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女婿(最佳赘〕〔徐方乔玉〕〔萧天默苏佑希〕〔极品赘婿肖宇〕〔天降女婿〕〔我可能是一只假的〕〔总裁追妻:宝宝萌〕〔完美女婿〕〔镇国战神叶君临李〕〔王妃是道黑月光沈〕〔第一赘婿〕〔腹黑萌宝闹翻天〕〔最强兵王归来〕〔诸天替代〕〔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沈梦玉〕〔末日拼图游戏〕〔冠冕唐皇〕〔神圣罗马帝国〕〔都市最强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傀儡
    有句话鼹鼠说的并没错:人死如灯灭。

    得知尉迟近卫已死这一消息的还有在光环打酱油的李狂澜,原本带着窥探心思的他现在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自己前脚刚到,后脚就传来了尉迟近卫的死讯,怎么看都有种自己逼迫光环处决尉迟近卫一证清白的意思。

    他现在还不知道慕然羽已经把怀疑的对象指向了鼹鼠,而同为怀疑目标的李狂澜的到来看起来就更像是为鼹鼠的杀人灭口打掩护的幌子。

    快被纷乱的局势逼疯的慕然羽在尉迟远明应付走李狂澜之后选择了一个最刚烈的决策。

    于是风雨欲来的s城内光环驻地中尖锐的警报声刺破了天空,每一个光环战队的战士都接到了明确的指令,今日沐休战队停转半日,每人乖乖在营地宿舍内待着,等待新指令下达。

    这种命令一般只有在战时才会有,再联想到李狂澜的到来和离去,尉迟近卫的离奇死亡,各方势力不由得都将戒备提到了顶峰。

    光环好像是手握炸弹的孩子被一群成年人虎视眈眈的盯防着,此时彻底陷入了放下炸弹就没了活命的依仗拿着炸弹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的两难境地。

    给予尹海无穷信心的神秘老者在夕阳的余晖中潇洒的豪饮着s城的烈酒,他所在的位置是针对光环最好的观察位---是一栋距离光环驻地不足一千米的二十二层高楼,在这个楼顶俯瞰光环驻地哪怕不依靠任何设备和能力都可以看的轻轻处处,一目了然。

    可也就是因为这个位置太关键了,所以这栋大楼自然成了光环的资产,除了光环的自家警戒哨,任何一方实力胆敢踏上这栋大楼的高层都会被视为光环的敌人。

    神秘老者的潜行纳影的手段有一次显露出了高深的境界,他甚至可以当着哨兵的面逗弄自己的宠物猪都不被发现,哨兵一丝不苟的执勤任务在老者面前仿佛就是个笑话。

    “到底是谁下的手呢?那股奇怪的气息我绝对见过,追踪他的又是何方神圣呢?尉迟远明啊你这么兴师动众可别走错了路哦。”

    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果子塞到了怀中猪猪的嘴里,要是何云看到这一幕应该会暴跳如雷吧,毕竟这种带着闪电印记的雷霆礼赞果实曾经让他为之大费周章,现在却有人用来喂食宠物,enmmm,还是头猪。

    不过他现在看不到这一幕仍然是暴跳如雷,千算万算没算到一位女子会为了守护自己心爱的家园做出怎样的反应。

    当何云看到全副武装的慕然羽召集了光环的主力尉迟远明,熊山,鼹鼠集会时,心里苦不堪言。尤其是当他亲眼看到了慕然羽以死相逼强迫尉迟远明启动了骑士铠甲的弑神模式后,还蛮横的下令让自己的亲卫队缴械了鼹鼠的侦察连,心里知道光环的分裂危机就在眼前了。

    还好慕然羽脑海之中的一丝清明没有让她选择突然袭击,所以快刀斩乱麻的刀刃只是压到了乱麻的脖颈上,还悬而未斩。

    现在就只能祈祷乱麻的关键点鼹鼠的反应了,慕然羽的下一步无疑是要胁迫鼹鼠摊牌了,她已经受够了彼此猜疑的日子,于其让兄弟情谊在相互揣摩之中消耗殆尽,还不如把一切摆到桌面上来谈。

    好在慕然羽的豪赌胜利了,虽然侦察连的好汉们一个个都屈辱的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枪,但一言不发的鼹鼠摆了摆手还是选择了让大家放下了兵器接受了慕然羽的亲兵队的监管,至于他自己甚至带头放下了自己形影不离的短匕,义无反顾的走进了光环的会议室。

    一言不发的鼹鼠对慕然羽的横眉冷对看也不看,反而是仔细的打量起了尉迟远明的铠甲,上了膛的电磁狙击枪枪口上闪烁的幽光让鼹鼠一声叹息。

    “她不信我,你也不信我?何云你个兔崽子把你手中的戒指摘了,你师傅我还不值得你用命来拼。”

    鼹鼠一开口先是反问了一句尉迟远明又点破了努力淡化自己存在的何云心中的小心思,这时候慕然羽才发现站在自己侧身后的何云手中的火之纹章已经有了启动的光芒。

    这光芒好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将慕然羽紧绷的神经彻底压垮了!

    “你到底是不是个好人!”这一声杜鹃啼血的反问配合着慕然羽手心阴冷的水气压迫着何云的神经,毫无疑问只要何云答的稍有差池水星招牌的水土联动就会招呼过来了。

    拦住慕然羽的竟然是一向憨厚的熊山。

    这个往日嘻嘻哈哈的壮汉从不会自己拿主意,只知道人云亦云的执行命令的他第一次违抗了慕然羽交代的事项,没有提防鼹鼠反而是将战锤横到了慕然羽和何云的中间。

    他这样做并不是因突然的开窍,是因为尉迟远明已经伸手接过了鼹鼠递过来的最后一枚刀片。

    埋在舌下的刀片是鼹鼠最后的保命手段,将这手都放弃了的鼹鼠看样子绝对不会有鱼死网破的古怪想法了,兄弟姐妹相识一场,有什么事情应该好好谈谈了。

    于是被熊山毫不客气的掳走了手指上的火之纹章后,何云在诡异的冷静之中磕磕绊绊的讲解了自己关于尉迟近卫话术之中的新发现,并在慕然羽的配合之下用监控录像论证了自己的观点。

    一套说辞下来,如果成立那么李狂澜和鼹鼠就躲不过其中的嫌疑了。

    可鼹鼠并未做任何辩解,只是古怪的表情中快速的将监控内容向前翻了翻,然后一脸愧疚的看着死盯着他的慕然羽说了句:“我有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