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三百七十三章 投水
    解沐回想起了上一次来此之时,那个叫吕瑶水的大小姐,那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和这一次一样,也是针对红秀,以此来针对他。不过红秀这丫头也是,就算是护主心切,也不能不顾自己的安全。

    红秀毕竟只是个丫鬟,就算在吕家的人打伤了,最多赔礼道歉也就完了,可孟维不一样,要是真的伤在吕家人手里,那就是破坏两家友谊的行为,所以其实红秀没必要这么时时刻刻的维护他这个主子。

    不过,解沐一想到这点,内心却是暗笑,打量了红秀一番,“原来这丫头对孟维不止是主仆之情啊,也对,青梅竹马长起来的,有些情分也是应该的,日后想必也就是孟维的通房丫头了,还真是便宜他。”

    他是平民出身,在酒馆虽是少东家,可酒馆那环境可不止用脏、乱、差三个字就能形容的,对这些上层的纨绔公子哥们的生活,还是挺向往的,不愁吃、不愁喝,有钱有女人,练武还有资源。

    解沐叹了口气,收了收心神,却对红秀道“红秀,你别乱说话了,这样以后会吃亏的,放心,一切都有你家少爷。”

    他这话里的意思是,挨打的事儿其实还可以让你家少爷来,反正也不敢真打,那孟常在老爷子一看就是疼儿子的主,也不可能下狠手。

    但这话停在别人的耳朵里就不同了,红秀俏脸微红,说声“是”,就站到了解沐的身后。

    少女皱着眉头,讥讽道“早就听闻孟公子放浪不羁,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光天化日,在这一片书香之中,却与自己的丫鬟,唉,孟家还真是家门不幸,有损孟家的这数百年清誉啊。”

    红秀自然生气,但少爷不让她说话,她也不会在自讨没趣。

    解沐无所谓,反正也不是骂他,从少女的手中,一把拿过《浩然正气归元诀》,放到了书匣当中,对掌柜道“掌柜的,这本书我要了,晌午时分,让伙计到孟家拿钱,三十万,一分不少。”

    红秀见少爷做主,也知道是不想再惹麻烦,也只能认下这高昂的价格。

    少女冷笑道“三十万,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孟公子还真是豪爽,不过,是不是有些太浪费了呢?我听说孟公子在年前的时候,答应了与安家大公子在今年六月初六的心境比试,赌约可是几乎包括了孟家的所有家产。”

    “啧啧啧,以孟公子的实力,与安公子比,那全城的人都知道胜负如何,所以,孟家这数百年的基业,唉,就这么败在了你的手里,哦,我懂了,连所有家产都不在乎,更别提这三十万了。”

    解沐一听这话,手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暗想“啊,孟维,现在看来你父亲对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我要是你父亲,早就打死你了,拿全部的家产去做赌注,你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咦,这话怎么感觉怪怪的。”

    不过,解沐还是不太在乎,孟家的事,与他也关系不大,孟常在对他是有恩情,但以孟常在那心境修为,就算没有了家产,估计也不会太难看,只是还要照顾这么个不肖子,想想都难为老人家了。

    也只能怪他在此界待不了多久,就算有心帮忙,也是无力。

    看到解沐毫不在乎,还继续向外走,那少女越发觉得脸上无光,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这

    种漠视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就算是之前,孟维最起码也会和她互骂一阵,当然也会让她生气,但是,这也比被无视了的感觉好受。

    少女的俏脸越发阴沉,冷哼一声,“真想不到数百年的儒门大族的孟家,还能生养出这样的不懂礼貌的儿子,也对,把他生下来之后,他母亲就难产死了,看来她母亲也自觉愧对孟家列祖列宗,才一死罢了。”

    解沐一皱眉,这女子的嘴是真的臭,虽然知道不是在骂他,可是心里还是有些莫名的恼火,但也强行压下,没当回事,他也不能真对一个女子动手。

    少女看解沐还继续无视她,肺都要气炸了,胸腔起伏,说话都有些咬着牙根,却是压低了声音,“一个天煞孤星,克死了生母,妨害了孟家族运,才会像现在这样,没有礼数,有娘生,没娘养,迟早还要克死他爹才行。”

    虽像是自语,但周围之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那掌柜的一听这话,就知道少女有些过了,不过想想少女的出身,能说出这话来,倒也也差不多符合吕家的氛围。

    吕家是个什么家族,是一个纯粹的武学世家,本来就是草莽出身,后来在城里安家落户,有四五家大型武馆不说,还经营着城里唯一一家的镖局,家世显赫,盛行武风,和儒风的孟家是格格不入,明争暗斗无数年了。

    只不过,明面上都是城里的三大家族其中的两个,还是要做好表面文章的。

    解沐听到这话,脚步顿住了,管老爹的样子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照她这么说,他才是天煞孤星才对,从小就被生父生母抛弃,被管老爹收养,而老爹也被人杀了,到现在,他还没有查出线索。

    难道真是因为他的缘故的吗?是他的命格导致的这一切结果吗?

