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门仙道〕〔上门狂婿〕〔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新婚错爱:祁少的〕〔一片荒芜药石无医〕〔壮志凌云〕〔舒盼顾绍霆王云卿〕〔999333〕〔展颜一笑春风度〕〔祸国妖妃睥睨天下〕〔重生名媛:渣夫后〕〔蚀骨宠婚:早安,〕〔科技传播系统〕〔重生之修罗归来〕〔我真的只是村长〕〔秦枫沈若冰〕〔舒盼顾绍霆〕〔仙君重生〕〔逆天废柴〕〔极品废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落凝成糖 第三百零一章
    第三百零一章

    妖族。

    随着混沌外泄,世间人、兽,以及花鸟鱼虫都开始染病。清衡君、帝岚绝带着胡荽和紫芜正四下分发着丹药。

    可是人间生灵不计其数,先发给谁?帝岚绝皱着眉说:“丹药根本不够。”

    胡荽擦了擦额上的汗,说:“那可怎么办?世间人和妖数量太多,神、魔就算日日炼丹,也是杯水车薪呀!”

    紫芜看看左右,周围走兽呻吟不绝,妖族对混沌之气更为敏感,很多走兽都出现了腐烂之状。而随着时日渐久,人族染病也是早晚的事。

    她说:“不仅是炼丹速度跟不上,药材也会不够。以后……恐怕清气和魔气也会减少。到了那个时候,神、魔两族自顾不暇,只会越来越糟糕。”

    正在此时,路边焦黄的草丛里,一只鸟钻出来:“炼丹本来就是个蠢办法,你们学人类,熬汤啊!一粒丹能熬多少汤?一碗药汤能救多少人?!神族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大家转头看去,紫芜率先惊叫出声:“蛮蛮?!”她飞奔过去,一把将蛮蛮抱起来,问,“这些天你去哪儿啦?”

    蛮蛮呸去嘴里的草籽,说:“别提了。你们撤到蓬莱了,四界无人管制,天下大乱。我蛮蛮差点就变成了肉汤。”它拍拍独翅,轻车熟路地跳到帝岚绝肩上。刚一站稳,它就开始卖惨:“少君啊,我蛮蛮为了寻你,那可是像风跋涉了千万里啊……”

    帝岚绝拍了拍它,脸色也有点不好看——问题的解决办法居然是一只鸟提出的。

    他说:“化丹成汤。”

    手下的兵士立刻准备架锅,胡荽拍着蛮蛮说:“蛮蛮你好聪明啊,我去帮忙啦!”

    蛮蛮叹了口气,说:“我聪明,你们却真的很傻啊。你们在这里架锅,要多少水,烧多久?!妖族不是有口温泉,叫酌春泉吗?你们直接把丹药撒到水里,由水温化开。所有的妖兽都去那里喝水,不就行了吗?唉,看见你们的智力,我是真的想念昙昙了。”

    清衡君和帝岚绝面色黑如锅底。

    酌春泉。

    帝岚绝等人把丹药倾倒下去,很快便有各路鸟兽前来饮水。紫芜站在帝岚绝身边,一把抱过他肩上的蛮蛮,一边替它顺毛,一边可着劲儿夸它:“蛮蛮,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鸟了!”

    蛮蛮哼了一声,说:“聪不聪明不重要,关键不要忘了我的媳妇儿就行。”

    清衡君摇摇头,余光一扫,猛地发现紫芜居然贴着帝岚绝而立。他顿时沉下脸来,有生之年第一次也摆出兄长的威风,说:“那里是你应该站的地方吗?”

    紫芜微怔,左右一看,才发现自己与帝岚绝几乎肩贴着肩。她红了脸,赶紧后退两步。清衡君看见她脸颊腾起的彤云,不由心中生疑,再一想,他问:“上次兄长下界、母神被掳之后,你去了哪里?”

    紫芜一愣——她当时留在妖族,根本没有返回天界。她一双眸子东转西转,说:“我、我拜托妖族查找母神的下落呀!难道要我返回弄晴阁,什么也不干吗?”

    这话听起来好像有道理,但清衡君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他瞪了帝岚绝一眼,警告道:“无知走兽,离我妹妹远点!”

    帝岚绝双手一摊:“求之不得。”

    好家伙——这难道还是单相思?!

    清衡君简直了,头顶上都要喷出南明离火来!他怒道:“少典紫芜,你以后紧紧跟着我,胆敢离开半步,打断你的腿!”

    紫芜怕少典有琴,但对这个二哥,她可没那么畏惧。她说:“我、我都长大啦!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清衡君恨铁不成钢,一把将她揪到自己身边。帝岚绝不想看他训妹,当先转身,返回蓬莱。

    “阿彩!”紫芜喊了一声,帝岚绝没有回头。

    “行了!”清衡君放开她,怒吼,“人家对你根本没那意思,你看不出来吗?你堂堂神族公主,在一个妖族面前如此低声下气,简直让整个天界蒙羞!从今天起,你随我返回蓬莱,不准再踏出一步!”

    紫芜理理被他攥皱的衣衫,说:“你们不要总管着我行不行?!从小到大,你们总是说这也不让做,那也不能做。有没有人真正考虑过我喜欢什么,我想做什么?”

    清衡君指着她道:“那是因为你还小,太容易犯糊涂!神族从不外嫁,你跟着他,难道还能去往妖族,剔骨成妖吗?!”

    紫芜愣住,久久不语。清衡君伸手拉她:“跟我回去。”

    胡荽第一次看见清衡君发这样大的火,跟在他兄妹二人身后,一句话不敢说。三人同行,走了好一阵,紫芜突然问:“二哥,如果我现在还小,那我什么时候才算长大呢?”

    清衡君愣住。

    一个人什么时候才是长大呢?

    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哪一刻,才算是长大呢?

    酌春泉边,少年们都走远了,嘲风从花树后走出来。

    “小孩子的烦恼啊。”他老成地叹了一口气,坐在泉边。人间风雪未歇,唯独此间仍然温暖如春。大雪尚未入池,已经被水汽消融。嘲风盯着雪花,喃喃地道:“这个人,几时也如此不守时了?真是世风日下,人心……”

    “不古”两个字尚未出口,就见远处,玄商君乘风踏雪而来。

    嘲风站起身来,刚要说话,突然愣住。

    眼前的玄商君衣袍整齐,但是他烟灰色的长发未束,如丝如银般垂散于腰间。长风拂乱了银丝,令他一扫往日的严谨古板,凌乱且张狂。

    “你……”嘲风退后一步,好半天才试探着问:“走火入魔了?”

    ——少典有琴其人,一向最是注重礼仪。几时有过这样披头散发的时候?

    嘲风心中暗惊,手上自然也有了防备,他握住自己的战镰贪念,只待玄商君一出招就全力对抗。然而,玄商君对他的话……不,应该是对他整个人视若无睹。

    他行至酌春泉,一言不发,却一头扎进了水里。

    眼见水中涟漪圈圈,嘲风不由上前几步:“喂,你没事吧?”

    酌春泉中,玄商君瞬间被温暖的泉水吞没。他却没有动,随水沉落。昨夜的一幕幕,都在脑海中浮现。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她的每一缕青丝,那些凝固在最深处的每一个画面,都是醉人的烈酒、悸动的诗篇。

    离光夜昙,哪怕就是念着这个名字,他也神魂皆醉,相思无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