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黑之下明月在 第60章
    ”不知道,按照先生说的,我只是把令牌放在桌子上就回来了!“庄岩心里也没底,那三个人,让她不敢直视,玉树临风,潇洒帅气,这都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好,既然没有推辞那就有戏。庄岩,你马上去先生那里一趟,就说我明天早朝就要上奏,定州刘总兵也会附奏,让皇上心里明白不是所有的官员都受他的控制让他心里没有把握,就不会轻易启动迷迭香毒性爆发。”庄寄语明白这个皇上的心里,他不过就是想用满朝文武的性命来威胁先生而已。

    欧休洋看着庄岩,心里明白寄语要先发制人,只要这样才能让慕容垂不敢擅自有所举动,不过这个刘总兵怎么会不担心毒发身亡呢,难道真的有不怕死的勇士。

    “寄语了解刘昌岭的底细吗?这个人靠得住吗?这个时候一定要百分百的把握,不能有任何的纰漏!”欧休洋没有时间再来一次十年的等待了,他有限的生命里已经快要到了尽头。

    “应该了解,小姐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而且明月盟的三位爷没有拒绝咱们的令牌,应该可以相信的。”庄岩小心翼翼不敢多说一句话,唯恐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

    “这个刘总兵到底是什么来路,我要去会会他!也许可以救下整个大燕的官员。”欧休洋虽然明白迷迭香的毒性厉害,就算是唐门都解不了也许江湖上有其他的解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从不倚老卖老,谦逊是他与生俱来的习性。

    “呃,不要这样麻烦先生,我去就好了!”庄岩一下子就着急了,先生一去不就露馅了。

    “你去!”欧休洋看着这个小丫头片子,虽然知道她的功夫可以的,但是这朝廷中的事情难道寄语让她插手了。

    “呃,对先生,我去就好了,您这么忙,就别操心这个了!”庄岩心里暗叫着坏了坏了,她可不是先生的对手,先生这双眼看透的事情太多,她这点心事怎么可能会瞒过先生,坏了坏了!

    “庄岩,如果有事就告诉我,不然的话我查出来耽误了大事可不是你这个小丫头可以担负得起的。”欧休洋威威眯起来眼睛,老狐狸可不是白叫的。

    “先生,我······!”庄岩实在不敢说,小姐这边也不是好惹的啊!

    “刘总兵是不是有了解药?”欧休洋差不多可以想到眼前只有两条路,一是刘总兵根本就没有中毒,一个就是有了解药,解药是从何而来,他心里一沉,莫非是寄语这个丫头,转念又一想,不能,不会的,鲛人泪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绝世名贵之物,如果小丫头会送给那个刘总兵,那就是真的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

    “呃!先生,请一定救救小姐,小姐不是故意要把解药送给那个刘总兵的,先生,请不要怪罪小姐!”庄岩跪倒在地,眼泪吧嗒吧嗒就流下,那是一个伤心啊!

    “你说寄语把鲛人泪送给了那个刘总兵!”还真是这样,欧休洋也是不敢相信,这个傻丫头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还真的和蔺家是一个家人。

    “先生,小姐也是没有办法,满朝文武只有一个刘总兵敢于直言,要为了大燕的百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连命都不要了,这让小姐很是佩服,英雄惜英雄,所以小姐才会不忍心的!”庄岩解释着,如果先生可以再找到一滴鲛人泪就好了。

    “所以就把鲛人泪送出去了!”欧休洋岂会不明白寄语的心思。只是这个孩子啊太让他心疼了。

    “没有,只送了一滴!“庄岩赶紧的举了一个手指。

    ”这个孩子!“欧休洋无语,寄语这样他应该说什么,这多年孤苦无依煎熬过来了,如想也回到她的身边,只要改天换地,她的人生就可以重来。

    ”好了,你回去告诉她,我会配合她!“一滴就可以让寄语撑一段时间,欧休洋心疼她又开始心疼如想,这两个孩子啊!

    ”是,先生,呃,先生,能不要小姐知道吗?“庄岩不安的站起来,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哀求着。

    ”我会让人尽全力再找鲛人泪,可是不能保证能不能找到,而且西域那边的人传来消息,说是无法找到现王子行踪的。“欧休洋很是遗憾。

    ”明白了先生!“庄岩躬身感谢,有了先生的话,她就可以抱有希望了。

    欧休洋挥挥手,让庄岩离开,他有事要办。

    庄岩离开苍园后,欧休洋马上行动,一身玄衣,蒙面而立,他要夜闯皇宫,给慕容垂下一剂重药,来配合寄语明天的行动。

    皇宫内,长生殿!

    掌事太监李福端着一碗五福粥,这是皇上最喜欢喝的,不过好久都没有要喝了,今天怎么想起来要喝了,李福心里忐忑不安,好像是事要发生了。

    ”皇上,五福粥好了!“李福小心翼翼的放在皇上面前,看着皇上脸色不好,而且皇上今天的情绪都有些怪怪的。

    ”放在这儿,你下去吧!“慕容垂白手,他现在就像是被逼着在一条看不到阳光的路上奔跑着,凭着直觉狂奔,就算是前面事悬崖,是峭壁,也难以回头了,回头就是万丈深渊!

    ”皇上,您可要保重龙体,奴才这一生什么人都没有了,只有皇上了,皇上可不要吓唬奴才,皇上!“李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叩头如捣蒜,他这个半人活到今天全靠皇上施恩,皇上可要万岁啊!

    ”好了,都多大岁数了还动不动就哭泣,朕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慕容垂一丝苦笑,他这一辈子也是浮浮沉沉,悲喜交加,对谁都没有十分的信任过,只有这个李福,没有一丁点的防备,因为这个家伙就是他身上的一件东西,永远不会背叛他。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污了皇上的眼睛,奴才不哭。“李福赶紧擦干了眼泪,笑着说道。

    ”今夜里谁也不许来这里,朕要一个人安静安静!“慕容垂知道,今夜有贵客要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海神大人在上〕〔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