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骨妖祖〕〔我的天赋是复活〕〔重生之帝君归来〕〔盛世大明〕〔大奉打更人〕〔青莲之巅〕〔丹宫之主〕〔花都最强老板〕〔斗罗之九极斗罗〕〔都市最强赘婿(叶〕〔大明武装采矿船〕〔道士不好惹(又名:〕〔人仙百年〕〔特工狂妃:残王逆〕〔反派天天想和离〕〔女王的意志〕〔最强穿梭万界系统〕〔网游野蛮与文明〕〔逍遥小闲人〕〔团宠大佬的马甲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杀之名 第三十三章:保你到金丹
    !

    血色与金色相对的天地,对抗愈演愈烈,哪一方都不处于弱势,也不想处于弱势。

    但是,时间一长,少年额角溢出了一丝冷汗,这么强大磅礴的灵力输出,哪怕他再强也不可能做到毫无影响。

    血色天地,古钟突显漩涡,漩涡中,形成一道越空之门,门内,一道身影缓缓踱步而出,红雾笼罩,一时难以看清其庐山真面目。

    高大挺拔,披风无风自动,一身玄金铠甲,铠甲之上的荒古异兽几欲现形,山河呼啸,冲天而起。

    “小辈,你,很不错!”

    阵阵宏音,如千百万年前启,历经时空洪流,跨越无尽宇宙,不是今时,却到今时,古老,沧桑,威严,霸道。

    掩面的红雾悄悄散去,露出沧桑垂垂老矣却英武不凡的脸,剑眉之中,有一处剑痕。

    “一剑断眉,果然是你,神武圣祖!”

    少年难掩喜意,眼眸中绽放浓浓战火,战意,劈开天际。

    &nxgchotel.bsp;  “你认得我?”

    “自然,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逝,自我修武,难逢一敌,大成之后,当世,无人能敌,即便纵观长青万古,能放手一战之人,不jsshcxx.多,你神武圣祖算得一位,来吧,一战,晚辈,御天辰!”

    御天辰抱拳,很郑重,并毫不保留的绽放所有实力,金光充斥宇宙苍穹。

    “后世有你,当人族之福,你想酣战,老夫亦如此,然,这仅是老夫一缕残念,非你敌手,无法与你酣畅一战……”

    神武圣祖并没有应战。

    “何处能寻到你?”御天辰自知这是神武圣祖的残念,不可能有与他一战的实力,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遭拒绝他也不觉得意外,反倒是想找到真正的神武圣祖。

    神武圣祖只是摇摇头,“莫寻找,寻不到,本尊已逝去多时,缘起缘灭,花开花谢,几度春秋,当世,未来,已无神武圣祖此人,你要失望了。”

    “神武圣祖死了?怎么可能,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神武圣祖会死?绝不可能。”

    御天辰斩钉截铁,并不相信。

    “相信与否,随你。”

    神武圣祖开始消散,弥散天际。

    “没有绝对无敌,世间强者无数,小辈,你,并非无敌……”

    看着消散的神武圣祖,古钟也散去了一切血色,恢复了铃铛大小,御天辰眸中的战意不减反增,不住的喃喃自语。

    “我并非无敌?”

    “五万年来,我寻遍十方宇宙,为何无一人?”

    “到底谁?谁能?”

    “谁能与我一战?”

    “到底谁能与我一战啊?”

    “啊……”

    御天辰不甘,不忿,咆哮着引燃体内无限灵力,打爆了无数星辰,法相天地,一指穿星辰,掌握天地碎,一念之间,乾坤崩塌,寰宇破碎。

    御天辰不想再压制了,五万年,为寻一敌手,踏足无数星域,跨越岁月.zyxta.长河,见识过无数强者,亦结识过无数天骄,但无论对方修为多强,天资多高,到头来皆不配与他一战。

