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弃少混花都〕〔重生宠夫无法无天〕〔春雷1979〕〔入门赘婿林阳〕〔乱三国之君汉〕〔林阳〕〔林阳〕〔弃婿逆袭〕〔我给女神当赘婿〕〔段少的老婆是大佬〕〔女神的超级赘婿林〕〔璃王妃云若月〕〔妻贤〕〔林阳苏颜〕〔女帝成神指南〕〔超绝圣医林阳苏颜〕〔从至尊系统开始无〕〔没错,我把魔君套〕〔网游之我是创世神〕〔追随曹总混三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九十五章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丹室里,嘲风乃是有事前来,当然就会殷勤一点。

    他主动上前替玄商君包扎伤口,玄商君眼睁睁地看他将自己缠成粽子,终于忍不住,问:“三殿下有何贵干?”

    嘲风一听,当然更殷勤,拿出裹尸一般的热情,又缠了几大圈,才说:“东丘枢这次派人前来,是为了获取瑶池净水。”

    这简直就是废话。

    玄商君推开他的手,自己包扎伤口。嘲风很自觉地帮他搓着丹药,说:“我打算……抽个空去看看她们姐妹。你有没有什么话要我一并带到的?”

    话?玄商君穿上衣袍,系好衣带,最后将飞池为他准备的灵丹也尽数吞下。许久之后,他说:“无。”

    嘲风叹了一口气,只得站起身来,说:“行吧。我也是多余问这一句。那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他说走就走,一直到走出丹室,里面的人依然没有挽留的意思。嘲风回头,只见室内,玄商君低着头,重新调和着丹药,再没有向他看。

    藏识海。

    青葵被南明离火烧伤,东丘枢表面淡然,内里倒也关心。青葵是至清之体,受伤之后也需要清气炼化的灵丹滋补。他肉身略略修复,就前往天界,为青葵炼丹。

    魔后为了催促他擒获雪倾心母子,自然也跟了去。

    藏识海只剩下了自己姐妹二人,而青葵仍然昏迷不醒。

    外面天气晴朗,阳光射落瀑布,天空出现了七色彩虹。夜昙就站在瀑布之畔,面前正是四季常青的迎客松。四周空无一人,这一山一石竟也凭添了几分落寞。

    她叹了一口气,本是盼着东丘枢快些回来,而此时,山下瀑布前,传来一声哨声。

    夜昙抬眼看去,就见山下朦胧水汽之中,嘲风正向她招手。

    “他怎么来了?”夜昙皱眉,但反正东丘枢不在,她疾行几步,很快下得山来。尚隔着奔流飞溅的瀑布,她就不再前行,只是问:“你来干什么?”

    “警惕性还挺高。”嘲风对这个小姨子,真是五味杂陈。他说:“你就不能到我面前说话?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夜昙冷哼:“那可不一定,现在四界有几个好人?”

    “你……”嘲风被噎得直翻白眼,“所以你把少典有琴捅成那样?我亲亲的小姨子,你非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吗?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你不动手,在他面前撒撒娇、灌灌迷汤,说不定他能帮你?你平常干这些不是挺在行的吗?”

    夜昙在听到“少典有琴”这四个字的时候,明显怔忡。但很快,她又恢复了无动于衷:“我不需要。”

    嘲风摊手,说:“好吧。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看他郎心如铁的样子,也只有你苦命的姐夫我,独自一人与天地为敌了。”

    他说得无奈且真诚,夜昙一脸感动,说:“姐夫对姐姐真是一往情深,我很羡慕。”

    嘲风气得:“不信就不信,有必要出言讥讽吗?有必要吗?”

    夜昙摸了摸自己的脸,也很奇怪,问:“你怎么看出来的?我说得挺真诚的啊。”

    嘲风指着瀑布,说:“你要真信我,早就下来了,至于这么隔着一条瀑布跟我说话吗?你不就怕我出其不意,抓你回去邀功领赏吗?”

    夜昙被他揭穿了心思,也不尴尬,说:“我这叫小心驶得万年船。”

    嘲风跟她是计较不来,他问:“东丘枢不在?”

    夜昙回头看了一眼瀑布之顶,说:“在啊,午睡呢。”

    “你嘴里有一句真话吗?”嘲风简直要被她气死,“他若在此,你用得着如此防备我吗?”

    好吧。这个人的智力一直不低。夜昙耸耸肩,说:“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先走了。”说完,她就要转身返回山上。

    瀑布之前,嘲风忙说:“等等,让我见见你姐姐。”

    夜昙脚步微顿,半晌才说:“见她?藏识海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吗?”瀑布外,嘲风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只是再次道:“让我见见她。”

    夜昙回身,沿着羊肠小道向山顶行走。瀑布如银链,垂悬于山间。她淡淡道:“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了,你要是不怕死,就进来吧。”

    她话音一落,嘲风就踏进了瀑布。

    藏识海的法阵并没有阻拦他,嘲风心中也是暗惊——夜昙对这里的法阵,简直是了若指掌。他紧跟在夜昙身后,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山顶。

    夜昙没有回头,知他心急,却偏偏走得不紧不慢。

    “你真的想要见她吗?”她问。

    嘲风简直是懒得回答这句话,但为了给小姨子面前,他还是哼了一声。夜昙又问:“不论她变成什么样子?”

    “什么意思?”嘲风心思本就敏锐,她一问,他便知道有事。是以他立刻问:“青葵怎么了?”

    夜昙不答,嘲风身如苍鹰,几步跃上山巅。这里青松、棋桌依旧,只是素来喧哗的书舍,如今空无一人。他快步前行,来到书舍之后的净室。

    人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

    “这……”嘲风皱眉,飞快地推开几间净室的竹门。焦味越来越近,他心中不祥的预感也变得沉掂掂。他回头看了夜昙一眼,夜昙就跟在他身后,不言不语。

    嘲风加快动作,终于在推开另一间净室时,床上躺着一个人。

    一个全身漆黑的、几乎不成人形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我花开后百花杀〕〔我的首富外公〕〔斗战仙穹〕〔王爷,你家王妃又〕〔功高盖世萧破天〕〔重生格格种田忙〕〔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慕爷的小祖宗可甜〕〔我叫狐白〕〔全娱乐圈都知道我〕〔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