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天医〕〔破天录〕〔第五浩劫〕〔都市最强赘婿〕〔猎户出山〕〔大英公务员〕〔孙猴子是我师弟〕〔韩绝苏冰最新章节〕〔苏冰〕〔禁欲总裁,求放过〕〔韩绝苏冰〕〔韩绝苏冰〕〔兵王神医在都市韩〕〔天医战神秦羽夏晓〕〔农家辣娘子〕〔掉马后我A翻全世界〕〔顺手拐个王爷当夫〕〔宋北云〕〔唐时明月宋时关〕〔我是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杀之名 第四十章:兽潮之因
    !

    轰隆隆……

    刚离开枯树没多久,地面上乱石震动,沈拓宇突然警戒起来,他跃上高处,看到远处尘烟四起,数以万计的灵兽向这边不要命似的冲过来。

    “兽潮!”沈拓宇神色一变。

    群山沟壑,茂木丛林,在兽潮之下皆被踏平,扫荡一空,所过之处,死伤无数,鲜血染红了一路。

    沈拓宇一惊,兽潮是一个毁灭性的灾难,而更加恐怖的是这些灵兽的修为居然都在御气,表情上居然如此恐惧,身后似乎有更恐怖的存在穷追不舍,也正是那个存在引发了兽潮。

    沈拓宇赶紧离开,这数以万计的灵兽如潮水般涌来,他修为就是再高也挡不住啊,走为上策。

    “嗯?那是?”

    就在沈拓宇准备抽身远遁,突然发现兽潮前方居然有好几个人影,想必与他一样是古战场碰碰运气来了,但看样子他们已经奔袭了许久,如今已是劳累不堪,将要到了极限。

    一名修士因过于急忙,绊着石块摔倒。

    “救我……”他赶紧呼唤同伴,但他的同伴哪里还顾得上他,都各自保命,逃遁远去,只有一个少女,将手中长鞭远远送到他身前,想拉他一把,救他一命,但他的手还没抓紧长鞭,兽潮已至,“啊……”惨叫声中,摔倒的修士被兽潮无情吞噬,被踩成肉泥。

    少女被吓得花容失色,赶忙向后逃,但她已经疲惫不堪,很快便要被兽潮追上,想起那人的下场,少女眼中泪洒不止,她害怕,害怕就这么死去,她很年轻,不过碧玉年华,二八佳人,便要香消玉殒?

    极限了,我就要死了吗?她在心里问自己。

    兽潮离她已不足百米,转瞬便至,她无力瘫软在地,不再逃,她选择接受“死亡”这个无法更改的结果,不再作垂死挣扎。

    她迷离的眸中已经映现出灵兽硕大无比的兽足,距离近到她都可以看清兽足上的纹路,她猛然闭眼,咫尺之遥,已危在旦夕。

    “苍龙碎岳,力破千钧……”

    吼……

    少女听闻灵兽惨叫,自己并未感到痛苦,似乎没受到伤害,她感觉盈盈一握的腰间陡然一紧,耳边忽然之间劲风呼啸。

    她一睁眼,不禁瞪大了眼眸,兽潮居然被轰出了一个缺口,而此时,她的腰间有一条强有力的手臂在搂着她,正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极速远离兽潮。

    他想看清是谁救了她,转过头,前方呼啸的劲风让她睁不开双眼,她不禁感叹,居然有人能有这样极致的速度,竟能将吞噬万物的兽潮远远抛在脑后。

    狂奔了近半个时辰,一举冲上了一座大无边际哪怕是兽潮也根本无法撼动毁坏的巨蜂,沈拓宇终于停下脚步,将少女放下,活动了一下筋骨,咔咔作响。

    少女睫毛一动,睁开眼睛,警惕的环顾四周,发现在这里已经无法再看到兽潮,脱离了危险,不禁长吁一口气。

    “安全了,你走吧。”沈拓宇说道。

    “前辈,谢谢,凌玥感激不尽!”少女凌玥站起身,对背对着她的沈拓宇鞠了一躬,以示感谢救命之恩,声音轻柔动听如空谷幽兰,宛若夜莺般,似水如歌。

    “谢谢就免了,举手之劳罢了,但是……”沈拓宇转过身,有些嫌弃道:“‘前辈’就算了吧,我不比你年长多少,或许年纪没你大也说不准呢。”

