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 第1091章 不开窍的呆子!
    雪遥夏和夜慕白一起朝着狂刀走过去。

    这边剩下银狐一个。

    他看了看墙壁上的画像,被雪遥夏戳了两个窟窿后,并没有再重新长回去。

    蓦地,银狐慢慢勾起了唇角。

    这家伙还挺有趣的。

    好像,名字叫夏司仁?

    的确是吓死人不偿命。

    正常人若是看到画中人在瞪着自己,只怕没吓个半死,也会吓得落荒而逃。

    雪遥夏却跟别人不一样。

    她似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并且,不管前来挑衅的是什么人,哪怕是不明正体的怪物,她也要给它一点颜色看看,让对方知道,她不是好惹的。

    银狐想到了带刺的蔷薇,想到了炸毛的小山猫,但他觉得都不足以形容雪遥夏的性格特征。

    小恶魔吗。

    她身上的邪气,不会比夜影邪君弱。

    难怪夜慕白如此重视她,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银狐不知不觉间对雪遥夏产生了兴趣这恐怕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把目光专注的放在除任务目标以外的人身上。

    银狐跟着走到了狂刀旁边,听他们的对话。

    雪遥夏问:“狂刀老师,你从这幅画看出点什么来了吗?”

    她下意识就觉得,狂刀跟刚才那个秃头男一样,大概只会关注画里的鸽子肥不肥。

    岂料,狂刀却指着画像说:“你刚才不是讲过,这里的画大多透出一股眷恋之情吗?这一幅似乎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雪遥夏没想到狂刀居然也能看出画像中的感情来。

    刮目相看了。

    狂刀神秘的笑笑:“若是他仍眷恋着画中女子,定会每一笔都画得认真细致,但这幅却是画得有点随便了。”

    “是吗?”

    雪遥夏仔细去看。

    这幅画中,是那贵族小姐倚窗而坐的大头像,几缕长发凌乱散落,覆在她的侧脸上,平白添了许多阴影,使得整体看起来气质变阴郁了。

    但笔触依然是精美细致的,兴许他画的就是人家心情不好时候的样子呢。

    雪遥夏回过头来说道:“哪儿画的随便了啊,我怎么没看出来。”

    “啧,小屁孩就是小屁孩,夜慕白,你来看看。”

    狂刀一挥手,稀奇的喊了夜慕白过来。

    夜慕白的手指节抵着下颚,沉默着端详了半晌,星眸中透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确实有所不同了。”

    “啊?哪里有不同了。”

    雪遥夏给他们闹得更糊涂了。

    不对啊,凭什么他们能看出来,她却看不出来。

    要说夜慕白能看出来也就算了,狂刀这个大喇喇的老酒鬼,她的眼力怎会比不上?

    狂刀得意洋洋,一脸“你看,老子说的没错吧”的神情,又招了招手,让莫离也来看看:“怎么样,看出门道来了没?”

    莫离也端详了许久,却是摇了摇头:“没有。”

    雪遥夏总算感到欣慰,她不是一个人,至少还有莫离师兄是跟她一边的。

    狂刀白了莫离一眼:“你也是个不开窍的呆子!”

    这时,叶无涯认真看了看,叫出声来:“我知道哪里画得随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