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门仙道〕〔上门狂婿〕〔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新婚错爱:祁少的〕〔一片荒芜药石无医〕〔壮志凌云〕〔舒盼顾绍霆王云卿〕〔999333〕〔展颜一笑春风度〕〔祸国妖妃睥睨天下〕〔重生名媛:渣夫后〕〔蚀骨宠婚:早安,〕〔科技传播系统〕〔重生之修罗归来〕〔我真的只是村长〕〔秦枫沈若冰〕〔舒盼顾绍霆〕〔仙君重生〕〔逆天废柴〕〔极品废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九十四章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天界,蓬莱仙岛。

    少典宵衣、炎方、帝锥等人还聚集在一起。如今东丘枢实力强大,他们留在蓬莱还可以防止被各个击破。因着归墟的蟠龙古印被破坏,混沌之炁向四界渗漏。天界开出了方子,暂时抑制疫情。

    这次魔族和妖族都没有置身事外,四界齐心,一起炼丹发药。

    因为四界子民众多,需要的丹药自然数额庞大。玄商君也便带着飞池和翰墨一起炼丹。

    丹室里,炉火烧得正旺。玄商君却睡着了。他坐在桌前,面前还铺着各色草药,人却以手支额,浅浅入睡。翰墨发现了想要叫他,被飞池摇头阻止。

    他真的太累了。

    否则作为一个上神,是不会这般入眠的。

    飞池和翰墨互相看看,二人动作都不由自主地轻了下来。

    玄商君听到水声,他知道自己入了梦。然而却想不到,自己会梦到这个地方。

    面前是一片湖泊,亭台倾倒、楼阁失修。青苔遍满了岸边的小路。玄商君一眼就认出这里哪里——正是离光氏的废湖饮月湖。

    “君上。”有声音娇娇脆脆的喊。

    他背脊微僵,明知是心魔,却仍忍不住回头。

    果然,那一抹浓紫蝴蝶般翩然而来,扑进他怀里。滚烫的红唇凑到他耳垂,梦里伊人呵气如兰,轻声喊:“有琴……”

    因为魔生于心,所以无论神态、声音,都与那人相差无几。

    驱除心魔的方法,他有不下千种。可是那一刻,当他掌心蓄力,却无法下手。

    怀中的人将脸贴在他胸口,说:“小时候,教导姐姐的琴师说,琴这么干净的乐器,我连碰都不配碰。从那时候起,我就很讨厌琴。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能把琴弹得如此迷人。我想,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讨厌琴了。”

    他掌中的手被卸去了力量,即使明知怀中只是虚妄。

    但是既为心魔,当然是一定会图穷匕现的。就在他怀中,心魔手中美人刺寸寸刺入他的胸口。她的神情依旧天真到无瑕:“我对君上的真心,就像一锅红汤里的肥牛肉、肥羊肉、毛肚、鸭肠、藕片、金针菇……”

    即使是在梦中,他也能感觉到剧痛。可即使是痛,也不愿放手。

    “君上!”耳边的声音由模糊到清晰,翰墨发现他的伤口重新渗血,顿时再顾不得扰他休息,将他唤醒。

    玄商君睁开眼睛,垂眸扫了一眼自己的伤处。果然,血又浸出来,将白衣染红一片。

    飞池急忙拿来丹药,翰墨也解他衣袍,想要为他处理伤口。玄商君按住他的手,只用清洁诀拭去衣上血痕。翰墨说:“君上这伤,经由陛下和法祖共同医治,按理不应流血不止。只是君上神思不属,全然不顾自身,这才屡屡发作。君上实在应该放下杂念……”

    “够了!”玄商君低斥一声,不爱听了,“退下。”

    翰墨眼睛都红了,说:“我知道我说这些话,君上不爱听。但是那个女人,她……”

    “翰墨!”飞池赶紧拉住他,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走,我们去给君上取件干净的衣衫。”他拉着翰墨出了丹室,翰墨仍然满腹愤恨:“我说得不对吗?那个女人,君上对她百般纵容,她竟下如此狠手。她哪里值得君上惦念?”

