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入怀:霸道宸〕〔迷案至尊〕〔超级小人工厂〕〔哥谭市首富〕〔我师尊明明超强却〕〔隐婚蜜宠:绯闻影〕〔胶佬的随身工作台〕〔横推神魔世界〕〔都市医神〕〔情深绵绵:代嫁新〕〔霸道总裁的二婚宠〕〔海贼之活久见〕〔氪肉玩家〕〔在江湖群侠传里挨〕〔夜少的二婚新妻〕〔机甲龙兵〕〔爱上你劫数难逃〕〔染爱成婚:老公别〕〔隐婚秘恋:陆少娇〕〔萧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数械武 第五百四十七章 螳螂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一闪而过,直接打在了那块令牌之上,将它给砸飞了出去,竟是一枚飞刀,和那令牌一起落在了地上,令人惊愕的一幕,却又发生的如此合情合理,有人不想要封不然就此离开。

    实际上,是不止一个人不想封不然就此离开。

    封不华都紧紧握着手中的长剑,要不是自己的暗器水平太差,刚才他也就出手了,封不然暂时不能走,就算走,也得留下那一身的装备和丹药之类的东西,他握紧了长剑,现在的敌人,很明显了。

    一时间,整个森林更加寂静,寂静的让人感觉恐怖,唯有蝉鸣之声不绝于耳,只可惜这是寒蝉,在关外这个时节,温度已经开始下降了,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虽然不是冰封区,但是相距已然不远。

    在一棵树上,一只正名叫的寒蝉,没有看到身后的螳螂,转瞬,便已入了虫口。

    风吹林地,却无人动弹,所有人都知道,还有其他人隐藏在林中,现在贸然出手,太过危险,可要是不出手,所有人都看着封不然和那块令牌,眼馋的要命,令牌其实还好说,关键是封不然身上的财物,让哪个开元境武者不心动。

    时间不能再拖下去,封不然死活倒是无所谓,但是他们害怕的是,封不然会有时间自己恢复过来,他刚刚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服下了一枚丹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丹药,但是这一枚丹药,就是在逼迫他们,让他们快些行动。

    终于,过了很久之后,一道黑影一闪而过,极速奔向封不然,只不过,他的目标不是铁盘,也不是封不然的身上,而是落在了封不然身边的那边长剑,据说,这可是一柄中品宝器级别的宝剑,珍贵至极。

    但是,其他虎视眈眈的人,又怎会让他如意?

    瞬时,数道人影齐齐从林中窜出,有的目标是剑,有的则朝向了地上的令牌,至于封不然,就没人去了,要搜身,实在麻烦,还不如这两件容易到手的东西,每个人都是想着,抢了就跑,别人不一定追的上。

    只是可惜,这种想法的人多了,就会出现剧烈的冲突。

    当这人的手放在长剑上之时,一道剑光也到了他的眼前,此人急忙撤开,而逼开他的这人,也伸手去拿剑,可这人怎会咽的下这口气,拔出长剑就是一剑,两人实力差不多,顿时战成一团。

    很快,无数人便战在了一起,本来只是两个人的争斗,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场混战。

    封不华仍然待在角落,默默的看这一切,他不着急出手,因为他察觉到了,还有很多人没出手,现在与人动手,无疑是自损实力,不值当的,而且,据他观察,有一个强者,也隐藏在周围。

    就在刚刚短短一瞬,有一股极强的压迫感,让他一惊,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他确信,自己是捕捉到了那一抹特殊的波动,这让他更加不敢贸然出手。

    而在暗地里,也就是封不华感应

    到的那个方向,的确有三个人在那站着,一个男子手中一把折扇,轻轻摇晃,眼看前方,微微一笑,“有意思,刚刚好像有个家伙感受到我的存在了,可以啊,你们可知道是谁?”

    他身后的左边的女子道:“能感应到主人的气息,应该是封不华吧,听说封不华之前得到了一门专门探查别人元气波动的武学,据说玄妙程度,堪比奥义武学,但是修炼极其困难,他上报家族之后,目前也只有他一人修炼至了大成。”

    男子道:“那还用想,不是他隐藏了秘籍中的关键部分,就是他有一种我们都未知的特殊体质,恰好适合这门秘法而已。”

    而右边的另一个女子问道:“主人,为何还不上前抢夺,以我们的实力,足以轻松拿下令牌和宝剑,那可是件中品宝器啊,而且这么多的武者在场,我们可以趁机多杀几个,多拿几块令牌。”

    男子笑了笑,扇子一敲那发问侍女的脑袋,“你呀,就不能动动脑子,如果这些东西是那么好拿的,他们就不用在这里打生打死了,亏你们两个都达到了开元境后期,怎么这脑子就是不活泛呢?”

