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黑之下明月在 第17章 噩梦
    ”什么东西这样沉不住气,男孩子要沉稳内敛,要冷静要大气!“欧休洋长叹一声,这个还在怎么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般,难道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收拾干净,不能啊,雪蟾的能量那是绝世仅有的,不可能再有遗留了。

    “大大,您真是好眼光,知道这里面有宝贝,佩服佩服,真是太厉害了!”江岭就知道大大绝对不会做赔本得买卖,这么大一个院子,而且京城脚下,宣化大街,哪一所院子不是有钱人住着,现在大大忽然眼睛都不眨得就买下来,肯定心里有数滴!

    “打开!”欧休洋看向远方,远处,有一轮明月隐隐升起。

    箱子打开了,珠光宝气映入眼帘,确实是满箱子得珠宝和银子,周围的人都傻眼了,这家伙,发大财了,可以好几处这样的破烂宅子吧。

    “大大,我太崇拜您老人家了,买个破宅子都能发财。”江岭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江岭,你跟我去叶桐的院子。”想起今天这个臭小子那张红的发紫的脸,欧休洋心里一动,他要看一下江岭身上的伤是不是全部清楚了,雪蟾的能力是不是已经全部被激发出来。

    “又咋啦?”江岭很是疑惑,怎么了这是,大大从坊山归来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从前的他可是天下掉银子都不带眨眼的。这好,一会儿一个主意一会儿一个想法的呃,整的他都蒙圈了。

    “一会儿就知道了!”欧休洋一手拎起江岭就大步走出去,以他的功夫,现在的江岭三个都不是对手。

    到了院子里,欧休洋看着江岭泡过的缸里的水已经开始发出暗红色的光芒,看来这个小子身上的毒性还没有完全的消除,雪蟾的能量只能推出浅层的毒素,从前在月牙泉,臭小子的身体可以被泉水里的铁背鱼吞噬一些,现在回到京城,加上气温的突然升高,身体的毒性虽然被雪蟾的寒气压制着,可是一旦压制不住就像是昨夜里那样突然的爆发,这个小子的身体已经到了可以承受的边缘,看来要想个办法激发处雪蟾的全部能量了。

    “你去药铺买这些药,快点!”欧休洋写出一些药方,这是伤寒杂病论里最神秘的一个药方,他只看了一眼,就被药神给毁掉了,这样的药方不能留在世间,药神的话让他记忆犹新。

    “知道了!”江岭聪明,从大大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事情的严重性,他接过药方转身走出了小院子,等江岭回来的时候,缸里的水已经倒掉了,先生重新换上一缸热水。

    “赶紧把抓来的草药都倒进水缸里,快一点!”欧休洋提着一桶热水走出来,看到回来的江岭,赶紧命令道,他算准了时间的。

    江岭赶紧手忙脚乱的把草药都倒进了水缸,看着大大的眼神,他知道该怎么办,于是乖乖的脱掉了衣服,可怜巴巴的看着先生:“大大,我现在可以水煮了吗?”他从来没有违背过大大的命令,就算是刀山油锅他也会跳下去的。

    “放心,煮不烂你的。”欧休洋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臭小子一脸怕怕的样子,真的想给他两脚。

    “知道知道!开玩笑的。”说着说着江岭已经跳进了。

    看着江岭呲牙咧嘴的样子欧休洋一桶水就浇了下去,臭小子,有没有很烫他都试过了,没有那么烫的,还要装出这样子来,真是欠揍。

    水缸里草药已经开始发出了浓重的味道,这些草药的味道比起来水温似乎还要烫一些,江岭感觉身上有很多小虫子在爬一样。

    “怎么,现在好一些吗?”欧休洋看着江岭逐渐发红的脸色,他知道,药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有些烫,有些痒,大大,还有有些头晕。”江岭感觉整个人都像是在云端里飘着一样,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些似曾相识的画面来。

    “那就好,你听话,不要乱动,我就在你身边,要泡上一个时辰才好!”欧休洋搬一张藤椅,坐在水缸边,看着水缸里神色异常的江岭,闭上眼睛。

    “杀无赦!”一匹快马从街头那一边飞驰而来,手里举着圣旨高喊着,一路上人心惶惶,看到飞驰而来的烈马迅速闪出一条路来。

    “难道皇上真要下死手吗?”监斩官一脸灰色看着眼前举着圣旨的传令官,他以为相爷递上去的那信物会有所改变,至少要为蔺家留下一条根。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信物刚递上去就下了一道杀无赦的圣旨,真是意外的让人撞墙。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来吧,给我们一个痛快。”一身囚服的相爷昂着头,一脸不屈的刚烈在湛蓝的天空下显得格外的硬气。

    “对不起了,相爷,小的实在不忍心!”监斩官于心不忍国之栋梁就这样被满门尽斩,要知道,大燕国的蔺泊蔺相爷,那是一个两袖清风,刚直不阿,一心只为天下百姓的清廉好官,只是这世间的事怎么能如人心所料啊!

    “要是真的为了我蔺家,还请监斩官给我一个痛快!”这个相爷的眼睛里竟然有着乞求,一心求死!

    瞬间,西郊的菜市口一片血红,所有的人都不忍心再看,这一门忠烈就这样被一道圣旨满门尽失,大燕国百姓的靠山就此轰然坍塌。

    “啊!”一声惨叫,像是被掐住脖子一般的难过,这声音从水缸里江岭的嘴巴里发出,他脸色已经变得惨败,水缸里得水结了一层霜花,而且发出了难闻得味道。

    “好了,赶紧出来,别感冒了。”欧休洋起身,拿起一条毛巾,直接扔给了刚刚睁开眼睛得江岭,他知道,已经开始了,谁也无法阻挡他前进得脚步。

    “大大,吓死我了,刚刚做了一个恶梦,第一次做了一个梦,还是个噩梦,真是倒霉。”江岭嘟嘟囔囔得说道,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得梦得,怎么刚在水缸里泡一会就睡着了呢,难道大大让他抓药是让他做梦得药,虽然疑惑,可是不敢问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海神大人在上〕〔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