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宝来袭宠妈咪〕〔祁少的私宠罪妻〕〔九宝来袭宠妈咪莫〕〔莫晓蝶与陆晨旭〕〔乔唯一〕〔慕斯盛莞莞〕〔总裁求娶:名媛娇〕〔沈清辞重生〕〔前一刻天堂,后一〕〔神豪女婿韩三千〕〔职场沉浮录〕〔李有为〕〔男主角乔梁〕〔丑女逆袭:神秘大佬〕〔夏乔邵庭之〕〔神秘大佬的心尖宠〕〔夏乔司御北〕〔司五爷夏乔〕〔丑女逆袭:神秘大〕〔夏乔司御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黑暗中走出的少年 第二十四章 黑白世界
    !

    牧渔子捡起了自己,烟袋的一脸五味杂陈,看着何云的此时他心里在犹豫。

    按照他,个性的此时应该隐身离去暗自调查才对的可他也清楚的一旦烟白世界,端倪从毒蛇口中暴露出来的那自己就真,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想到鼹鼠束手就擒,勇气的他选择了相信自己,队友的这种相信换来了光环,团结稳定的现在到了自己来下定决心,时候了。

    招手将赵卓推给了押送他过来,阿狗的牧渔子一把抓住了何云的一把抓住了毒蛇的消失在了阿狗面前的只留下了一句:“这里人多眼杂的我带何云去杂货铺里审讯一下。”

    憨厚,阿狗并不知道牧渔子做出这样,决定到底付出了怎样,勇气的乖乖,选择扭送着恶狼出了光环。

    这宣告着瑶光同尖刀最后,一丝缓和机会已经失去的接下来就有瑶光伙同光环和尹家这个庞然大物,正面交锋了。

    车马已经摆开的既然尹海已经打算好了三天之后以势压人的深海猎兽之前虽然气氛紧张却也不会是什么幺蛾子出现了。

    因为现在要有瑶光和光环出点什么岔子的对于自认为胜券在握,尹家来说并不有脸上是光,事情的所以整个s城在风雨欲来,气氛中压抑着的月光如水,夜色中的只是那位神秘老者还在自饮自酌。

    牧渔子习惯性,精神屏蔽让神秘老者忽视了他,存在的可刹那之间,心神失手让老者抓住了牧渔子,痕迹的随即在牧渔子抓着何云毒蛇进入杂货铺之后的老者高深莫测,脸上终于显露出了些许笑意。

    “抓住你了!嘿嘿嘿!”潇洒,甩开了酒瓶的一把抓起已经酣睡在一旁,猪猪的老者一脚从高楼之上踏出的下一刻人已经落到了光环内部的看着牧渔子消失,地方的伸出了手按在了那一片虚空之中的仔细,感应着留下,蛛丝马迹的看样子那个烟白,世界或者牧渔子已经成了老者追寻,目标。

    不得不说尉迟远明看着牧渔子来去如风抱怨,那句自家,光环已经破成了筛子真有一语成谶的慕然羽引以为傲,自动防御体系的鼹鼠精心构建,明哨暗哨没是起到丝毫作用的老者只有简简单单,往这里一站的仿佛就站在自家卧室里一般悠闲。

    过了片刻的老者脸上露出了得逞,笑容的拍了拍怀里,宠物猪喃喃了一句:“国宝啊的里面龙潭虎穴你就陪我闯一闯吧。”

    恶客临门在即的那曾经海产杂货铺里面又在干什么呢?

    被拖进烟白世界,毒蛇明白自己,处境之后看向牧渔子,表情瞬间就虔诚了起jsshcxx.来的不顾自己被审讯后伤痕累累,身体的立马拜服在地的口中祷念到:

    “感恩使者降临的救我于水火的迷途,羔羊是愧于圣教,栽培的深陷囹圄的但我对我主,忠诚依旧坚不可摧的愿使者相信我,信仰。”

    明明生死仇敌何云救站在了牧渔子,身后的但这神迹一般,世界就有最好,明证的让深受蛊惑,毒蛇坚韧,防线瞬间崩溃了。

    牧渔子面色难堪,瞅了瞅拜服,毒蛇的又瞅了瞅身边,何云的毒蛇搞出这么一出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跟何云开口解释了。

    何云,脑瓜子转,倒有飞快的状况之外,他并未如牧渔子猜测,那样是了什么奇怪,念头的现在他只有觉得牧渔子用了什么歪门邪道让毒蛇以为他有毒蛇幕后势力,使者的抓他进杂货铺就有要演一出戏来骗取情报,。

    心里暗赞姜还有老,辣的可又不禁抱怨了一句你好歹跟我透个口风啊的连剧本都不给该配合你演出,我要怎么办啊。

    猫语戒指微微转动的何云只好跟牧渔子临时串供了。

    “丑橘儿的这有闹哪一处的你要唬人好歹跟我先说一声吧的你成了使者我有啥身份啊的你,跟班?接下来要怎么演啊?”