    “不要再说了。”飞池也是满心无力,道:“总有一些道理,大家都懂,却谁也听不进去。”

    他拉着翰墨,正要离开,却冷不丁遇见一个不速之客正向此而来。

    “三殿下?!”飞池和翰墨顿时一脸警觉。

    来的果然是嘲风,他扫一眼面前二人,道:“这道药方,本座有不懂的地方,要当面向你们家君上讨教。”

    飞池和翰墨信他才有鬼,魔族什么时候会对丹方有兴趣?!

    飞池立刻说:“三殿下,君上正忙于炼丹,无暇会客。”

    “炼丹?”嘲风岂能被这样哄骗过去?他说:“本座站在这里都能嗅到上神之血的味道,他炼什么丹?伤势又复发了?”

    飞池更不会放他进去了,毕竟神魔不两立。如今虽然短暂合作,但面前的人也是敌非友。他说:“三殿下既然知道君上有伤在身,更不应前来打扰。”

    丹室里,玄商君一言不发,显然他并不想见自己。嘲风叹了一口气,说:“好吧。”

    他心中同样烦忧,如今四界已经誓要毁去地脉紫芝不可。单凭自己一人之力,如何救出青葵?!他心事重重,转身要走,不料,另一个人也在此时前来——步微月。

    步微月款款行来,手里托了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几样精美的糕点。见到嘲风,她秀眉微蹙。

    嘲风看看她,再看看丹室,说:“怪不得君上避而不见,原来是已有新欢在侧。”

    步微月听在耳中,却并未否认,只是道:“三殿下身为魔族,作客蓬莱,不应随意走动。速速离开。”

    嘲风冷哼一声,说:“少典有琴,既然如此,本座与你也无话可说了。”

    话落,他甩袖要走。然而就在此时,丹室里,玄商君的声音响起:“进来。”

    嘲风只以为他是对步微月说话,走得头也没回。然而他却紧接着又道:“飞池,请三殿下入内。”

    步微月愣住,嘲风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却暗喜。步微月说:“有琴,我知道你还伤着,特地做了几样药糕,有培元固本之功效。你尝一口,好吗?”

    飞池引了嘲风进去,玄商君的声音冷淡疏离,纵然受伤,却并没有虚弱之气:“感谢上仙挂怀。只是眼下天界忙于炼丹,还请上仙倾力相助。本君这里有飞池和翰墨侍候,不劳上仙挂心。”

    他字字冷清,将二人关系解释得一清二楚。嘲风连眉梢都带着喜气——只要玄商君对夜昙还有情分,那他说不定就会和自己一起想办法。

    丹室里,玄商君正自行清理伤口,重新包扎。嘲风走到他旁边坐下,还没说话,就听见室外,步微月的声音字字带伤:“有琴,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如今我不过是牵挂你的伤势。这些糕点,我做了很久。你哪怕就尝一口,也算是让我没有白白辛苦一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难道连这点情分都没有了吗?”

    玄商君微怔,此时他正包扎伤口,衣冠不整,当然不会让步微月入内。可是此时此刻,耳边回响的却偏偏是另一个人,另一句话。

    “你在天界的时候,跟那个步微月勾勾搭搭、眉来眼去,没事还要来个‘琴箫合奏’,我说话了吗?”

    ……为什么还会想起她?他低下头,再如何冷静理智,声音里也带了几分神伤:“吾自小修习歧黄之术,不劳上仙记挂。四界危难当前,上仙请以大局为重,不必再来了。”

    室外,步微月将这话听在耳中,心中刺痛与衔恨都到达顶点。

    ——在那个贱人还没有来到天界之前,玄商君几时与自己保持过这样的距离?她随手将糕点交给飞池,再如何深呼吸,神情也现出了几分狰狞。

    眼看着她走远,翰墨小声说:“我以为君上受伤之后,能跟微月上仙走得近些。”

    飞池也是摇头叹息——谁不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