    没有希望,御天辰开始自我放逐,堕落,虽依然找寻,却已没有当初热忱,不再修炼,因为已无敌,再精进也已是徒然,他已是高山之巅,令寰宇仰止。

    终在万年前,御天辰不再找寻,在走过了无数星域,反复再反复之后,不知何时起,他信起了某个灵气开始渐渐稀薄的蓝色星域里两个宗教传播的两个理念,一谓“万法皆有道”,二谓“一切皆有缘”,二者异曲同工,御天辰开始循着自己的“道”,期待自己“缘”。

    御天辰不再找寻,开始游历大千世界,有意无意的观赏森罗万象,品尝所谓世间美味,这期间,他也同样遇到过许多有天赋,有实力的修士,但他皆已不在意,是他之道,非他之缘。

    就在今日,他以为“缘”到了,却不曾想竟只是昙花一现,镜花水月而已,历时五万年来,刚点燃的希望火焰熄灭,让御天辰遏制不住胸中怒火。

    漫天星辰被御天辰打爆,怒火让他失了理智,红了双眼,他恐怖的气息,令苍穹宇宙都为之颤抖。

    “我若非无敌,谁人与我来战……”

    “前辈,有人能与你一战!”沈拓宇大喊道。

    沈拓宇此时被属于古钟的灵力庇佑着,全身缠绕着血红气浪,之前的空间破碎,若非最后时刻祖器古钟分出灵力庇佑着他,他早已随着那空间化作宇宙中的尘埃。

    看到御天辰发狂,沈拓宇赶紧开口,不然,御天辰非得把星河苍穹全给拆了不可。

    “谁?是谁?”

    御天辰闻言,抬手将沈拓宇摄到跟前,将双手搭在他肩膀上问道。

    御天辰何等伟力,沈拓宇感觉快让御天辰给晃散架了。

    “我!”

    “你?小子,你找死!”

    御天辰刚缓和的脸霎时间又狰狞起来,一个小小的御气修士,当我的对手?滑天下之大稽。

    “不不不,前辈我没消遣你,你听我说啊!”沈拓宇赶紧解释:“你如今已是无敌,最强状态自然难寻敌手,那何不压制修为,以同境界与敌手比斗。”

    “同境界,哈哈哈……”御天辰惨笑,“同境界,试过,依旧无敌,依旧无敌啊!”

    “那是你在同境界没遇上我,不然结果未可知。”沈拓宇说道,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大言不惭。

    “笑话,无数天骄同境界皆非我之敌,就凭你一个十四五岁堪堪达到御气境界的小鬼?”御天辰根本不信沈拓宇的鬼话。

    “我的天赋暂且不论,未来能有怎样的成就也未可知,但是,我修境界极限,进境迟缓,根基扎实,同境界难寻敌手,也许我达不到你这个高度,真正修为,我于你蝼蚁不如,但若是同境界较量,胜负难以预料,你有无上道,我有无敌心。”沈拓宇此时也忘了心惊,直接分析起来,和御天辰叫板。

    沈拓宇眸中透出坚定,御天辰神色凝重起来,修境界极限的修士他见过不少,但敢说同境界无敌的除了他,沈拓宇是第一个,这让御天辰突然就欣赏起了眼前这大言不惭的小鬼。

    御天辰一指点在沈拓宇眉心,给他种下一道印记。

    “前辈,你这是……”沈拓宇一惊,这是要给我渡灵力?

    御天辰若是要杀他,不比拐弯抹角,直接抹杀。

    外力提升修为不是正道,这不是要给沈拓宇渡灵力,而是另有用途。

    “你小子空口白话确实有点道理,抛开天赋年纪不说,以你目前修为同境界确实鲜有敌手,我就勉强信你一次,这枚印记可以保你金丹境界前不受到致命威胁。”御天辰说道。

    沈拓宇就是再作死,金丹境界都死不了。

    “为什么要给我这个?”沈拓宇问道。

    “我的修为只能压制到金丹。”御天辰说道。

    沈拓宇秒懂,但心下惊骇翻腾,最低压制到金丹,这位前辈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