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君临都市陈八荒方〕〔我差点杀了嫌疑人〕〔苏晚璃祁慕尘读〕〔穆言昭凤锦溪〕〔陈八荒方静〕〔史上最强医婿〕〔女配苟成修仙界大〕〔重生第一甜偏执墨〕〔我孩子的妈妈是大〕〔白玉燕宋辉〕〔偏执墨少的掌中妻〕〔战神陈八荒 〕〔九零之明姝发家记〕〔摄政王的倾城宠妃〕〔陈八荒方静都市兵〕〔陈八荒方静无弹窗〕〔叶飞袁静〕〔男人三十〕〔陈八荒方静最新章〕〔天家有娇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第1章 师姐重生了
    黑云翻墨未遮山,惊雷却已炸起。

    也不知道又是哪个不被天道所容的要挨雷劈。

    连眠分神为对方默哀一秒钟,随之一整心神,再次催动御剑诀,往师门赶回去。

    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几次催动御剑诀了,每催动一次都在消耗着有限的精力,但她回师门心切,亦管不了这么多。

    三天前,在极北之境历练的连眠不过小眯了片刻,然后被梦境惊醒…

    她做了场很可怕的噩梦。

    梦里,她刚突破金丹中期,却一个不慎落到魔修手上,一身修为尽散,还被活生生炼化成丹药,一缕残魂更是困在炉鼎里备受煎熬,得不到解脱。

    她那芝兰玉树,从来温柔和煦待人的师兄却被诬赖与魔修有染,被冠上害死她的凶手。更被说成是气量狭小,嫉恨资质好的同门后辈,屡屡暗中残害同门的魔头。

    就连她那如明月一般的师尊竟也被奸人师弟蒙蔽,信以为真,失望至极将师兄逐出了宗门。

    被逐出宗门后的师兄更是成了专业背锅侠,各种脏水都能扣到他身上去,最终惨死在了一场针对他的围剿中。

    那是一场鏖战,而最终将师兄斩于剑下的人,却是他们的师弟。亦是一直热衷于扣师兄屎盆子,实则真正嫉恨同门的幕后真凶!

    在这场梦里,她像是个开了天眼的看客,将师弟所有的龌龊尽收眼底。

    气的她五脏六腑全数火辣辣的疼。

    说是心神俱裂也不为过。

    所以,连眠其实是被活活气醒的。

    被梦境惊醒的连眠很快又平静下来。

    只是一场荒诞的梦而已,她师尊可没有收什么小师弟!

    应该没有吧…

    连眠的师尊是当世仅存的唯二大乘后期修士之一,一只脚已踏飞升之士。

    她师尊也不像其他人的师尊,热衷于收徒教导,直到师尊跨入大乘后期,他才收了师兄这位首徒,尔后十年,又收了她。

    收了她后,师尊再没有要继续收徒的意思。

    所以她哪来什么师弟!

    正当连眠为这荒诞梦境发笑时,很快,她又笑不出来了。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当世唯二的大乘后期修士中的另一位,以元神的形态出现在她面前!

    与她的师尊不同,这另一位只差一步就能飞升的,是个魔修。

    被当世奉为魔尊。

    数千年来,这世间也只出过这么一位魔修尊者,要不是修仙正道里有连眠的师尊能与之一抗,牵制着他,这世间恐怕早就乱了。

    那魔尊一双妖冶的桃花眼,本该是多情的眼,却用看一只蝼蚁一般的眼神看着她。

    讥诮地对她说:“好笑?若本尊告诉你,你梦中所见都是真的,你还笑的出来吗?”

    魔尊的话如同一盆冰水,兜头浇下。

    连眠敛尽表情,抿着唇看他。

    因为她坐着,魔尊站着,她还不得不抬起头,才能看清被浓郁血煞气息包围着的魔尊元神。

    当然笑不出来,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让她笑,也笑不出来的那种。

    她才刚结金丹,与面前这位魔尊实力悬殊,他确实能像捏死一只蝼蚁一般捏死她。她都要小命不保,怎么还敢笑呢?

    何况…,这魔尊怎么知道她做了什么梦?

    连眠僵硬着身子看着他,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下一秒,魔尊又说:“本尊本欲令你师兄重归于世,没成想,竟是便宜了你。”

    “……”

    所以呢,需要说声谢谢吗?

