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狂妻,大佬宠〕〔一号战尊〕〔一号战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夜锁情,总裁先〕〔一号战尊〕〔重生霸婿〕〔宁雪晴〕〔霍不凡〕〔陈八荒方静〕〔重生佳婿秦飞杨若〕〔都市兵王陈八荒〕〔陈八荒方静〕〔重生的主角叫秦飞〕〔君临都市陈八荒〕〔全能狂少秦飞杨若〕〔武当山签到六十年〕〔蚀骨危情:前妻,〕〔女尊之男神的自我〕〔谢珩温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第3章 辣鸡驸马不要也罢2
    这样的话从周芷珊嘴里说出来,身为贴身婢女,彤云都听愣了,一时间忘记做出该有的反应。

    直到连眠的眼神扫过来,彤云撞上了,这才一个激灵回神,连忙应是,转身急急去找府里的管事。

    等人走后,连眠若无其事的收回眼神,重新望向铜镜里的人。

    她不知道魔尊给她找身体的标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些什么,只一点她很明确,既然她现在已经是周芷珊,那不能白白受人欺负,更不能窝囊的活着。

    想到这,她不由得想到来之前那闷沉连绵的雷声。

    心里又坚定一重,辣鸡天道,待她回去再战!

    -

    彤云重新回到连眠身边时,给她带来了闻达已经离府的消息。

    连眠听后问她:“闻达都带走了什么东西?”

    彤云忙道:“一样都没带走。”

    “哦?”连眠挑了下眉。

    彤云说:“这公主府中的一针一线,都是殿下的,岂能让人带出府去。”

    更何况驸马的物件,哪样不是殿下亲自精挑细选,自从姜敬宗沉溺青陌巷后,陆续让闻达回来收拾了不少东西,眼看这一样样的往青陌巷里搬,这不是伤殿下的心?

    这一来一回,彤云也能理解她家殿下忽然间跟变了个人似的理由。

    换成自己,她也会这样做的。

    虽然不知道彤云误会了什么,但在连眠看来这公主府里的人能用。

    那就好办了。

    连眠没再继续问话,彤云安静地立在一旁,不过视线没停歇的一再打量着连眠。

    连眠没理彤云的打量,甚至在彤云的眼皮子底下不动声色的运行起灵气修行。

    在上一回的小世界里,连眠进行过尝试,虽然她寄居的身体无法修炼,但好在她的魂体可以如常修行。

    确定这一点后,她不敢荒废,更不敢倦怠。

    哪怕只是为了不让梦里自己的死法成真,她也要变强。

    而在彤云眼中,公主殿下又像往常那样发起呆。

    想公主殿下成婚前是那样快乐,如今却变成这样一副忧愁的模样,全都是驸马害的!

    越想,彤云越为周芷珊不值,至于她的异样,彤云也不再去深想。

    -

    闻达两手空空,只带了一身郁闷回到青陌巷底的院子里。

    姜敬宗有职务在身,这个时间正在翰林院里当值。

    院子里只留了于婉儿和伺候她的丫鬟。

    于婉儿正坐在小院一角树下的石凳上,细声和丫鬟说话,看见闻达进来,于婉儿停了话头。

    丫鬟鸳鸯转头看见闻达,先出声打招呼:“闻达,你回来啦。”

    闻达也看见了她俩,打起精神跟于婉儿问了声安好。

    “你这是怎么了?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鸳鸯眼尖的很,一眼看出闻达整个人不对劲,想到他今天应该是回公主府收拾东西,但现在却两手空空,心里隐约有了些猜测。

    想了一想,鸳鸯明知故问,“闻达你不是替爷去公主府取东西了吗?东西取回来了吗?”

    闻达一想到原先公主府的管事家仆们都对自己客客气气,有时候还会阿谀奉承的唤他达小爷,今天却刻意刁难自己,还跟自己动粗,几乎是将他轰出公主府,回来一路上早已憋了一肚子火,现在经鸳鸯一问,不加修饰的将在公主府的遭遇跟倒豆子一样说了出来,其中还添油加醋了几段。

    听完闻达的话,鸳鸯捂着嘴低呼了声,“公主府的人竟敢这么对你?”

    低头又唤声“小姐”,却看见于婉儿半垂着眼,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不过一会儿,于婉儿整个人看起來肉眼可见的忧愁极了。

    鸳鸯看着,又轻呼了声“小姐”。

    于婉儿抬起眼,“他们这是不能对敬宗怎样,所以只能拿闻达出气呢。”

    鸳鸯反应过来,跟着附和:“是这个理没错。”

    闻达也是这样想的,顺着于婉儿的话摆出郁郁的脸色:“爷平时在公主府,真的过的很不顺心。”

    于婉儿心痛的一叹:“要不是有人允许,这些恶仆又岂敢如此欺人。”

    更何况是皇家呢!

    于婉儿由人推己,想到了自家的父母兄妹们,只因皇帝一句话,四散零落,难以团圆,心中伤痛更浓。

    竟然是公主殿下授意的吗?闻达想着周芷珊平日的模样,表示难以置信,但一想到公主府家仆的表现,他又信了。

    他上回回去取东西的时候,他们都还客客气气的呢!

    晚间姜敬宗回来,问及闻达东西时,闻达又将去公主府的遭遇复述了一遍,当中当然也免不了二次添油加醋,外加鸳鸯不时在旁见缝插针,听完后姜敬宗便气的怒火涛涛。

    想发火,但看了看身边的人,只能咬牙切齿道:“仗势欺人,是她会做的事!”

    他不就是周芷珊仗势欺人的典型代表吗?

    越想,姜敬宗一腔怒火更炙,越发觉得周芷珊恶毒不堪。

    “爷,你别动气。是闻达没本事,没能办妥你交代的事。”

    “与你何干!”姜敬宗烦躁的挥手让闻达下去。

    闻达看了看姜敬宗的脸色,余光又看见于婉儿走来,没再说话,安静的退下。

    于婉儿走过来,伸手轻拉了下姜敬宗的衣袖。

    姜敬宗正在气头上,想也没想抽回了自己的衣袖,转头刚想说话,蓦然一愣,一时间忘记要说什么。

    就见于婉儿一双泪雾蒙蒙的眼看着他,神情带着被他抽回衣袖的委屈,“敬宗,是我害了你。”一张口,压抑不住,两滴泪从眼眶跳落而出,那叫一个我见犹怜。

    姜敬宗那些怒气顿时被浇灭,只剩下心疼和怜惜,“跟你有什么关系,分明、分明是我害了你……”

    于婉儿摇摇头,眼眶里聚起的泪水随着她的动作纷纷而落。

    “你不该找我的,更不该将我安置在这里。”

    “胡说!”姜敬宗主动执起她手,用两手包裹住,自责的说:“要不是我,你又怎会从贵女千金沦落到住在这里?”

    于婉儿摇头再摇头,泪水落个不停。

    姜敬宗看在眼里,不由跟着哀戚起来。

    天意为何如此弄人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