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黑之下明月在 第13章 海内存知己
    ”掌御,刚才有个小孩子送来了一个包裹,说是掌御要的,小的就放在书房了!“管家赶紧过来禀告。

    “好,先放在书房。”不着急,很有可能是那些朝廷命官为了去法源寺而来行贿于她。

    法源寺内,此时已经开始有序准备起来,这次六十年一遇的重大祈福祭天,是大燕国开国以来第一次,朝廷的重视程度应该前无古人才是,可是直到现在,朝廷都还没有任何的表示,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先生,一直到现在朝廷没有任何的动静,是不是朝廷不参与了。”一心趁着给先生送地图的机会提问。

    ”坐观其变,我们没有任何损失,他就不同了,他会患得患失,所以肯定会有所安排,他逃不开自己的心魔。“先生看着手里的地图,这地图是白马寺毕游师傅亲自绘制,是大燕国和周遭邻国最详细的一张地图,仅此一份。

    “知道了,先生!“先生是坊山的灵魂,没有了先生,坊山如同一座雕塑一般,法源寺就像是风中的落叶一般,一心明白先生的苦心,这十一年来,先生身在天涯,心在京城,只是为了心中那一份永不熄灭的火焰,饮冰十年,难冷心中热血,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完成那十一年前的遗憾。

    一心走下金山峰,沿途的山道都已经挂满了祈福经缎,还有附近百姓们自己动手编织的经文,心愿,法源寺,一直以来都是百姓们精神最后的支柱,是苦海彼岸最后的乐土。

    ”一心师傅,刚才有个老叫花子在大门外闹呢,说是咱们法源寺见死不救,说的那些话很难听的!“一心刚走到大殿,就看到一群同门师兄弟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议论什么呢。看到一心回来呼啦一下都围上来了。

    ”老叫花子!“一心不记得周围有什么老叫花子,最多有几个子女不孝的老人家偶尔来寺里套口饭吃,可不至于要乞讨的地步。

    ”是啊!说咱们法源寺欠他的,现在就要还给他!你说说一心师兄,咱们法源寺什么时候欠过人家的!”师兄弟们很是不忿,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啊!

    “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出去看看!”一心想看看到底什么人敢来法源寺闹事。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未走出大门就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像是云霄中飞翔的鸟,又像是草原上飞驰的骏马,怎么听都像是师兄弟嘴巴里的老叫花子。

    “请问刚才是谁在喊叫!”一心看着寺门外躺在地上确实像是个老叫花子的老者,胡子头发都像是沾黏在一起,身上的衣服更是看不到原来的颜色,一水的黑灰色。

    “该来没来不该来的瞎胡闹!”老者眼睛都没睁,满是不耐烦。

    “施主,请问来法源寺有什么要求,看看贫僧能不能帮上施主!”一心没有在意老者话里的嘲讽和不满,法源寺是他生长的地方,也是一心最引以为傲的家。

    ”就凭你也想说些大话!“老者睁开了眼睛,翘起二郎腿,很是不屑。

    ”施主,请问您需要什么?“一心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仇怨,所有的不满不忿不得意都是有缘由的,他是从佛祖脚下长大的,对于世间万物都是心存善意,就算是迎面刺来一刀他也会笑着迎接。

    ”把这个给他!”老者话音未落,一心就感觉眼前一闪,本能的伸手一抓,一个灰色的布包巴掌大小。

    “这是?给谁?还请施主明示!“一心很是疑惑,施主看上去精神正常,说话怎么这样颠三倒四,让人听不明白呢。

    ”给孤心洞的那个老东西,三脚猫技俩还想骗我!“老者仰天长啸,笑老东西的幼稚之举。

    ”这是?“一心不是好奇的人,只是这个东西送给先生总要有个名目。

    ”老东西看了就知道,放心,不是暗器!“冷笑一声,他还没有卑鄙到如此地步。

    ”谢谢施主!“一心转身离开,明知多说无益,他是个通透的人。

    穿山越岭,孤心洞就在眼前!

    “有事!”孤心洞深处传来声音,清凉寒冽。

    “先生,有人送您的!”一心走进洞内,把东西递给先生,转身离开。

    先生打开布包,映入眼帘的是绿色的瓷瓶,很小很小,手指粗细。

    “谢谢!”先生眼睛里激动起来,他想要的终于来了,果然他还在,没有离开。

    打开瓷瓶,从里面掉出来一个卷起来薄如蝉翼的丝织地图,,这和毕游师傅的那张不一样的。

    这一天终于来了,法源寺彩旗招展锣鼓喧天,方圆几十里的鸟儿都飞的无影无踪了。

    整个坊山都沉浸在温暖的阳光中,山青翠树郁葱,泉水淙淙鸟儿鸣,坊山最高处不过八百九十多米高,却像是一个巨人一般守护着坊山的百姓。

    山脚下,香客如织,大户人家的闺秀,中等人家的公子,还有那些一心向善的员外爷,就连那些经常受到法源寺施粥的流浪狗都默默的跟着进来了,莫言禽兽不懂情,一朝命来万物平!

    庄寄语看着路旁的行人百姓,被官兵挡在了外面,她无语,她今天是陪跑的,是陪着礼部尚书蒲剑来祭天祈福的。

    随来的官员都是蒲剑根据皇帝的喜好安排的,这个皇帝从来不隐藏自己喜恶,就算是恶名远扬他也不在乎,反正史书是由他来批阅才可以记载成为传承下去的工具。

    法源寺大门外,早已经清道待扬,准备迎接大燕国开国以来的皇帝陛下。

    法源寺内外,洒水清道,包黄待金,一切都无可挑剔。

    孤心洞内,先生的面色却是肃穆起来,面前的地图上标出的几个地点,眼睛里的光芒却是寒冰一样,事情不像他猜想的那样。

    “欧兄,这世上只有你知我知,再无第三个人知道。”慕容垂眼神决绝,只有成功没有失败,成功了万人之上,失败了万劫不复。

    “慕容贤弟,我欧休洋今生得你知己,赴汤蹈火刀山火海绝不皱眉。”欧休洋双手抱拳,内心激动如万马奔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