    魔尊还说,她那位师弟是天道之子…

    连眠差点没忍住作呕,想起梦中那师弟的各种龌龊,这样货色竟也是天道之子?天道是瞎了狗眼吗?有那样的儿子!那天道岂不是更…

    魔尊像是知晓她在想什么似的,难得和悦了几分面色,赞同道:“没错,天道这狗东西确实更为龌龊。”

    辉辉日光下,凭空降下一道如幼儿臂膀粗的雷电。

    连眠:“!!!”

    雷电来势迅速,直接冲着她…,魔尊而来。

    连眠第一个念头不是躲,而是震惊于天道竟然还会偷听人说话的吗?

    知道讲它坏话,还会当即做出反应,降下雷霆?

    依照这道雷霆的威力,像她这种金丹初期的修士,就算能扛住恐怕也要受个重伤。

    魔尊却一个抬手,直接生猛地将雷霆握于手中。

    等到雷霆消弭,连眠偷偷地咽了口口水。

    梦中被生生炼成丹药的痛楚让她心有余悸,她不想噩梦成真,至少不想自己是这么个死法。

    不知道她千里传音给师尊,师尊几时能收到,赶不赶得及来救她。

    那边,魔尊抵挡了一道雷霆后,面色沉了几分,包围他的血煞气却是稍稍消退了一些,就听他又讥诮的说:“你以为这雷是要劈本尊吗?”

    难道是我?

    “正是你!”

    连眠:……

    “话不多说,天道定是发现本尊倒施逆行,强行令你重返世间之事。你既然重活,必须得变强,至少得叫这天道不敢轻易再降雷劈你。”

    话都这样说了,连眠不得不顺着问:“我该怎么做?”

    “本尊斩开三千小世界的通道,你且先去避避风头。”

    “等你历练回来,消一消身上的气息,应当不必担心这突然降下的雷霆。”

    连眠还想多问两句,但魔尊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下一秒,她便到了一个光怪陆离,闻所未闻的世界。

    ……

    风刮着眼,连眠闭了闭眼,断开了思绪。

    事情发生在三天前,她也已从那所谓的现代世界归来。

    事实上,从她被魔尊毫无预兆的扔进现代世界,到她意识回归,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

    她还是在极北之境,还保持着噩梦醒来后的坐姿,唯一不同的是,没有魔尊的身影。

    朗朗晴天,无风无雨,亦无突如其来的雷霆。

    连眠花了一天的时间坐在原地思考人生,顺便思考魔尊想让她师兄重返人间的意义何在,魔尊又不是什么慈善家。

    直到她突然反应过来,宗门每十年一次的收徒大会,就是在这几日。

    魔尊的话,以及梦里种种真与假,她回师门一看不就知晓了。

    于是她赶忙召唤飞剑,御剑赶回师门。

    连眠回到师门正是时候,收徒大会正进行到最后一步。

    百名候选弟子一一比试切磋,以最终胜负定去留。

    连眠没惊动师门的人,低调的混在了观战的小弟子中。

    刚站定,恰好就听见主持比试的弟子喊话,“下一场比试,由夏侯亭对战方青卓。”

    连眠瞳孔一缩。

    方青卓,没错,梦里她那师弟就是叫这个名。

    很快,被叫号的两人从左右上了擂台,连眠看着右侧那个,震惊几乎淹没她。

    虽然台上站的只是半大少年,但五官错不了,就是他!

    噩梦中的那些事汹涌澎湃,一幕比一幕刺心,连眠倏忽捏紧拳头,心中顿现杀机。

    她一心修炼,从没做过有违天道的事,天道却让她不得好死。眼前这小子心思歹毒,做尽恶事,他却是天道之子,受天道庇佑。

    何其不公!

    还想祸害她师兄!

    随着连眠的杀机浓烈起来,原本晴好的天忽然闷闷的响起雷声,一下子惹得许多人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天。

    怎么回事?突然变天了吗?

    连眠也跟着抬头看向天空。

    天道?

    她又看向擂台上同样好奇的望天的方青卓。

    呵,天道之子!

    杀机没消,反而越浓。

    天上闷雷更甚,肉眼可见聚集起大团黑云。

    “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啊。”

    同门弟子们窃窃私语。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连眠耳畔响起。

    “真是不自量力!凭你现在的实力,怎么抵抗得了天道!”

    “又要耗费本尊的力量!”

    伴随着魔尊带有情绪的话语,连眠的意识蓦然一空。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