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弃少混花都〕〔重生宠夫无法无天〕〔春雷1979〕〔入门赘婿林阳〕〔乱三国之君汉〕〔林阳〕〔林阳〕〔弃婿逆袭〕〔我给女神当赘婿〕〔段少的老婆是大佬〕〔女神的超级赘婿林〕〔璃王妃云若月〕〔妻贤〕〔林阳苏颜〕〔女帝成神指南〕〔超绝圣医林阳苏颜〕〔从至尊系统开始无〕〔没错,我把魔君套〕〔网游之我是创世神〕〔追随曹总混三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落凝成糖 第三百章
    第二百九十九章

    归墟之畔,玄商君不断地培土。浑浊的泥土弄脏了他的衣角,他难以顾及。黑花健壮,很快就吃饱了,根须也不再追着土壤吸取养分。

    趁玄商君蹲下来挖取泥土,它垂下硕大的花苞,正搁在玄商君肩头。玄商君微微偏过头,柔软的花瓣便扫过他的脸颊。他轻触花苞,心中温软,也大约明白为什么离光汤会将它们抚育至今。

    而藏识海。

    东丘枢一直在四处寻找地脉紫芝的下落。可是如今,他身份曝露之后,手下可用之人太少。可信任的更是一个也没有。

    ——丹霞上神、步微月、英招、夜昙、青葵,现在再加上一个嘲风。谁是真心助他的?

    这里面任何一个人得到地脉紫芝,也不会献给他。所以他自己在外寻找的时间甚多。

    今日清晨,人间下了第一场雪。白雪将整个藏识海覆盖,世间银妆素裹,万里无瑕。

    东丘枢当然不会放弃寻找地脉紫芝,他带上英招为助手,一大早就出了门。临走之前,夜昙追上去,不由分说开始拍马屁:“东丘先生,您如此辛苦,我实在看不下去。我帮您找找啊?”

    东丘枢哼了一声,虽未言语,也算默认。

    眼见东丘枢走远,夜昙这才对嘲风说:“如今,你有何打算?”

    嘲风抓了一把雪,但很快,雪在他掌中就变成了刺目的红。噬魔之虫在他的血液中蠕动,夜昙都不由自主地离远了些。嘲风却是一脸云淡风轻,说:“青葵身体日渐好转,我倒是略微放心。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东丘枢找到地脉紫芝。”

    夜昙颇有把握,说:“他找不到。”

    嘲风一惊,说:“你怎么知道?”事情并不复杂,他稍微一动脑筋,立刻反应过来,“地脉紫芝不会是……在你手上吧?”

    夜昙小声说:“我们总不能一直任由这老家伙摆布。地脉紫芝肯定不能交出来,但他如今手握两片盘古斧碎片,也不好对付。”

    她一说到这个话题,嘲风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若是留下少典有琴,有他这个冤大头,事情总要好办些。如今只剩你我,如何对付这老鬼?”

    夜昙不想听见这个名字,怒道:“离开他,我难道就不活命了吗?依我之见,等姐姐伤好,我们就带着她,逃离藏识海。东丘枢再怎么厉害,毕竟只有单枪匹马,不足为惧。只要他找不到地脉紫芝,也找不到最后一片盘古斧碎片,那他顶多横行四界,既别想毁天,更别想灭地。”

    嘲风微怔,思来想去,终于叹气道:“此举虽然不失为一计,但恐怕从此以后,我们都将东躲西藏,难有宁日。”

    夜昙显然早就想过此事,她说:“东丘枢的身体,并不能完全驾驭盘古斧碎片。何况两个碎片的力量,只会加重他自身的腐烂衰亡。我们只要拖着他,大约再有个几十百来年,他呜呼哀哉。我们自然不战而胜。”

    “妙啊!”嘲风拍手,“你姐姐近日好得差不多了,已经可以下榻行走。你找个时机,悄悄取出地脉紫芝,姐夫带着你们亡命天涯去。”

    他话音刚落,夜昙就给了他一个白眼:“我为什么要信任你啊?万一你跟神魔两族串通一气,来诓本公主的花和碎片呢?!”

    “这……你还不信我呢!”嘲风气得差点心梗,“那你想如何?”

