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楚剑秋柳天瑶〕〔顶尖大佬的心尖宠〕〔超级王者〕〔林霄〕〔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方晟朱正阳〕〔日式妖怪居酒屋〕〔快穿之末日奇妙屋〕〔若能情深共白头〕〔科技之开局直播造〕〔开局站在人生巅峰〕〔我真的不会画漫画〕〔盛少偏宠小傻妻〕〔我穿越成了一宗之〕〔华娱之别样人生〕〔沈清辞重生〕〔我真不是谪仙人〕〔神算赘婿〕〔东京城市流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杀之名 第十章:小插曲
    !

    “我说话算话,我把张德交给你,任你处置。”

    胡老无奈道,本以为能收个有潜力的徒弟,但没想到他根本不是小乖的对手,早前说小乖能接他三招就给他一个交代.xgchotel.,为了不在人前失信,虽然丢脸,但他也只能把胖子张德交给小乖任由小乖处置。

    “滚过来!”

    小乖开口,示意让张德到他面前。

    张德顿时如入冰窟,惊恐万状,胡老可是他们那一方出了名的厉害人物,没想到居然不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鬼的对手,求助的目光投向胡老,胡老却置之不理,根本无能为力。

    无奈之下,他只能带着哭腔跪在辇车前,哀求道:“求小姐救救我,救张德一命,张德定生生世世为黄家卖命,做黄家的奴才!”

    “你过去吧,道友眼中并无杀意,估计你冒犯他,他出气一顿也就算了,无需担忧。”

    辇车内传出空灵声音。

    “我……”

    张德自知逃是逃不了的,只能认了,他战战兢兢地一点点挪到小乖面前,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这次若能安稳度过,以后一定痛改前非。

    “扑通……”

    张德重重地给小乖跪下,磕头求饶道:“少侠,啊不,上仙,张德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放小的一马,小的上有老下有小……”

    “你刚刚说那老头一巴掌能把我打回娘胎?.jsshcxx.”小乖面无表情。

    “啊,我……我……是我嘴贱,我嘴贱……”张德头低得更低。

    小乖伸手将张德提起来,啪啪地给了他两巴掌,他用的力道很大,直接将张德打了个两眼直冒星星,牙都掉了好几颗,腮帮子瞬间肿得跟青蛙似的。

    将张德丢到一旁,小乖便打算离去,继续前往落雁城。

    “道友请留步。”辇车内的人唤道。

    “还有事?”小乖显得不耐烦。

    “道友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请问道友要到落雁城所为何事,我家在落雁城还算有些实力,也许能帮你一把,也算是向你赔个不是。”感受到了小乖的敌意,辇车内的人解释道。

    “不用了。”小乖直接拒绝。

    “既然如此,再多问就是我的不是了,我这有一枚令牌请道友收好,将来在落雁城有什么事可以到城郊青蒙山秋元派寻求解决之法,另外,我将一匹龙驹赠予道友,此去落雁城尚有较远路程,有此龙驹也能快些到达。”辇车内依旧语气和善,接下一匹龙驹送给小乖,并传出一枚令牌交由小乖。

    “多谢,告辞。”小乖接过令牌,上了龙驹,转身就走,不再停留。

    待小乖走远,胡老才忍不住问道:“小姐,您怎么把秋元派的仙家令牌给了那小辈?”

    “胡老不必多言,我自有道理,赶路吧!”

    “是。”

    辇车内的人不想过多去说,胡老也不敢多问,只得继续赶车,至于张德,被小乖两个耳光刮得不省人事,胡老继续赶车,不管不问,弃之如履,随意将他扔在了路上。

    “师姐,为什么要把令牌给那小厮?”辇车内,坐着两位女子,其中一位衣着华丽高贵的美丽女子问道。

    另一位一袭素衣,但却也难掩其美貌,闻言,素衣女子并没有直接回答她那衣着华丽的师妹,反而问道:“黄师妹,你看那此人的年纪与我相差几许?天赋如何?”

