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黑之下明月在 第27章 寒光荒冢
    “你到底在说什么,掌御大人,没事吧你!”江岭头疼欲裂,他被掌御的眼泪给烫的心疼,疼的让他冒汗,疼的让他一个劲的打寒颤,这可是八月的天气,秋老虎肆意的乱窜,他却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是蔺如想,你怎么可以忘记你是蔺如想!”庄寄语不再隐瞒,他要找回所有的记忆,要和他一起并肩担起这些重担。

    “好好,我是蔺如想,我记起来了,我是蔺如想!”江岭干脆就错就错,承认自己是蔺如想,想着这么坚强的掌御大人竟然哭的像个孩子异样,他不忍心了,就权当自己是一会儿蔺如想吧,反正等掌御清醒过来后就会自己清楚自己不是蔺如想的。

    “你真的记起来了,真的吗?”庄寄语梨花带雨般的抬起头,眼睛里的光芒晶晶亮看着江岭,他终于可以想起来那些不堪的过往,即使再不堪也是他的记忆,不能失去的记忆。

    “是的,是的,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说什么都是可以的。”江岭不敢接话,怕接什么话都是错的,只能掌御说什么就承认什么才是正确的。

    她英姿飒爽,峨眉飞扬,偏偏在他这里软弱如小孩子一般,庄寄语也知道自己有些反常,却忍不住柔弱起来。

    “蔺如想,你要记住,你是蔺泊丞相的儿子,是蔺家唯一的血脉,当年为了保住你这性命,可知是用了多少人的命换来的!“庄寄语不管了,反正以后要生死与共,那就福祸共担吧。

    ”我知道,你说的都对,我知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着呢!“江岭答应着,点着头,心里却开始发毛起来,这话不像是胡说八道,不像是不清不楚,她是在脆弱时的胡话吗?

    ”蔺如想,我知道你在疑惑,我知道你想起的事情还不多,让我来告诉你,蔺如想,那一场巫蛊之乱只是他用来杀伐的借口,就是他想除去已己力量的借口。“庄寄语脑海里浮现出那一场血流成海的灾场,那一场不眨眼的屠戮。

    ”掌御,领导,你能不能不要离我太近,热,很热!“江岭满满都是尴尬,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个掌御大人像个小猫样一个劲往怀里钻,真的会失火的。

    ”可是,你一直都离我这么远,你离我太远了,太远了,远的让我抓不到,看不到,你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扛着这十一年,蔺如想,你这个大坏蛋!“庄寄语感觉已经收不住了,刹不住车了。

    ”啊!我离得远吗?不远啊!“再远就要变成一个人了,看看这,怀里得小猫一样,低头看着庄寄语,远吗?

    ”你们俩,看完就保存起来!“欧休洋终于忍不住了,他也不想当一个电灯泡,只是这俩孩子怎么磨磨唧唧没完了,赶紧起来,晚上还有重要得事情要去完成。

    青丘,这是蔺泊曾经最熟悉得地方,他的少年时光就是从这里成长,他的仕途年华就是从这里起点。师傅说过,青丘是蔺泊魂之所在,青丘在,蔺泊就永远不会离开。

    ”大大,您还是赶紧给掌御哦,那个领导,给我的领导号脉,她今天有点不对劲,要不发烧了,要不癔症了。“江岭很是担心,总结下来就是领导生病了,脑子有点不清楚。

    ”你这小子!“这一点实属于蔺泊一样,感情上的事情迟钝的要命,当初和廉家的千金要不是他从中付出粉身碎骨一般的媒人能力,江岭这个小子还不知道在何处遨游呢。

    ”我们去哪儿?“庄寄语迅速恢复了以往的冷静,虽然还牵着手,可是她没打算松开,在先生面前,不需要冷漠待之。

    ”青丘堌堆!“欧休洋知道,这是唯一可以联系蔺泊魂魄的地方,青丘,是蔺泊少年时代最华丽的绽放,是蔺泊对于未来最赤子的渴望,那时的蔺泊未来无限的灿烂,那时的青丘花正香,天正蓝,草正绿,那时的蔺泊勃勃生机。

    青丘也是蔺泊仕途冉冉的地方,蔺泊于老丞相的独生子,肩负着大燕国复兴的冲锋号,肩负着大燕国对于黎民百姓平安喜乐的希望。谁也不曾想到,对于蔺泊,大燕国是他所有的生命。大燕国的皇帝,对于蔺泊却是地狱里的索命阎罗!

    “大大,这天色已晚,要不咱们改天再去。”江岭有些后怕,现在这个掌御大人瞬间又恢复了从前,倒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只能今天去!“欧休洋看着朗月升起,天色渐暗,他知道,时间就要到了,应该去了,蔺泊已经等待了十一年,十二年一个轮回,他马上就要云游混沌重启下一轮的人生了。

    ”走吧!“庄寄语就这么自然牵着江岭的手,并肩走在先生身后,云渺飘飘,青丘的景色很美,青丘的月儿很凉,几乎有了一丝入冬的冷寒。

    “你们要记住,这里不是随时可以停歇的地方,这里是放飞希望的地方,今天带着你们回来,是故地重游,带着那个人的希望!”欧休洋认为有必要说明。

    “是!”庄寄语肃穆答应,她已经习惯,十一年来独自在这条路上寂寞前行。

    江岭却愈加的惶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越来越不像是梦中,更不像是恍惚中的呓语,而且是切切实实的存在。

    一行三人在月光下踏踏而行,不知过了多久,在一座荒冢前停下,荒草萋萋,甚至连墓碑都没有,有的只是悉悉索索的虫鸣声,江岭和庄寄语面面相觑,先生这是来干什么,祭奠古人还是故人?

    “挖开,顺着我的血挖!”欧休洋一扬手,一道寒光闪过,他的食指像是一股喷泉而出,顺着血之流过,一道青光从矮矮的荒冢冒出。

    俩人更加的莫名,这是搞什么,神话吗?

    “用手挖!”欧休洋声音急促,脸色青白,神情肃穆。

    “啊!”俩人惊讶。

    “快!”欧休洋想用脚踹这俩平时机灵鬼此刻木头桩子一样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