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 第1562章 医治伤痕
    “清言哥哥,你也变了……当年你连我都不愿收为弟子,可如今,却要把其他女人收入门下?”

    玉萝仙子喃喃自语着。

    她脸上表情平淡,但眉宇间有种高高在上的傲气,显露出她在仙域的尊贵地位。

    “难道只要会炼丹,便能让你另眼相看吗?可我的炼丹术也不差……还是说,你当真避我如同避毒蛇虎豹,宁可接受一个毁容的女人,也不愿意接受我……我的感情对你而言,就是这么沉重的负担吗?”

    玉萝仙子眸中闪烁着复杂的思绪,顷刻后,她终于收起一切幽怨,变回清冷高傲的玉萝仙尊,慢步往外走去。

    “正式收徒的仪式在几天后举行?本座要亲自前去。”

    玉萝仙子轻甩长袖,在大殿最顶端的花椅上坐下。

    ……

    未央宫。

    最近景明和墨清言也不知去忙什么了,自从刚住进来那一天起,雪遥夏就没再见到他们。

    雪遥夏也乐得清闲,她把偌大的药园逛了个遍,果真发现了不少珍稀灵植。

    当初景明对她的叮嘱是:“千万要照顾好那些珍贵的灵植!”

    然鹅,雪遥夏每发现一株她觉得好的灵植,当即毫不犹豫的摘了下来。

    没办法,谁叫她现在是紧急时刻,赶着医好自己的烧伤呢。

    以前在梦渡红尘的时候,她没有修为,很难去采摘珍贵灵植,只能在南云山上找找普通药草。

    天雷留下的伤痕,并不是普通药草就能治好的。

    所以雪遥夏身上的伤才拖了那么久。

    如今住进了未央宫的药园,她所需要的材料应有尽有,根本就不愁医不好身上的烧伤。

    收集好药材后,雪遥夏掏出了太荒万兽鼎,先揭开盖子往里面倒满用薄鱼增强了力量的灵泉水,再把药材放进去熬。

    太荒万兽鼎纳闷了,粗声粗气道:“小丫头,老夫是炼丹鼎,你怎么拿老夫来熬药水?”

    这成何体统,简直太降低它的档次。

    为了守护它作为上古药鼎的尊严,太荒万兽鼎准备把灵泉水和药材全喷出去。

    雪遥夏拍了拍太荒万兽鼎上面的兽首,笑眯眯道:“天雷伤不好治,我必须把能用上的宝器全都用上,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契约药鼎,如果敢反抗我的命令,我就把你当成浴桶,直接进去泡药水澡。”

    “!!!”

    太荒万兽鼎听到雪遥夏居然要用它来泡澡,不由得老脸一红,雕刻在上面的兽首全都变成了血红色,还不断从鼻孔往外喷气。

    不行,在尊严和晚节之间,它还是选择守住自己的晚节吧。

    等药水熬得差不多了,雪遥夏便把太荒万兽鼎里的水倒入浴桶,舒舒服服的躺进去泡澡。

    由于药物的作用,雪遥夏很快就感到伤痕处传来一阵阵的刺痛,好像她已经不是在泡热水澡,而是坐进了一桶针里面。

    除了痛感,从水面袅袅升起的雾气也带着迷失心神的药效。

    雪遥夏趁自己还保有理智,把小白唤了进来:“这一桶药水我可能要泡上好几天,你去外面帮我守着,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