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虚空神域〕〔遣返者的游戏〕〔边关战神〕〔名剑美人[综武侠]〕〔建造狂魔〕〔小人物的非凡之路〕〔逐梦启航〕〔都市异能者〕〔一枪爆头〕〔公子我为你可是一〕〔别人都叫我大纨绔〕〔偷心妈咪:爹地闪〕〔穿成反派闺蜜〕〔庶女的璀璨人生〕〔绝世之天命成凰〕〔快穿之大佬总想当〕〔战士之天狼劫〕〔王妃她每天都想被〕〔听说我渣了美人师〕〔超宠契婚:老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黑之下明月在 第28章 过往归来
    “快!”欧休洋想用脚踹这俩平时机灵鬼此刻木头桩子一样的家伙。

    江岭和庄寄语从未见过如此严肃的先生,赶紧的半跪在坟墓前用手顺着鲜血滴过的地方挖去,说来也是奇怪,这看起来荒草萋萋冷硬的坟墓竟然十分的松软,微微用力,那些硬土便像是沙子一样松软起来,而且很热,有些烫手,那些顺着挖开的土地冒出的青烟逐渐变成了一个人性的模样。

    “欧兄,你终于来了,小弟足足等了十一年!”人形烟雾尽然开口说话了,江岭和庄寄语一下就傻眼了,这在搞什么,神话吗?

    “蔺弟,为兄来晚了!”欧休洋抱拳,眼泪瞬间,今夜无眠,此刻无忧,一切都如昨天一般。

    “如想,寄语,辛苦你们了!”蔺泊心疼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俩孩子,想扶起他们俩,可是烟雾穿过,什么都做不到。

    ”如想还在幻境中不曾回来,你来唤醒他!“欧休洋低声说道,蔺泊是父亲,有他来唤醒如想沉睡的灵魂最是恰当不过了。

    ”好,既然是蔺家的事,蔺家的人,那就有蔺家的鬼来唤醒。“蔺泊身如轻烟,随风摆动,努力让自己的身形不再消散,他的魂加上欧兄的血,才能维持如此淡青色魂。

    ”蔺如想,你是我蔺家的根,跟着为父,不要躲在幻境中图一时的安乐!“蔺泊的手掌蒙住了江岭的眼睛,穿过那一阵朦胧的烟雾,直直走到江岭的内心深处。

    江岭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撕裂一样,一刀刀剐着鱼鳞一样的肌肤,那被剜下的血肉散落在地上,化作了片片飞舞的记忆。

    ”想儿,你一定不要忘记,咱们蔺家不只是蔺家,还是大燕国百姓所有的希望,想儿,你要记得,为父是死得其所,死的壮烈,为父用命唤醒当今圣上的片刻的清醒,只为挽救这社稷江山于危难之中。“大燕国的丞相蔺泊满脸的悲壮,慷慨的赴死。

    十里长街,一片血海,那是大燕国要被斩首的栋梁,那是纳谏之后坚决不活。

    乱坟岗前,尸体成山,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就像是已经石化的风中散沙,只消是一阵风就可以卷走无数的灵魂。

    一名十岁的少年,一身白衣,被围在一垛莎草之中,眼泪顺颊而下,无声无息!

    “想儿,一定要活下去,听欧伯伯的话,为了大燕国,为了大燕国的百姓,为了蔺家,更是为了你自己,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江岭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少年的自己,那个一脸悲壮的父亲,

    ”把这个喝下去!听话,想儿听话!“一身黑衣的男子从天而降,拿出一白色瓷瓶,直直放在少年嘴边,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欧伯伯!“少年喊道,这是一天里唯一一个来看他的人,此刻的他又饿又渴又困,看到欧伯伯,哭腔里带着委屈,眼睛里露出一丝惊喜,终于有人来看他了,他以为自己要死在这莎草之中了。

    ”喝下去!“来不及了,官兵已经紧追不舍了,必须尽快离开大燕,不然的话所有希望就破灭了。

    少年看了一眼欧伯伯,接过来,一口喝下。

    又一片鱼鳞飞起。

    一身黑衣的男人抱着一位白衣少年,一飞而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大燕国一片狼烟,危机四伏,倾国之力伤害的是自己家国的百姓!

    ”想儿,父亲就此和你告别,你一定要记住,自己肩负着大燕国百姓社稷的安危,一定醒来,醒来!“烟雾飘散,纵使暗红的血液努力想把青烟聚拢在一起看上去也无能无力了。

    庄寄语看着眼前的一幕,傻了痴了呆了,经历这么多事她始终站在时间的中心,却无法感觉到事物的冷暖。

    ”父亲!“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江岭一下睁开了眼睛,他眼色血红,神色凛冽,像极了烈火中火石一般。

    ”江岭!“欧休洋心里明白了,他不再是江岭,不再是那个心中无忧的男孩子了,从今后,那个天真灿烂满脸微笑的男子不见了,今后,从此刻起,那个十一年前的满是泪水的忧郁孩子回来了,满满的都是悲哀的孩子醒来了。

    ”欧伯伯,我是江岭吗?江岭是谁?蔺如想又是谁,蔺泊是谁?我又是谁?“江岭步步紧逼,咬紧牙关,看着眼前的欧伯伯,他忽然感觉到天地反了过来,一如他的人生。

    ”蔺如想!你终于归来!“欧休洋闭上眼睛,不敢看他眼睛里的愤怒,当初逼他喝下忘忧草也是权宜之计,只想着他可以平安的长大,现在看来忘忧草就是一面双刃剑,给了他安全也伤害了他。

    ”是,蔺如想如今归来,可是江岭呢,你又把江岭置于何地,置于何地!“他江岭的人生难道就此消失,再也不见痕迹了,不,他原本就不是江岭,这个江岭也是凭空出生,凭空消失,他的人生,凭什么来去都不能自己。

    ”想儿,你听我说,当初的忘忧草只是让你好好的长大,今天,让你回来也是逼不得已,你父亲这十一年来在这孤坟中等待了你十一年,你知道吗?当初蔺家三百多口老少男女都在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甚至连管家那嗷嗷待哺的婴孩都没能逃过,你可知道,三百多口人啊!想儿,单单是你蔺氏一家就是三百六十五口,三百六十五口人,每天杀一口还要杀整整一年呢。更别说其他府邸了,简直就是尸首成山,血流成河!”欧休洋摇摇晃晃,最后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做了下来。

    “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父亲那一场和后梁的战争中功高震主了吗?就必须要消失吗?”蔺如想记得父亲说过,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灭,那样悲哀那样无奈!

    “你我心里都明白,何必要在心里扎一刀呢!孩子,你的心里难过,伯伯都知道,都明白。”他何尝不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我的巨星老婆〕〔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最强斗音〕〔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