    “前辈说笑了!”凌玥并不相信,只觉沈拓宇可能是某一宗门的老怪物,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容颜永葆并不奇怪。

    “谁跟你说笑了,小爷才十五,差八天十六,懂?”沈拓宇一脸嫌弃得“正经”说道。

    “你才十五?”凌玥观沈拓宇气息内敛,眉宇之间杀气难掩,总不经意间透出来,但他的眼睛却清澈灵动,不像信口开河,所以凌玥有些将信将疑。

    “爱信不信。”沈拓宇说道。

    “你真的只有十五?不到十六?”凌玥又问道,若真是才十五岁就有如此修为,那眼前这“少年”天赋得多高啊?

    “我有必要骗你吗?我们素不相识,骗你于我有什么好处?贪图你的美貌啊,你还不行,太年轻。”沈拓宇摆摆手道。

    “也是。”凌玥点头,随即反应过来,顿时没了客气模样,道:“你不比我年纪还小?小弟弟,老气横秋的,不行,姐姐我那不行了?”

    说着,凌玥大了胆子伸出纤纤玉手摸了摸沈拓宇的脑袋,故意挺了挺初具规模的小白兔,本小姐那不行了?要颜有颜,要身材才有身材,容颜绝美,国色天香好不好?

    对于摸头杀,沈拓宇是很抗拒的,他拍开凌玥的手,转过身耸耸肩道:“瘦的跟我瘦猴哥一样,腰都没我胖墩哥腿粗,胸像是被我飞虎婶的石磨拍过,一马平川,跟竹竿似的,一点都不健美,你说你行?除了模样凑合,你说你哪行?”

    “你……”

    闻言,凌玥气结,我这么一个美女就这样被你说得一无是处,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美”啊?

    一个女性,特别是容颜俏丽的女性,最最不乐意的就是别人质疑她的美貌,凌玥盯着沈拓宇的背影,先前还怀着对沈拓宇的救命之恩,如今已经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一定要证明我自己。凌玥暗自想道。

    沈拓宇不管她,转身看向兽潮那个方向,问道:“是什么原因引发了兽潮?还有,兽潮最后方那一尊庞然大物是怎么回事?”

    提起兽潮,凌玥尚心有余悸,脸上对沈拓宇的“不忿”渐渐消失,口齿轻启,只是怯怯道:“有个剑修在暗夜密林取得了大机缘,故此惊动了沉眠已久的君主夜魔暴猿。”

    “剑修?”沈拓宇喃喃,一番思忖,而后转身问道:“他是不是一袭白衣?冷冷冰冰?”

    提起剑修,沈拓宇笃定那会是白铭。

    “你怎么知道?”凌玥道。

    “自然是认识,他取得了什么大机缘?”沈拓宇问道,竟能让一方统治者从沉眠中醒来,那所有的大机缘定然十分不凡。

    “能惊动夜魔暴猿的,除了那个箱子别无其他。”凌玥说道。

    凌玥口中的箱子,是夜魔暴猿的宝贝,是古战场遗留下来的至宝,使得夜魔暴猿从一只小小的猿猴提升进化成为暗夜密林的绝对君主。

    那个箱子很具有传奇色彩,据说是一位无上强者遗留,机缘巧合之下被夜魔暴猿所得,但沈拓宇却并不知悉,“那个箱子?”

    &.whhryl.nbsp; “怎么你连箱子都没听说过啊?你到底是从哪来的啊,这么传奇神奇的事情居然都没听说过!”凌玥很诧异,居然还有人没听过箱子的故事。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沈拓宇不以为意,而后又饶有兴趣问道:“那个箱子有什么奇特之处,字里行间感觉你对那箱子很是推崇备至,里面有什么?”

    .jsshcxx.“不知道,但能肯定是至宝,据传就是因为箱子里的东西夜魔暴猿才得以崛起,成为暗夜密林的主宰者。”凌玥说道。

    早知道白铭感应进暗夜密林有大机缘,没想到居然是与暗夜密林的君主夺造化,这无疑是虎口拔牙,大凶临至,沈拓宇暗自思忖,但他更想知道的是箱子里究竟有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