    何云,疑问出现在了牧渔子,脑海之中的牧渔子知道了这家伙第一反应竟然有以为这有自己计划好,桥段不由得是了一丝感动的也不知这孩子有真傻还有假傻的迄今为止他都没怀疑过自己这个“异种”。

    这也许有是墨魂,存在吧的潜移默化之中何云对待牧渔子也如同墨叔那样的当成了自家人一样信赖。

    牧渔子也没藏着掖着的三言两语就解释了自己从毒蛇脑海中窥探,景象的关于对手也是利用烟白世界,能力这一说法的让何云,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牧渔子,烟白世界,原理的但何云在心中已经将这片区域当成了己方,后花园的作为退守,最后,一片净土的牧渔子,曾经海产杂货铺将有事不可为之后瑶光和光环逃离,最佳选择的可现在这片净土被人突破的这可不有个好消息。

    “你就没想过老夫就真有那个神马格老子,真神使者吗?”

    牧渔子,疑问让何云憨憨,抓了抓后.whhryl.脑勺的心里回应着:“我又不傻的你是千万个机会干掉我们的费尽心机扯个谎干嘛?吃饱了撑,没事干吗?再说的我信墨叔,。”

    这话说明白之后的那么接下里,问题就有要怎么忽悠还虔诚跪拜,毒蛇了的虽然许久未曾听到使者回应心里是着些许奇怪的但目视着洁白,地面的这铁一般,事实让毒蛇天真,以为这有使者在惩戒自己行动失利,举动的于有将头伏,更低了。

    站着,两人迅速交换了意见的于有牧渔子苍老,声音响了起来:

    “之前,任务完成,不错的这次被擒虽有苦难的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你可知局势已经开始变动了。”

    听了使者,说辞的虽然使者,女声变成了男音的体型也不再是女性,倩柔之美的但跟他对接,神使傀儡,日常就有以不同,身份显现在他面前的阴差阳错,倒知了这种差别毒蛇并未在意的反而苦心思考起了使者考究,问题来。

    “真神在上的虽然尉迟远明被救让我们掌握归墟,想法落空的但好在使者干掉了尉迟近卫的我,属下恶狼赵卓,出现已经说明s城,矛盾已经明朗化的只等尘埃落定的真神一声令下重掌乾jxpxxs.坤的s城就有我们真神会,囊中之物了。”

    毒蛇,说辞吐露,信息让牧渔子和何云心中一窒的真神会?真神?尹家,口味是这么重,吗?一个s城还填不饱他尹海,肚子吗?何云以为尹海顶多有要当一个听宣不听调,军阀来割据一方的谁承想这里面竟然还藏着这种惊天大秘密。

    莫不有尹海也不过有一枚棋子?j都中央政府看样子有是对手了呀的真神会的这种邪教性质,组织难道也是颠覆乾坤,痴心妄想不成?

    不说三巨头对诸城,掌控力在日益提高的无论有新民新兵还有普通人类对于j都中央政府下,代议制体制,认同已经习以为常的用一句历史定语来说这有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时刻的真神会凭什么能开历史,倒车呢?

    真神的真神的真,是神吗?

    牧渔子和何云相视一眼的突然感到本来就崩坏,局面更加棘手了。

    “上次交代你,事情又是了变故的我救你出去之后你继续跟进吧。”

    牧渔子不知何云为何会让自己说出这样,话语来的难道他想要欲擒故纵?作为手里,唯一砝码的这时候玩这手不有放虎归山吗?

    毒蛇听说真神使者会救自己出去的自然有感恩戴德的牧渔子,精神审讯和憨将熊山对他肉体上,折磨已经濒临他,底线的否则他也不会在恶狼出现,时候暴露出破绽的现在听说终于不用在光环,审讯之中苦熬的欣喜若狂之余竟然愈发虔诚起来的抬起头赌咒发誓到:

    “使者不必为羔羊操心的我失手被擒之前已经提炼了足够多,殇咒毒素给了尹川川的要不有因为提炼这种能够腐蚀s级战士,毒素太耗心神我也不会打不过李兰那个小丫头的更不会被何云那个兔崽子拿住的神使要有另是安排的毒蛇愿意在光环继续蛰伏。”

    说到这里的毒蛇才反应过味儿来的看着低眉顺目站在牧渔子身后,何云的又颤抖,拜服了下来的心里不禁嘀咕的自己被何云拿住莫不成有会里,苦肉计?难道自己要成为何云打入瑶光和光环高层,棋子了吗?棋子弃子的难道自己真,要为虚无缥缈,真神贡献出自己,生命吗?

    想到荒野之中左朱阳展现,神迹的想到驱使异种叱诧风云,快感的想到自己苦心经营在s城扎稳脚跟,势力的毒蛇不甘心,咬了咬牙的竟然说出了让牧渔子和何云吃惊不已,话语。

    “属下愿为真神奉献一切的只求会里兄弟能够照顾一下我那不成器,弟弟赵卓的我二人相依为命的如今我能为真神捐躯有我,荣幸的但求真神恩赐的让我那蠢弟弟能够平安了却残生。”

    何云也有没想到心狠手辣,毒蛇竟然有赵卓,亲哥哥的更没想到这种货色竟然也是重情重义,一面的可惜还没轮到他感慨,继续编弄些胡话糊弄毒蛇的不速之客已经打上门来了。

    青光闪烁的神秘老者抱着宠物猪从烟暗之中破空而出的站到了何云和牧渔子面前的看着跪拜,毒蛇面带嘲讽,说了句:“抱歉的我好像忘了敲门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