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狂妻,大佬宠〕〔一号战尊〕〔一号战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夜锁情,总裁先〕〔一号战尊〕〔重生霸婿〕〔宁雪晴〕〔霍不凡〕〔陈八荒方静〕〔重生佳婿秦飞杨若〕〔都市兵王陈八荒〕〔陈八荒方静〕〔重生的主角叫秦飞〕〔君临都市陈八荒〕〔全能狂少秦飞杨若〕〔武当山签到六十年〕〔蚀骨危情:前妻,〕〔女尊之男神的自我〕〔谢珩温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第6章 辣鸡驸马不要也罢5
    姜敬宗这两天过的不太得劲。

    他感觉,整个翰林院都在无缘无故针对他!

    自从他入翰林院以来,不说四通八达,好歹也是顺风顺水,可这两天呢。

    先是翰林院掌院大人无故挑剔他,当众道他译写的用词不妥,瞎编乱造,更还说他眼界狭隘,叫他在所有人面前大失面子。

    随后向来与他交好的几位同期,也不如往常那样热络,这两天明显对他爱答不理。

    他更是怀疑那几人在偷偷说他坏话,他明明听见了那几人说笑,可等他一露面,那几人立马闭口不谈,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姜敬宗心有疑惑,可又因为向来心傲惯了,不稀罕主动去询问缘由。

    见众人这番小人姿态,只冷着脸,拂袖转身离开。

    这日,负责与翰林院对接的黄门宦臣来翰林院转交差事。

    刚进门,恰好和姜敬宗撞个正着,还不等姜敬宗开口,对方一把阴阳难辨的嗓音先一步阴阳怪气道:“唉哟,驸马爷可长点眼呐,差点儿撞着了咱家。”

    姜敬宗脸上的肉一抽,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他刚刚说什么?谁撞谁?

    宦臣见姜敬宗盯着自己看,抬手一拂衣袖上不存在的尘埃,乖张的一笑:“驸马爷撞伤了咱家事小,耽误了陛下的事,那可不得了。”

    “咱家还有正事,便也不与驸马爷多说道了。”宦臣一整衣袖,昂着头,抬步往里走,擦肩而过时还抛下句,“驸马爷,好自为之呐。”

    姜敬宗不由得转过头,盯着宦臣的背影久久没法回神,直到院里响起其他人同宦臣见礼的声音,他才不敢置信的回过神。

    当下头一个想法,这阉人莫不是得失心疯了?!

    在姜敬宗的记忆里,这阉人哪回见了自己不巴结的跟狗腿一般,曾几何时用这种语气同自己说过话。

    姜敬宗想不透,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一个人。

    还能有谁,定是周芷珊暗地里捣鬼。

    又是纵容府里仆从刁难他身边的小厮,还敢唆使宦臣正面与他冲突,她以为她这样做,他就会回府去同她对峙?哼,天真!

    姜敬宗一想,翰林院这两天的别样,多数也是周芷珊的手笔。

    这个女人,在他面上总一派楚楚小白花的模样,背地里手段多的是。

    姜敬宗自认想通透了一切,不屑的一嗤,抬步踏出了翰林院。

    他这两天心情郁卒,对于婉儿也有些许冷待,于婉儿本就身子娇弱,于家获罪后又没了悉心照料,受了不少邪风,这两天陪着他心情不好,一时间全都爆发出来,虽然小院里有闻达和鸳鸯照拂,但姜敬宗到底惦记着,今天便向掌院告了假,赶着回青陌巷看看情况。

    有了周芷珊的对比,姜敬宗对冷落于婉儿,害她犯病更觉心疼,心里想着回去后一定要好好陪于婉儿说说话,赔个罪。

    至于再次被姜敬宗打上阴险毒妇标签的周芷珊(连眠),人家在公主府里过的,那叫一个作息规律。

    一人独大的公主府里,没有姜敬宗,更有能指挥得了连眠的人,连眠往哪儿一坐都能即刻进入修炼模式,简直顺心顺意的不得了。

    可就在这时候,管事过来通传,姜家夫人求见。

    管事口中的姜家夫人指的便是姜敬宗的母亲了。

    连眠结束修炼,安排道:“请夫人去花厅,茶点招待,我等下过去。”

    在周芷珊的记忆里,她和姜夫人见面次数寥寥,几次见面,都是在宫宴上。回回宫宴人那么多,婆媳两人也不曾多做什么交谈。

    至于姜府其他人,姜敬宗觉得他是被父母族人卖给了周芷珊,是以成婚后,他再也没回去过姜府,就像是跟姜家断绝了关系一样。

    因为周芷珊满心满眼就只姜敬宗,是以他不想回去,她也没有勉强过他,只在逢年过节,或是姜府有事,叫人备了礼送到姜府去。

    说起来,景炎帝赏赐到公主府的东西,许多都让周芷珊以姜敬宗的名义转赠到姜府去了。

    想到这里,连眠不由得为周芷珊叹一声气。

    不是心疼那些送出去的物件,而是心疼周芷珊一番心意。

    在一旁的彤云误会了连眠的叹气,“殿下是在忧心驸马久不回府的事传到了姜府,姜夫人特意来府里询问吗?”

    连眠一愣,奇怪的看着彤云,“当然不是。”

    她为什么要忧心这个?她又没打断姜敬宗的腿,吓得他不敢回府,有什么可忧心的。

    “那殿下为何叹气?”应该还是为了驸马吧。

    连眠看了彤云一眼,没有满足婢女的好奇心。

    -

    花厅里,姜夫人枯坐了许久,想见的人才姗姗而来。

    姜夫人虽占了个婆婆的名头,但南越不提行舅姑之礼,所以姜夫人见到周芷珊还得要行半礼。

    “不必如此见外。”连眠给婢女使眼色,制止了姜夫人行礼。

    连眠重新将姜夫人请入座,随即自己坐到了另一侧,不紧不慢的扫了眼桌上的茶点。

    茶点全都没动过。

    再看正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姜夫人,对方面色不太好,眉宇间有肉眼可见的忧愁。

    姜夫人见连眠看向她,登时眼中热切,偏又脸上欲言又止。

    她这样子,连眠反而不急着做询问了。

    吩咐人重新置换了热茶热点以后,她才开口:“府里茶点不合您的胃口?”

    “不是,怎会。”话虽如此,但姜夫人仍是一动不动。

    连眠淡淡一笑,不置一词。

    姜夫人见她这么淡定,终是忍不住道起了来意。

    “殿下。”姜夫人嘴里苦涩,也坐不住,整个人挪到了座椅边缘,“可否问一问殿下,殿下可知晓今上是因何事发怒姜家?”

    连眠眨了下眼,“这话是从何说起?皇兄发怒姜家?”

    “是。”姜夫人说景炎帝昨天突然将姜大人召进了宫里,好一顿大发雷霆,不但罚了姜大人三月俸禄,还罚了姜大人即日起停职,至于何时结束停罚,也没有明说。

    可问题是,正面感受了景炎帝怒火的姜大人,都不知道景炎帝到底为何事发怒。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