    解沐越想,越是怒上心头,这份怒气,不是冲着任何人,只是针对他自己,一股凌冽的杀意从他身体放出,瞬间,整个书店里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每个人都感觉如芒在背,冷汗流淌。

    红秀和掌柜的、伙计,都是普通人,突然受此冲击,连话都说不出来,而那少女,却是练家子出身,在她的身上一直都有淡淡的天地元气的波动,就算心境修为不高,可以勉强硬撑了下来。

    少女看向解沐的背影,不自觉的生出了一种畏惧感,“这,这还是那个被全城人唾骂的孟家废物吗?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心境修为?”

    解沐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各种情绪,无奈的叹了口气,“唉,看来还是得早日把《逍遥朴》修炼到第三层境界,最近境界提升太快,心境也有些不稳,还得依靠心经来压制。”

    他收了心境,其他人压力顿时消减,解沐才继续往外走去。

    少女内心更是愠怒,一握拳,“我竟然被一个废物吓得满背冷汗,可恶,可恼!”

    一声冷喝,少女再忍不住,几步来到解沐身前,猛然出手。

    解沐哪里容她胡来,回手抓住她的拳头,一个侧身,便将她给甩了出去,并说道“孟家和吕家虽多年不和,可也没到真刀真枪对上的地步,你的这次出手,代表的是你自己,还是吕家的意思?”

    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顶大帽子先给对方扣上,这是那些牙尖嘴利之人的经典套路。

    少女心知孟家是儒门大家,口舌之利肯定在自己之上,那就不多说,动手打人便是,她是个女子,就算真的把孟维打伤,只要不伤的太严重,孟常在也不好意思来找自己一个女孩子的麻烦。

    可是刚刚解沐的这一手,让少女微微迟疑,她哪里想到,自己面对的,根本就不是孟维,而是解沐!

    解沐也修儒理,也明君子之风,但是,他可不是善人,身上的修行功法,更是儒门最锐利的功法之一,死在他手里的人,早已不知道多少,虽不愿与一弱女子纠缠,但也不会丝毫客气。

    少女再出手,接连数拳,都是这里出名的武学,可在解沐眼里,却是漏洞百出。

    无论是什么武学,都讲究快、准、狠三字,而这三字又需要修为的支撑,解沐一与人交手,才想起自身已无内气之事,但对敌经验之丰富,远非少女可比,就算是孱弱之躯,也能轻松应对。

    解沐翩然起身,躲开少女的拳法,跃到了大街上,接连的动作,让他有些气喘,活了这么多年,解沐还是第一次体验到,一跃才不过四五米,就开始喘粗气的感觉,让他对这身体的瘦弱,再次有了明显的认识。

    也幸亏对方也不是什么高明之辈,要是遇到上次在吕瑶水身边的那种级别的对手,他这次可就不是敌手了。

    少女继续追击,一招一式,潇洒又漂亮,引得周围若干人停下了步法,驻足观看,当然,在解沐的眼里,她的武学不值一提。

    而周围也议论纷纷。

    “那不是吕家二小姐吗?怎么和人动起手来了?”

    “嗨,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又不是第一次了,吕家这位二小姐,经常和人大打出手,只是看样子,这次是碰到不怕她吕家的硬骨头喽。”

    “哎,那小伙子武功也不错啊,不过看样子,怎么有些眼熟?”

    “是有些眼熟,咦,那不是孟家的孟维吗?”

    “你别闹,怎么可能是孟维?”

    “不,还真是他,还真是那个孟维。”

    看客们认出了孟维的身份,一个个都是惊讶不已,没想到孟维能和吕家二小姐打个平分秋色,一改他们往日的印象。

    解沐与少女一路打到河边,还是不依不饶,情形也越发险峻。

    这条河流,流经此地已经数百年了,河边青石滑的要命,正常人都不敢在上面多走几步路,解沐一踏上此地,便察觉出了不同,不过依仗自己步法轻盈,又绕出了此地。

    少女这时,却正好一拳打来,解沐一夺,而她的脚,却踩在了青石苔上,一下子,便滑入了河水当中。

    见少女入水,在场所有人都笑了,哪怕是解沐也不禁笑了起来,那模样也着实有几分搞笑,不过解沐可没有救自己敌人的习惯,转身便走。

    那少女见自己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从水中好不容易上来,浑身发冷,更是气得直抖,在场这数百人,都看到了自己如此丢脸的一幕,她始终是个女子,一时间,羞愤交加,竟产生了自尽的念头。

    解沐却是什么也不管,拿着手中书匣便走,但刚走出一步,回头看了看,眉头却紧紧皱起,“不对,这一幕,我怎么会有些熟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