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界改命群〕〔穹天女帝〕〔史上最强入殓师〕〔长生种〕〔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我能无限复制天赋〕〔4399〕〔首富杨飞〕〔陈青阳〕〔闪婚厚爱老公大人〕〔我和邻家美姨〕〔虎婿杨潇〕〔深宫报道〕〔都市绝武医神〕〔最牛女婿〕〔越来越强的我该怎〕〔从兔子开始当新手〕〔终结领域〕〔一开局就无敌〕〔超神学院里的异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中毒
    夜已深沉,一轮弦月高挂空中,在朦胧的月色下,一辆火车呼啸而过,从长林城出发,直奔白元城而去。

    经历了上次火车上人被全灭事件之后,很多人都不敢再乘坐姚家的火车,就算是姚家自己本家的人,心里也有抵触情绪,但是,这个方向上只能乘坐火车,没有长途公交,真要有什么急事,还得坐火车。

    至于火车司机和乘务员,也都是姚家自己人,外人都纷纷辞去了这份收入还算不错的工作,为了挽留他们,工资上涨了不止一倍,只不过人都明白,如果人没了,要那么多钱还有什么用。

    姚家自己人就不了,不上火车,后果严重,上了火车,还有平日里的五倍工资拿,死了,更有大笔的抚恤金。何况从灭杀事件到现在这么多天以来,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事情,让他们的心底也宽慰不少。

    在三号车厢内,只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从姚家出发的解沐和小冉,他们接受了姚子霖的安排,不得不这个时间点出发,也确实如他所说,守卫要不被支开,要不就装作没看见,很容易就逃了出来。

    一般情况下,这时都应该欣喜悦狂才对,只要他们离开了姚家,那想去哪里去哪里,就姚家现在大敌在前的状态,也不可能分神去对付他俩小辈,而且手上还得到了两份小礼物,算是弥补了这几天软禁的精神损失。

    但是,坐在车厢内的二人,却一点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相反,解沐的眉宇间还透露出愤怒和无奈的复杂神态。

    解沐的手里,正拿着一本书,这就是《缠衣功》的武学抄录,并不是东林辰木送来的原版,不过也无大碍,只是让二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这本书的扉页,赫然写着一段话,正是这段话让二人不得不再次前往白元城。

    这是姚子霖留下的话,上面是这么写的:

    “当两位小友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想必已经离开长林城了,再次郑重告诫你们。还请不要有那种逃离关外,或者找个地方藏起来,消磨时间,直到等姚家和龙组两败俱伤之后再出来的无聊想法。”

    “再前几日你们所用食物之中,我特意命人添加了姚家秘制慢性药,这种丹药不会威胁二位的性命,只不过不出十日,就会影响你们的内气运行速度,二十日之内,两位的经脉就会彻底闭塞,成为废人。”

    “放心,只要你们二人在二十日之内,调查清楚龙组在白元城的基地所在,我自会将解药赠送给你们,当然,如果你们两位另有解毒之法,我自然无话可说,随你们而去了,话只到此,两位小友好自为之。”

    就这么一段话,让解沐恨不得把这一页都给撕下来,他坐在椅子上,半晌,才苦笑一声,“姜,还是老的辣啊!”

    小冉手从解沐的手腕上放下,也叹了口气,“果然是中毒了,只不过毒性不深,极难察觉,若不是他有意提

    醒,我又检查了数十遍,才勉强发现了点痕迹,这毒果然神奇,阻塞内息还不伤经脉,真是平生仅见。”

    “以咱们两个这点微薄的医术,是调配不出相应的解药的,如果我们现在能回到学院总部,还有可能解毒,但是,学院总部也不是万能的,鬼医走后,学院的医学水平也一落千丈,解毒的可能性并不大。”

    小冉还是能保持冷静,哪怕身中奇毒,也能很理性的分析出局面,她再次看向了解沐,意思是让解沐拿主意。

    解沐看了看她,再次一叹,低下了头,又抬起头,微微一笑,“其实你每次看我,心里都想好了,你的脑子比我灵活太多,大多数时候都能保持冷静,咱俩的性别如果互换一下,也许能合适很多。”

    调笑式的话语,并没有引起笑声,两人没有说话,只是互相对视。

    小冉点了点那本书,淡淡的说道:“好好看看书,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一本地阶高级武学,但是,既然要过来了,不如学会它,一门地阶武学而已,等到了白元城,估计你就已经学会了。”

