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 第1090章 夏夏,你做什么呢?!
    在这种沉重压抑的气氛里呆久了,心理状况就很容易出问题。

    雪遥夏还算好的,她承受能力强,但其他人比如叶无涯这样儿的,已经急得抓耳挠腮,跟死到临头的猴子似的。

    “夜慕白,你觉得这些画上有什么机关吗?”

    雪遥夏抬眸,看向始终平静的夜慕白。

    夜慕白微微摇头:“单凭这样看,看不出来。”

    雪遥夏想了想,说:“那要不,我们直接放火把这些画像给烧了,看能不能逼出点东西来。”

    “可以。”

    得了夜慕白赞同,雪遥夏立马来了兴致,挑挑拣拣,决定烧一幅她最看不顺眼的。

    画中女子端坐在椅子上,听一个婆婆训诫。

    这些画像里偶尔也会出现其他人,但都画得很随便,唯有这个女人像是镀了金光一样,足以看出画她的人对她有多上心。

    雪遥夏在皇宫里见过这样的婆婆,她们是专门教后妃礼仪的,诸如面对陛下时要用多大的音量说话,什么时候该笑,什么时候不该笑,这些规矩都必须遵守

    呸,去他的规矩,去他的礼仪。

    雪遥夏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一点。

    制定这些规矩的人,无非是想要享受高高在上的感觉罢了,看着别人在他的控制下,变成一个个循规蹈矩的傀儡真不知这有什么乐趣。

    从这方面来说,夜慕白绝对算是统治者中的一股清流。

    据雪遥夏观察,夜影宫里几乎没有规矩。

    就好比飞影和流影,其实夜慕白从来没要求过他们下跪,这俩人去见夜慕白的时候,都是主动单膝跪下以表忠诚。

    上位者若是有足够的人格魅力,不需要提出任何要求,都能吸引一大堆人追随他,至于那些没有能耐的,就只能通过规矩一类的束缚来增强凝聚力,稳固人心。

    雪遥夏拿出火折子,直接点燃了这幅画像,把端坐的女人和一脸严肃的婆婆都卷进火星里。

    “夏夏,你做什么呢?!”

    叶无涯察觉到雪遥夏的行动,大惊失色。

    这些画,他连碰都不敢碰,生怕里面会有什么古怪,可雪遥夏居然直接拆下来给烧了!

    雪遥夏淡淡凝视着地面的火团:“气味很正常,火焰的颜色也很正常,这幅画上并没有任何问题么”

    可是,当这团火渐渐熄灭,画像化为一堆灰烬后,雪遥夏再抬起头来。

    她发现不正常的地方了。

    方才墙壁上放着这幅画的空位,凭空又出现了另一幅完全相同的画像。

    雪遥夏反而笑了:“怎么,这些画还能跟头发一样,重新长出来?”

    不对,有个地方不同了。

    先前那幅画,画中的训诫婆婆是一脸严肃的看着那贵族小姐。

    如今这幅,训诫婆婆却是怒瞪着画外的雪遥夏,像是随时有可能扑出来吃了她。

    “小兔子,你过来看看。”狂刀突然在不远处出声。

    “这就来。”

    雪遥夏临走前,再瞥了一眼墙上新冒出来的画,拿出匕首在训诫婆婆的眼睛上戳了两个窟窿。

    “呵呵,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