    夜昙可是早有盘算的,她说:“花和碎片自然由本公主保管,你就不要操心了。你只要带着我姐姐,我们一起离开藏识海,再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好好住下便是。”

    “你……本座怎么感觉像个工具人呢!”他嘟囔着道。

    夜昙说:“你知道就好。我姐姐该醒了,还不快去。”

    嘲风没办法,只得回到竹舍。临走前他仍不放心,又交待了一句:“一定要藏好地脉紫芝,万不可被东丘枢夺去。”

    “我还用你操心?”夜昙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本公主做事天衣无缝、百密不疏吗?做你的事去!”

    她既然这么说了,嘲风也无甚可说,他返回竹屋。青葵果然已经醒了,嘲风将她扶起来,说:“今天外面下雪了,为夫抱你赏雪去。”

    说着话,他弯腰抱起青葵,一路来到崖边。眼前就是瀑布垂悬如银河,迎客松绿意盎然。雪花抛撒,在水雾上跳跃舞动。

    青葵左右一望,艰难地打着手势,问:“夜昙呢?”

    嘲风柔声说:“夜昙出去了,不过她临走时亲自煎了药。你先喝一点。”

    说着话,他把药盏端来,青葵看了看药,摇摇头,半天终于又打了个手势,意思竟然是——夜昙煎的药,不能喝。

    嘲风愣住,心中震惊,说:“她……对你真心一片,不像是会下毒的样子。”说着话,他自己亲自喝了一口。青葵待想阻止,却到底烧伤严重,行动不便。她手还没抬起来,为时已晚。

    嘲风咂了咂舌,半天说:“这药……是有一股怪怪的味道……”话音刚落,他只听自己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这……”嘲风瞪大眼睛,好半天,他怒骂一声,捂着肚子,匆匆向后山深草乱树中跑去。

    ……

    夜昙辞别姐夫,当然是要去看看地脉紫芝。

    她一路来到离光氏皇宫。而这原本威严的宫殿,如今却只有几个老弱宫人在清扫打理。没有了巡逻的卫兵,更没有了行色匆匆的朝臣。那些名贵的陈设、金银器皿,都已经被搬抬一空。

    它们都随主人躲到蓬莱仙岛了。

    夜昙行走其间,以前她怕人发现,总是轻手轻脚。现在,这些宫人年老耳背,只怕她大大咧咧地从他们面前经过,也没有人会盘问。

    原本欣欣向荣的人间,突然就现出几分萧条。

    夜昙不是个能感悟众生喜乐的人,她跳进饮月湖,直奔那个记忆中的防汛洞。明明不该再有什么牵绊拉扯,可是脑海里,还是会有隔着天光绫的那一吻。

    往事历历浮现,她却加快脚步,挥挥手,像是想要拨开蛛网般缠绕的一切。

    饮月湖早已被翻查了无数遍,但那个防汛洞还在。

    夜昙跳进洞口,伸手往里面一摸。

    她脸上的所有表情,都瞬间凝固。

    ——洞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有人抢先一步,取走了地脉紫芝!

    夜昙被之前在嘲风面前吹过的牛皮狠狠打脸,整个人都有些懵——是谁取走了这花?!夜昙只觉得喉头发紧,心跳也开始加速。

    ——现在嘲风肯定是不知道的,东丘枢若是得了这花,早就会将盘古斧碎片铸成盘古斧,从而破坏归墟。他没有,显然地脉紫芝也不在他手里。

    少典宵衣、炎方、帝锥,这几个人中任意一个找到地脉紫芝,也一定会毁坏。自己和姐姐也早就一命呜呼。

    显然,地脉紫芝也不在他们手上。

    自己父王离光汤若是寻得,可能不会交出。但他现在也去了蓬莱仙岛。按少典宵衣等人对他的怀疑,也一定早将他搜了个干干净净。

    那会在谁手上呢?

    夜昙如游魂般在离光氏的皇宫中游走,那些宫人看见了她,然而个个避让,并没有人上前。人间大雪盈膝,寒冷到滴水成冰。夜昙满腹心事,脚步没了意识,却带着她,失魂落魄般来到另一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我花开后百花杀〕〔我的首富外公〕〔斗战仙穹〕〔王爷,你家王妃又〕〔功高盖世萧破天〕〔重生格格种田忙〕〔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慕爷的小祖宗可甜〕〔我叫狐白〕〔全娱乐圈都知道我〕〔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