    那小侍女一嘟嘴,“主人骂就骂吧,别老打头,本来就不聪明,打得更笨了。”

    男子哈哈一笑,捏了一把小侍女光滑细腻的脸蛋,她脸上绯红一片,而另一个侍女脸上满是羡慕,他笑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突然第一天,封不然就会和这种实力高强的人对上?”

    “为什么一个开元境武者,能和封不然打到那种地步?为什么对封不然忠心耿耿的屠温轮,会背叛他?还有,为什么这群人能打得这么拼命?”

    右边的侍女回道:“有什么奇怪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是封不然长老的财富,谁不眼红,也就是主人你对财物不感兴趣,至于那屠温轮,他不是自己说了吗?被封不霖长老给收买了。”

    “第一天就打起来有什么奇怪的,以前又不是没有这种记录。”

    男子不断摇头,而后对左边的侍女道:“小茹,你知道我最喜欢小芝的地方是哪里吗?”

    小茹道:“美丽?”

    男子摇头。

    “活泼?”

    “不。”

    “可爱?”

    “不?”

    “那奴婢不知。”名为小茹的侍女道。

    小芝脸色微红,“主人不要打趣奴家了,要说快说吧。”

    男子再次一点她额头,“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傻傻的天真!”

    “第一天就打起来,那分是谁,这种等级的武者,他们不会第一天就动手,你也没看到,其他几个真元境武者动手,他们真要打,也得放到最后那几天,将人都清空了之后,再进行最后决战。”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清空战场,真元境级别的武者动手,百分之百会导致像现在这种局面,被一群开元境武者捡漏,这种耻辱

    ,是哪一个真元境武者能够忍受的了的,这是第一个疑点。”

    “屠温轮的背叛,说是被封不霖收买,一个粗汉会想到去收买别人的奴隶,你们也太高看封不霖了,他自己说的话,那算不得数的,这是疑点之二。再一个,这些人为什么会打起来,原因只有一个。”

    “有人在引导他们打起来,那故意丢在地上的剑,还有被人打飞的令牌,这都是诱惑,接下来就简单了,只要有一个人敢去取,那势必就会打起来,一定会有人去取的,这不是阴谋,是阳谋。”

    小茹疑惑地道:“主人,你的意思是,这是陷阱?”

    男子笑道:“自然是陷阱,恐怕,还是地上躺着的这三位设计的陷阱,不知道是谁的主意,如果真是封不然的点子,那他这些年的表现,就值得思考了,不过也不像,封不然胸无大志,他想不出这种主意的,不过不管怎么说,目前来看很成功吧。”

    小茹道:“那主人,你既然知道是陷阱,为什么还不离开?”

    男子说道:“很简单的勾引手法,为什么会让这么多人上钩,甚至连你俩这种聪慧的姑娘,都被绕了进去?那是因为他们的打斗,实在是太真实了,尤其是封不然和第一个人的打斗,那是真的鲜血喷洒。”

    “最后那几招,威力是实实在在的,不知道身份的那人,被封不然切切实实的斩了一剑,能活下来,那就是个奇迹,如果说这也是戏的一部分,也太过分了,难道他们真有不死之术不成?”

    小茹道:“所以先生的意思是,他们有可能假戏真做了?”

    男子点点头,“不排除有这个可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就老老实实的做个黄雀好了。”

    ……

    战斗越发激烈,这些人渐渐都打出了真火,一开始都还顾忌着同族之情,但是打着打着,尤其是有一个人受伤退场之后,直接爆发了全力的战斗,几个人变成十几人,而后变成几十人,转眼间,有五十多个人都卷了进去。

    战斗的场景越发扩大,周围的森林迅速被移平,他们好像已经忘了一开始的目的,他们的眼里没有了封不然,只有眼前的敌人,他们只想着一件事情,把眼前的敌人干掉之后,再去思考别的。

    封不华和两个奴隶一退再退,不断向后,他们就是不想被卷入战斗,幸亏他的心法足够神奇,可以轻松的躲避敌人,这才让他们有机会不被袭击,他观察到,除了他们,已经没有几个人没被卷进去了。

    而且,还在有人不断向这里靠拢,必须想办法解决了,否则人会越来越多,迟早把真正的强者都引来,到时候,别说吃肉了,想喝汤都困难。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是真的困难。

    就在所有人侧目之际,一个魁梧的身影破空而来,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此人一出现,气场已然震慑住了在场的许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