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狂妻,大佬宠〕〔一号战尊〕〔一号战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夜锁情,总裁先〕〔一号战尊〕〔重生霸婿〕〔宁雪晴〕〔霍不凡〕〔陈八荒方静〕〔重生佳婿秦飞杨若〕〔都市兵王陈八荒〕〔陈八荒方静〕〔重生的主角叫秦飞〕〔君临都市陈八荒〕〔全能狂少秦飞杨若〕〔武当山签到六十年〕〔蚀骨危情:前妻,〕〔女尊之男神的自我〕〔谢珩温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第2章 辣鸡驸马不要也罢1
    青陌巷底。

    婢女叩开了某座小院的门扉,周芷珊终于得见了自己那位久不归府的驸马。

    只是许多日没见的驸马一见到周芷珊,既不欣喜,也不惶恐,更不寒暄,挂在脸上的只有惊怒交加。

    气急败坏道:“你怎会寻到这里来?谁报给你的消息?你想要做什么?”

    一连三问的同时,驸马姜敬宗急切的放眼往巷子里看,深怕周芷珊身后跟着大队人马。

    幸而巷子里只停了一辆不显眼的马车,光看式样都不是公主府的车马,除了车夫和周芷珊身旁的贴身婢女外,再没有其他不相干的人。

    姜敬宗心下悄然松口气,又觉怒气不消。

    视线转回周芷珊,见她轻咬着樱唇,泛红的双眼直直地凝着自己,姜敬宗心里的厌烦更甚。

    周芷珊一心爱慕姜敬宗,这份爱慕卑微而小心,深怕哪里惹他不快,就像此刻他露出这样表情,周芷珊每每见了都要难受和心慌。

    接了姜敬宗的视线后,周芷珊嗫嚅着唇许久,才低声又可怜的唤了一声:“三郎。”

    万千言语,全心全意,全赋在这一声爱称里。

    然而姜敬宗却像是被毒针扎了一样,跳起脚来。

    拔高声音:“说了不许这么唤我!”

    吼完,姜敬宗的目光往身后的院子里瞥。

    “你到底为什么来?是不是又想做什么!”

    周芷珊被他问的满心仓皇,明明来的一路上做了无数腹稿,结果见了人,却一个字都说不来了。

    不知所措的视线胡乱一扫,随即怔住,瞧见了院里一角露出的那抹纤弱身影。

    周芷珊心口顿时疼的厉害。

    她清楚站在那里的那道身影是谁。

    不只她,满京畿的人怕是都还记得。

    那是姜敬宗的心上人。

    要不是那年姜敬宗高中状元,春风得意打马游街时,被她周芷珊一眼相看上,姜敬宗本该娶的人,是此刻藏身在院里的这位于家姑娘。

    因是如此,自成亲后,姜敬宗从不曾对她亲近,也不曾有过片刻的好脸色。

    待到于家牵连旧事,被问罪,举家发配时,姜敬宗更怨怼她,疑是她从中作梗,道她恶毒。

    不论她之后再如何讨好他,在他面前再如何低微到尘埃里去,他心不悦她,终是白用功。

    现如今,姜敬宗一番用功奔走,终是将于家女安置到这青陌巷底,又与之同居一院,半月多不归府中,而周芷珊得到消息后,满心想的只还是劝他归府。

    怕他流连在外惹了外人闲话,也怕他此举会惹得皇兄更加不快。

    皇兄已经不满姜敬宗许久,但碍着她,才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容忍。

    周芷珊真的很担心哪天皇兄执意发落姜敬宗。

    然而姜敬宗并不这么想,特别是注意到她的视线望向院内后,更是一身暴躁,一番伤人的言辞,毫不留情的张口便来。

    根本不顾周芷珊金枝玉叶的身份。

    周芷珊只觉鼻间酸涩不已,垂下头,不敢再看姜敬宗。

    ……

    -

    “殿下,闻达回府了。”

    刚接收完周芷珊记忆的连眠抬起眼,正好与铜镜里陌生的脸对了个正着。

    随着连眠蹙眉,铜镜里的那张脸也跟着轻蹙起一双峨眉。

    因为不是头一遭了,连眠几乎是立刻适应了新身份。

    也不知道魔尊是按什么标准给她择身体寄居,上回附身的人有一段凄苦过往,这回的也没好到哪儿去。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她暂时也回不去,上一回过完了一生,不知道这回是不是也要过完这位周芷珊的一生。

    好在比起上一回去的现代世界,这次是她熟悉的古色古香。

    “殿下,可要传闻达过来说话?”迟迟得不到回应,旁边的婢女又问一句。

    闻达是驸马姜敬宗身边的小厮,在姜府时就伺候着姜敬宗,这阵子姜敬宗住去青陌巷底,只有闻达跟在旁伺候。

    距离周芷珊亲去青陌巷底找姜敬宗已经过去有三天,姜敬宗丝毫没有要回府的意思,今天他身边的小厮突然回府里来,想来也只能是回来帮姜敬宗取东西。

    连眠没对婢女的提议做出回应,慢条斯理地捧起一把乌发绕着手指把玩。

    顺便理一理记忆。

    她这回附身的人叫周芷珊,是南越国的公主。

    南越国土并不广袤,皇室的人丁也不兴旺,没有常见的争权戏码。

    父母慈爱,兄弟姊妹亲厚和睦,长于这样的无忧环境,周芷珊的性子温和可人。

    这样的周芷珊如果得遇良人,两人举案齐眉,倒也能来段佳话,再不济也能相敬如宾过完一生,可偏偏她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一眼相中了姜敬宗。

    姜敬宗此人吧,说他腹有诗书不假,不然也不能被当今圣上点为状元。人也生的风神秀逸,被人夸做是潘安在世。

    有才又有貌,难免恃才傲物起来。

    顺风顺水的活了小半辈子,对忽然赐婚周芷珊一事,他心里始终堵着口恶气。总觉得自己苦大仇深,皇家拆散他与青梅间的姻缘,自家父母族人强逼他低头,进而左右看周芷珊不顺眼,嫌她是罪魁祸首。

    心不甘情不愿的成亲后,更是时常追忆没能成真的花前月下、山盟海誓,直到他那青梅家牵连进了一桩案子里,全家被问罪,女眷没入官府为官奴婢。姜敬宗得知后,心里的积累苦愁竟然一下子爆发出来,第一时间四下奔走,就只为了救他这娇娇青梅脱离苦海,不至于真的要去做那奴婢。

    经过几月的奔走疏通,费劲心力,人终于是被他摘了出来,安置在了外室。

    一对青梅竹马,时隔许久重又聚首,两个自认被世事作弄的苦命人,倒是越发觉得心意相通。

    青陌巷底的宅子,就这么顺理成章成了两人的爱巢。

    全然不顾及公主府里还有这么一位正室!

    连眠松了手指,绕在指间的长发竞相挣脱束缚,垂落回胸前。

    “彤云。”连眠唤身旁婢女的名字。

    彤云:“殿下。”

    “叫管事的领着人注意点,闻达离开时好好盘查一下。”

    彤云听的一惊,愣愣地问:“殿下,盘查什么?”

    “驸马的东西我不过问,但公主府的东西,不能叫人轻易带出去。”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