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骨妖祖〕〔我的天赋是复活〕〔重生之帝君归来〕〔盛世大明〕〔大奉打更人〕〔青莲之巅〕〔丹宫之主〕〔花都最强老板〕〔斗罗之九极斗罗〕〔都市最强赘婿(叶〕〔大明武装采矿船〕〔道士不好惹(又名:〕〔人仙百年〕〔特工狂妃:残王逆〕〔反派天天想和离〕〔女王的意志〕〔最强穿梭万界系统〕〔网游野蛮与文明〕〔逍遥小闲人〕〔团宠大佬的马甲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杀之名 第二十九章:送你上路
    !

    “雷霆战斧,横扫千军……”

     jsshcxx.;巨斧化形,增长百倍,横击一方,气势恢宏。

    古金泉突然发狠,出手就是最强灵技,劈向包围最薄弱的一处,一名御气三重天的女修士,想借此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破恶徒包围。

    “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无数的抢夺,实施恶行,光头头目感知极为敏锐,古金泉刚一出手,他便身形一闪,手中狼牙棒直接应上古金泉的雷霆战斧。

    “海潮澎湃……”

    轰

    狼牙棒与战斧始一碰撞,巨响乍起,劲风呼啸,瞬时便高下立判。

    化形的雷霆战斧节节破碎,古金泉感觉像是以他一人之力对抗了翻涌澎湃的无边海潮,力有所不及,被震得狂吐一大口鲜血,负了暗伤。

    “想行偷袭之事,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呸……”收了灵技,光头头目轻蔑。

    “我老大可是偷袭的行家……”一光头恶徒道。

    “就是,和我比你还……呸,你小子说啥呢,当心我拍死你。”光头头目“嫩点”二字没出口,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怼了手下一句。

    狼牙棒一指古金泉,光头头目道:“大爷我身经百战,偷袭逃跑什么的,你小子想都别想,乖乖扒光身上所有东西,赶紧的,不然直接拍死。”

    古金泉退到小队之中,看到好几人眼神有些闪烁,便道:“兄弟们,这群恶徒决计不会放过我们,反正横竖都是个死,拼了!”

    “对,横竖都是死,拼一拼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有人附和道,众人点头。

    “哈哈哈哈……”闻言所有恶徒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死到临头还想挣扎呢……”

    “真不自量力啊,你们什么实力不知道吗……”

     .whhryl.;  “来来来,来我这试试,准保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

    一时间揶揄声四起,但事实就是如此,古金泉一方不论是修为亦或是人数都无法与恶徒相提并论,想要突围难于登天。

    这时,古金泉小队有人动了,沈拓宇与白铭走到小队前面。

    二人对视一眼,虽然一路上没说过话,但此时却一同迈步向前。

    “先来了两个找死,一个一重天,一个二重天……”

    “让我先来拿个彩头……”一壮硕女修提着流星锤上前,目露凶光,仿佛二人已经是她锤下之魂,御气四重天的修为,她自然不将二人放在眼里。

    壮硕女修与沈拓宇离得近,他便上前,白铭未动。

    “哈哈哈哈……”

    “黄,你让人小瞧了……”

    众恶徒揶揄道。

    壮硕女修黄轻蔑道:“居然不一起上?小小的一重天也敢独自一人与我对峙?你就这么想在黄泉路上起步快点?”

    “聒噪。”沈拓宇有些不耐烦,受死都要多说两句吗?

    “那我就成全你,锤动天地……”闻言,黄抡锤砸下,尽显震山动地之能。

    沈拓宇闪身从黄身旁划过。

    &nbzyxta.sp;轰……

    黄一锤令大地震动,撕开了一道数米长的裂痕,但是,流星锤落地之时,黄壮硕的身体也缓缓倒下,倒下的同时,咽喉处鲜血狂溅。

    沈拓宇指尖滴血滑落,在黄发动攻击,沈拓宇掠过黄的一刹那,手刀穿透黄的咽喉,直接击杀,断了黄生机。

    嘭

    黄应声倒地,鲜血还在流出,全场鸦雀无声,御气三重天就这么死了?死在御气一重天手里?

    只有白铭,在沈拓宇动手的一瞬间,最近感受到了那一瞬的恐怖杀气。

    “这家伙肯定是隐藏了修为。”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一时间,没人敢上前扬言要杀沈拓宇。

    “不过是用了一些小伎俩,让我来摘下这小子的脑袋。”御气四重天的光头独眼修士走出来。

    白铭移步,无他,只因独眼修士与白铭手中握着大剑,同为剑修,必要争高下。

    “嗯?”白铭气息锋锐,锋芒毕露,独眼修士觉得来自白铭的威胁更甚于沈拓宇。

    白铭转身与独眼修士相对,手中锋芒已露一寸,凶光毕露。

    咻

    独眼修士一丝也没有犹豫,双手擎住大剑斜劈而来,罡风炸裂,欲以雷霆之势腰斩敌手,即使对方足足低了他两个境界,但也仍需狮子搏兔全力以赴。

    白光划过。

    一刹那间,众人仿佛置身剑冢,万剑环绕,白铭化身为剑,万剑朝拜,本埋剑以避苍天,如今锋芒露,剑,必屠千里。

    剑,兵中君王,修剑者,王道也,一怒,伏尸百万。

    白铭,谦谦君子,但却以剑修杀技,他是一把凶杀之剑。

    一点寒光,剑已出鞘,白铭身上的无形剑气也随之爆发,手持宝剑,却以身为剑,他即是剑,剑亦是他。

    嚓

    天空陡然电闪雷鸣,白铭立劈而下,短兵相接。

    二人剑中顿时爆发出无尽剑罡,绞杀方圆十米内的一切,十米之外,烈火焚烧,惊雷烈焰,辉映如歌。

    独眼修士发现,在白铭面前,他的剑在颤抖。

    白铭之剑,睥睨天下。

    修士间较量,不能弱势,独眼修士势不如白铭,便用修为压他一头。

    独眼修士突然发力,白铭借力腾出几步,地下,布满了深浅不一的剑痕。

    “你用剑,是侮辱。”惜字如金的白铭,盯着独眼修士,眸光中,杀机涌现,修剑者,竟持剑行凶,白铭,不允许。

    “侮辱?武器,就是用来与敌厮杀的工具,何来侮辱?能让我用,那便是这把剑莫大的荣幸。”独眼修士看了一眼手中大剑,他只是把剑当作行凶工具。

    轰

    白铭袭来,宛若惊鸿,御剑旋律舞动,一条巨龙低吟,突显獠牙。

    当

    一声脆响,独眼修士挡下了白铭击来之剑,揶揄道:“怎么?生气了,哈……”

    独眼修士一剑将白铭击退十数米,又道:“你能奈我何?”

    “是吗,被他,这种极恶之徒持在手中是侮辱吗?”白铭突然看着独眼修士手中剑说道。

    “你是不是傻?”

    “你拿什么杀我?”

    正当独眼修士开口。

    白铭又道:“那我便杀了他。”

    “听我说话啊!”独眼修士突然怒气,一跃而起,立劈而下。

    “断山破岳。”

    “剑屠千里。”

    双剑相对,二人皆使灵技,一剑过后,二人背对而立。

    白铭脸上有一丝血线。

    “送你上路。”

    独眼修士静静站着,怒目圆睁,血丝遍布,手中剑轰然断裂,眼中景色天旋地转,随着断剑,人头落地。

    无头尸体骤然倒下,白铭一挑剑锋,鲜血绽放,挥洒的血,赤红妖艳。

    白铭看着断剑,一语不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