的一天,必杀季长生,为你报仇!”

    一时间,在场所有认识解沐的人,心里各种想法不断,只有季长生,脸上还是那副和煦的微笑。

    ……

    突然!

    周围的一切,静止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停在了原地,于雯也好,林悦也好,脸上的眼泪还在脸上,竟没有随重力流下,躺在地上的解沐,身上的血液

    也停止了流动,真的好像是一切,都静止了。

    除了,季长生和对面的一介虚幻身影。

    季长生看了看周围,又看向这身影,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这里肯定会有你的踪迹,时间奥义,不对,时间法则,在此界,你竟然能操纵时间法则,看来只要在这里,你便是无敌的。”

    这身影来到解沐身前,一手抓起了他,也很平淡的说道“你杀我弟子,就只是为了逼我出来说句话,还真是你的性格。”

    季长生指了指那停在不远处的那个从敖蚩身上诞生出的男子,“你不杀他?”

    “杀他干什么?留着吧,你们慢慢玩,我不参与。”男子抓着解沐,就要走。

    季长生见状,立即道“我有问题要问你。”

    男子却已经消失不见,季长生都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不过却只留着男子的声音在回响。

    “答案,一直都在你的心中。”

    这模棱两可的话语之后,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除了季长生,没人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解沐的尸体,不见了。

    季长生,也不见了。

    接着,那个奇怪的新生男子,也离开了此地。

    这些高手的离去,剩下的人,纷纷开始打扫战场,争夺敖蚩所剩不多的尸身,还有寻找敖蚩留下来的宝物。

    只不过远处,缩圈的屏障,已经开始缓缓移动。

    ……

    小冉和林冬站在山顶,遥遥的向下望,小冉是什么也看不清,只能问林冬,可是刚才,她就一阵莫名的心痛,停不下来,若不是矜持心在,也许就哭了出来,那种无可替代的伤感,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问林冬,林冬却没有说话,他知道解沐和小冉的关系,不想小冉为此而伤心,而他,找了个借口,就要下去回收王气。

    可就在此时,一具尸体从天而落,就从那高空的漩涡当中,自由坠落。

    林冬自然是第一个看到的,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从高空当中掉落东西了,以前的时候,还有绝世宝物掉落过呢,他的灵剑,也正是从那漩涡当中掉下来的,只不过后来被他炼化了而已。

    见状,林冬肯定不放过机缘,也不管下方敖蚩了,那王气反正也不会消散,妖王之气,人类的武者拿去也没什么用,便直接化为遁光,直冲那尸体而去。

    他是距离天上最近的返虚境级别的武者,其他的妖兽自然无法和他争夺,也就不和他抢了,只不过林冬也会做人,从空中得到的东西,如果自己没用,也会送给其他那些有用的化形妖兽的。

    几个呼吸之间,便来到了尸体的身旁,大手深处,直接抓住了尸体,一把握在了手中,可是看到尸体的那一刻,他的眉头几乎皱成了一个死结。

    落在了地上,小冉也凑了过来,看到尸体,不禁惊呼。

    “解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