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眼通天〕〔都市之弃少逆袭〕〔金玉帝凰〕〔顾轻舟司行霈〕〔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林帘湛廉时免费阅〕〔温情一生只为你林〕〔首席继承人陈平〕〔靳总宠妻有度〕〔全能武修〕〔恶魔总裁迷情记〕〔都市之极品灯神〕〔穿越暴力女天师〕〔入赘狂兵韩东〕〔爆宠骄妻,老婆你〕〔逆流纯金年代〕〔宠妻攻略:神秘老〕〔盛世余生只为遇见〕〔陈凡〕〔一夜锁情,总裁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风天下 第七十章 遇到熟人了
    . ,最快更新宋风天下最新章节!

    这次的上元节诗会出现了好几篇不错的词赋,李邦彦正在和几名大儒点评。可没想到下人来报说有人直接闯入府邸,还要他去亲自接待。

    李邦彦被气坏了,他堂堂尚书左丞,就算是蔡京来了也没这么大的谱。

    “谁这么大的胆子?”李邦彦人还没到,怒火滔天的话语就先传了过来“擅闯家门不说,还要老夫亲自接待?老夫倒要看看......”

    躺在地上抱着腿哎呦呦的管家面色一喜,看向赵栩的目光之中满是得意“小子,让你狂。相爷来了,一道帖子就让开.封府把你们都给抓进去。”

    “殿...”李邦彦大步走到前院,正准备发火。可借着玻璃风灯的光芒看清楚了赵栩的面貌,顿时被吓的魂不附体。

    赵栩对着李邦彦摆手“不需客气,只是听说你这里诗会很热闹,所以带她们来见识见识。”

    看懂了赵栩的目光示意,李邦彦松了口气。听了赵栩的话之后疑惑看向其身后,很快就是面色一惊。

    大宋的公主帝姬不像是明清时期那样藏在深宫之中谁也见不到。皇帝大宴群臣的时候皇子帝姬也是时常参加。

    而且前些时日年节在延福殿的时候,这两位帝姬出声为燕王求情可是给李邦彦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哪怕身穿男装,可也很快就认了出来。

    “前面带路。”赵栩挥了挥手,挑着灯笼就向着内院走去。

    地上的管家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老爷小心翼翼的弓着身子在前边引路,那以往都是自己的活啊。

    这天底下能让身为尚书左丞的老爷如此奉承的人。管家打了个激灵,也不敢喊了,悄悄缩起脑袋躲在角落里不敢出声。就这么看着一波接一波的侍卫们涌入院内。

    沁园的面积很大,众多客人们分成大大小小的团体在亭台楼阁之间饮酒作乐。不时有人大声的朗诵某某才子的佳作,引来一片叫好之声。

    “牧斋兄,那是谁啊?”一位才名不凡的才子碰了碰身边的同伴,示意不远处的走廊“居然是李相公亲迎,莫不是哪家的皇亲国戚?”

    “牧斋兄?牧斋兄你怎么了?”才子感觉同伴没有反应,疑惑看去就看到自己的同伴一脸痴迷的看着不远处的走廊。

    “真是...太美了。”被称为牧斋兄的人痴迷的看着赵栩身后的那个身影。哪怕是身穿士袍也无法掩盖那风华绝代的绝美容颜。

    茂德帝姬与赵瑗瑗的女扮男装,就和神剧里面那些认为观众们都是瞎子与认知困难的女扮男装没什么区别。

    都不用提喉结的事情,那无法掩盖的窈窕身形,那乌黑如云仅仅是被简单扎起来的秀发,甚至那还挂着精美耳坠的耳朵无不在告知所有人,她们是女的。

    女扮男装这种事情在文华昌盛的大宋不是什么稀奇事情,可若是美到了茂德帝姬这种程度的来女扮男装,那吸引力非常惊人。

    “这位是......”看到李邦彦亲自带人来到大厅,几位在汴梁城内知名的大儒好奇的上前询问。

    “在下赵七。”赵栩笑着拱手“听闻这里很热闹,就过来看看。不用在意,你们忙自己的事情。”

    大儒们面面相觑,他们在文坛的地位很高,要不然也不会和李邦彦一起做评判。能来这里的众多才子们哪个不是对他们恭恭敬敬的,像是赵栩这样一副主人口吻的还真是第一次遇上。

    “诸位都忙起来,诗会继续。”得了赵栩指示不得暴露身份的李邦彦简单介绍几句后,就去找几个相熟的朝官,让他们别大惊小怪的打扰了赵栩的兴致。

    “这就是诗会的作品?”将灯笼交给李信的赵栩背负双手来到一幅被摊开在案几上的诗词面前看了起来“我对这个不是很懂,你们懂不?”

    赵瑗瑗是那种爱玩爱闹的性子,读书作词什么的她是完全没有兴趣。不过一旁的茂德帝姬就不同了,站在一旁仔细看了一会后柔声开口“这首词还算是不错。主要意境是描述上元节非常热闹,而自己远离家乡的思乡之情。”

    “姑娘秀外慧中,一语中的。啊?你干什么?!”正在看词的赵栩听到身后传来的话语,顿时皱起了眉头。

    转过身来就看到杨再兴直接将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拽着衣领给拎了起来。这家伙之前居然径直走向赵栩的身后,这可是犯了杨再兴的忌讳。

    赵栩挥挥手让杨再兴将小白脸放下“你是谁?”