    黄姓女子不解她这师姐为什么要这么问,但她还是回答道:“师姐今年正值二十芳华,我看那小厮年纪也不大,大抵如此,这个年纪已有如此战力,算得颇有天赋。”

    “并非如此。”素衣女子摇摇头,道:“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但我观其骨龄,此人的年纪不会超过十五。”

    “什么?”黄姓女子大惊,问道:“师姐你确定没有看错。”

    “我能肯定没有看错。”素衣女子很肯定地说道。

    黄姓女子知道她这位师姐天生双目异于常人,她会如此笃定,那绝对八九不离十。

    “我想我知道师姐为什么会把令牌给他了。”黄姓女子呢喃,看着小乖远去的方向久久不语。

    ……

    一个多时辰之后,小乖顺利抵达落雁城外。

    入了城,琳琅满目,繁华似锦的气息扑面而来,对于第一次出大荒的小乖来说,一切都很新奇,但面对接连不断的吆喝声他却不为所动,他知道他的目的并不在此,即使心里再好奇,他也只是多看一眼,摩挲着胸前的迷你匕首一路向前。

    “站住。”

    两个人突然拦住了去路。

    “有事?”看着挡在面前的两人,常人眼中的练家子,小乖不以为意,一概是普通人而已。

    路上的人认出那两人,连忙躲开,都不想和他们沾上关系,想来这些人都是些乡绅恶霸类型的人。

    “这匹龙驹你哪弄来的?”其中一位矮胖青年问道,语气不是很客气,很显然是认出了小乖牵着的这匹龙驹:“你是否为秋元派弟子?”

    “与你无关。”小乖不想多费唇舌,绕过矮胖青年继续向前。

    “有意思,在这落雁城还没几个人敢不把我黄宗峪放在眼里,给我抓住那混蛋,让本少爷好好料理料理他。”矮胖青年眯着细若针缝的双眼说道。

    闻言,那位牛高马大的练家子又一次拦住小乖,将手搭在小乖肩上,作势便要擒拿小乖。

    “这匹龙驹,是我们家府上四宝之一,是我那偏心老爹花了大价钱买来,送给了我妹妹的,这匹龙驹脖子上挂着刻着‘黄’字的金牌就是凭证,你若不是秋元派弟子,想来定是你用手段盗取了龙驹,今日你说与我无关,未免可笑,乖乖交出来,本少爷可以让你少受点皮肉之苦,不然的话……嘿嘿……”

    黄宗峪又走到小乖面前,作了一个摩拳擦掌的动作。

    “滚……”

    不管他是谁,既然怀着恶意,小乖可不惯着。

    “盗取龙驹居然还敢我出言不逊!”黄宗峪闻言顿时怒目圆睁,对着手下护卫吩咐道:“来啊,给我好好收拾收拾这小子,打断他两条胳膊,让他好好体会体会得罪我黄宗峪的下场。”

    将手搭在小乖肩上的护卫突然加大手上的力度,妄图将小乖按倒在地,另外欲抓其手腕。

    护卫一怔,无论使出多大气力都无法撼动,手就像在推一座山,纹丝不动。

     .jxpxxs.;   这小子竟然是高手。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护卫受过胡老指导,在拳脚功夫上算得一方高手,手上力道少说也得有数百斤,如此力道用在一个少年身上竟然不能迫使他哪怕一个皱眉。

    快速抽出袖中匕首,猛的刺向小乖腰间,护卫反应极快,只一瞬,便知不敌,欲行偷袭。

    说时迟那时快,小乖动手,一把扣住护卫握住匕首的手,护卫只觉像是被铁钳夹住,无法动弹,随着“咔”的一声脆响,小乖并将其手臂掰断,刺破皮肤漏出森森白骨。

    殷红鲜血溅到小乖脸上,一拳轰到护卫小腹,直打得他吐血,飞出十数米远,护卫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倒在地上,身体弓成了大虾,豆大汗珠颗颗滴落,脸色煞白,痛苦万状。

    看着平时能以一打十的护卫竟然在这样一个少年手下居然没有还手之力,仅一个照面便被打成重伤,黄宗峪被吓得不轻,连连后退,小乖一个眼神投过来,立马脚软瘫坐在地,止不住发抖。

    “滚……”

    看着这个酒囊饭袋,小乖依旧是这个字。

    “是是是……我滚……这就滚……”

    黄宗峪如蒙大赦,踉跄爬起来就是逃,恨不得多长几条腿,连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护卫都没有管。

    小乖扯下龙驹脖子上的金牌,丢弃到一旁,忘掉这个小插曲,继续向前有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