    这才是小冉本来的样子,无论面对什么,都是风轻云淡,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顺,之前那种温柔模样,也并不是在伪装,每个人都是有两面性,这就是她的两面性。

    而解沐那个人,比起小冉还要稍微复杂一些,解沐有风趣幽默而又开朗的一面,那是本来的解沐;也有机智正以的一面,那是学会了《浩然正气归元诀》的解沐;也有血腥杀戮的一面,那是逐渐被“无间”影响了的解沐。

    这并不是什么精神分裂,只是一个人性格的复杂性而已,就像是一个再怎么粗鲁暴躁的人,也有看不见的细心一面,一个道理。

    解沐朝着小冉点了点头,目光移回书页,开始阅读起来,大脑中也开始演练这门武学,他几乎已经超越了悟道境大圆满,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不用实际操练,只通过大脑的再造想象,也能学会这区区的地阶武学。

    而解沐那个人,比起小冉还要稍微复杂一些,解沐有风趣幽默而又开朗的一面,那是本来的解沐;也有机智正以的一面,那是学会了《浩然正气归元诀》的解沐;也有血腥杀戮的一面,那是逐渐被“无间”影响了的解沐。

    这并不是什么精神分裂,只是一个人性格的复杂性而已,就像是一个再怎么粗鲁暴躁的人,也有看不见的细心一面,一个道理。

    解沐朝着小冉点了点头,目光移回书页,开始阅读起来,大脑中也开始演练这门武学,他几乎已经超越了悟道境大圆满,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不用实际操练,只通过大脑的再造想象,也能学会这区区的地阶武学。

    而解沐那个人,比起小冉还要稍微复杂一些,解沐有风趣幽默而又开朗的一面,那是本来的解沐;也有机智正以的一面,那是学会了《浩

    然正气归元诀》的解沐;也有血腥杀戮的一面,那是逐渐被“无间”影响了的解沐。

    这并不是什么精神分裂,只是一个人性格的复杂性而已,就像是一个再怎么粗鲁暴躁的人,也有看不见的细心一面,一个道理。

    解沐朝着小冉点了点头,目光移回书页,开始阅读起来,大脑中也开始演练这门武学,他几乎已经超越了悟道境大圆满,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不用实际操练,只通过大脑的再造想象,也能学会这区区的地阶武学。

    而解沐那个人,比起小冉还要稍微复杂一些,解沐有风趣幽默而又开朗的一面,那是本来的解沐;也有机智正以的一面,那是学会了《浩然正气归元诀》的解沐;也有血腥杀戮的一面,那是逐渐被“无间”影响了的解沐。

    这并不是什么精神分裂,只是一个人性格的复杂性而已,就像是一个再怎么粗鲁暴躁的人,也有看不见的细心一面,一个道理。

    解沐朝着小冉点了点头,目光移回书页,开始阅读起来,大脑中也开始演练这门武学,他几乎已经超越了悟道境大圆满,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不用实际操练,只通过大脑的再造想象,也能学会这区区的地阶武学。

    而解沐那个人,比起小冉还要稍微复杂一些,解沐有风趣幽默而又开朗的一面,那是本来的解沐;也有机智正以的一面,那是学会了《浩然正气归元诀》的解沐;也有血腥杀戮的一面,那是逐渐被“无间”影响了的解沐。

    这并不是什么精神分裂,只是一个人性格的复杂性而已,就像是一个再怎么粗鲁暴躁的人,也有看不见的细心一面,一个道理。

    解沐朝着小冉点了点头,目光移回书页,开始阅读起来,大脑中也开始演练这门武学,他几乎已经超越了悟道境大圆满,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不用实际操练,只通过大脑的再造想象,也能学会这区区的地阶武学。

    而解沐那个人,比起小冉还要稍微复杂一些,解沐有风趣幽默而又开朗的一面,那是本来的解沐;也有机智正以的一面,那是学会了《浩然正气归元诀》的解沐;也有血腥杀戮的一面,那是逐渐被“无间”影响了的解沐。

    这并不是什么精神分裂,只是一个人性格的复杂性而已,就像是一个再怎么粗鲁暴躁的人,也有看不见的细心一面,一个道理。

    解沐朝着小冉点了点头,目光移回书页,开始阅读起来,大脑中也开始演练这门武学,他几乎已经超越了悟道境大圆满,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不用实际操练,只通过大脑的再造想象,也能学会这区区的地阶武学。

    而解沐那个人,比起小冉还要稍微复杂一些,解沐有风趣幽默而又开朗的一面,那是本来的解沐;也有机智正以的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