    “在下郭名诚,字牧斋。家父乃是饶州知州郭允德。”小白脸狠狠瞪了杨再兴一样,随即整理衣衫,一脸傲然的介绍自己,还有自己的老子。

    赵栩洒然一笑,看着身边的茂德帝姬“按照他说的方式介绍自己,你该怎么说?”

    之前还有些紧张的茂德帝姬顿时被逗笑了。按照这郭名诚的介绍方式,那自己岂不是得说家父乃是皇帝?

    郭名诚一脸痴迷的看着一笑百媚生的茂德帝姬“敢问这位姑娘芳名?这首词乃是在下所做,姑娘若是有意,在下愿为姑娘讲解一番。”

    赵栩笑着叹了口气,拉起茂德帝姬的手,带着一旁的赵瑗瑗向着下一桌走去。

    面临急切的郭名诚刚想追过去,就被杨再兴拎着衣领拉了回来。

    “放开我,你可知我父乃是饶州知州郭允德!”身形瘦弱的郭名诚用力挣扎,可惜在杨再兴的面前毫无用处。

    “我知道你老子是谁了。”杨再兴掏了掏耳朵把郭名诚扔在一旁“别再跟过来,必然打断你的狗腿。”

    “我父乃是...”气急败坏的郭名诚爬起来又要喊自己父亲是谁谁谁,这个时候他的同伴上前拉住了他“牧斋兄,别说了。这里可是汴梁城,走大街上遇十个人说不定就有两个是七品官。那位公子气度不凡,绝非常人。别给伯父招惹麻烦。”

    气不过的郭名诚看着茂德帝姬的背影,一跺脚就转身去找李邦彦。

    他想知道这是哪家的贵小姐,知道了身份也好去提亲。他父亲可是饶州知州,他是来上京赶考的士子。这身份哪家的贵小姐也娶的。

    “不用在意。”赵栩笑着解释“不过是个在乡间仗着乃父权势作威作福的家伙而已。明日派人去饶州查访一番,若是有作奸犯科之事拿下就是。”

    “嗯。”茂德帝姬轻轻应了一声。这种有人保护的感觉真好。

    上元节里开诗会的不止是沁园一家,整个汴梁城内大大小小的诗会数不胜数。不时就会有人拿着纸张跑过来大声朗读,都是其他诗会中出彩的作品。

    文人们虽然相轻,可表面上却是不会表露出来。顶多是来一句‘这首诗词不错,小生在这方面也有所感悟,偶得一首诗词请诸位鉴赏’云云。

    这种东西想要分出胜负很难,因为水准差不多的情况下都相差不大。除非是太差或者太好,否则基本上很难让所有人都服气。

    这种诗会里可不只有各路才子们,更多的是汴梁城内知名的大家。她们穿梭在众多才子之间,期待着某位才子能为自己写上一首传颂千古的佳作出来。那样的话名声方面绝对是能力压群芳。

    “诗词水准越来越高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赵瑗瑗都开始打哈欠的时候,茂德帝姬却是热情满满的点评着不断送来的诗词。

    “怎么说?”赵栩拿着牙西瓜直接蹲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大吃起来。

    “诗会要开到凌晨时分,真正上佳的诗作不可能是妙手偶得,都是精心准备许久的佳作。”茂德帝姬明显是对这方面有研究“真正顶尖的人物都是要等到最后才出场放出自己的佳作。一旦扬名的话,以后的仕途也会轻松许多。”

    “就像是那位李少宰?”赵栩拿起一牙西瓜递给身边小老鼠似的的赵瑗瑗“我听说他就是靠着写诗词声名鹊起,汴梁城内的知名大家都为他扬名。这才一路官运亨通的做到了宰相。”

    “七哥,宰相不是你定的吗?”一旁学着赵栩蹲地上吃西瓜的赵瑗瑗听到这里好奇的询问。

    “是我定的。”赵栩好笑的看着她“你也想做宰相?”

    “可以吗?”赵瑗瑗忽闪着大眼睛看着赵栩,一脸的期待之色。

    “倒也不是不行。”赵栩一句话就把一旁的茂德帝姬给吓坏了,这位监国太子的哥哥若是随意滥权绝非好事。不过好在赵栩接下来的话就让她放下心来“古有甘罗十二岁为相,你比甘罗还大一些。只是你有甘罗的才华吗?别的不说,各种经史子集你总该能倒背如流吧?”

    对于学习方面向来就是能躲就躲的赵瑗瑗顿时垂下了脸,低着头默默的啃西瓜。

    很快一阵喧闹声响从前边传来,没多大会的功夫就看到一位绝代佳人在众多才子们的簇拥下走入大厅。

    “遇见熟人了。”嘴角上沾着西瓜子的赵栩和那位佳人有一面之缘。前些时日蔡京曾经在她家里宴请过自己。汴梁城最出名的大家,李师师。

    李师师的名气非常大,哪怕是千年之后的人们都知道她的名字。

    这位佳人就像是后世的顶级巨星一般,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无数人的目光。

    李师师的名气太大,上元节的众多诗会都向她发出邀请。长袖善舞的李师师不愿意得罪人,只能是走马观花般游走在众多不同的诗会之间。

    正在和亲迎自己的李邦彦说些什么的李师师突然间顿住了脚步,目光惊异不定的看向了赵栩这边。

    片刻之后,李师师一脸惊喜的走了过来。

    “被认出来了。”赵栩无奈的耸耸肩膀站了起来。

    正准备打招呼的时候,快步走到赵栩面前的李师师却是拿出手绢轻轻拭去了赵栩嘴角的西瓜子。

    看到这一幕,现场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