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世无双〕〔豪门猎爱:宝贝儿〕〔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穿越之毒妃嫁到〕〔乱世枭雄〕〔武极神话〕〔千金重生:心机总〕〔神医嫡女:太子,〕〔盛总,你老婆又闹〕〔第一婚宠:重生娇〕〔闪婚厚爱:误惹天〕〔于休休的作妖日常〕〔离婚后霸总天天想〕〔空姐的神医保镖〕〔慕少的千亿狂妻〕〔九天剑主〕〔从一只猪开始〕〔我真的不是原创〕〔长街有雪也有你〕〔重启修仙纪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王妃莫得感情 第一章 穿越古朝
    整个京城除了皇宫之外最精致的地方就是当今摄政王居住的府邸了,而府里前两天刚办了一场喜事——摄政王南怀风成亲。

    虽说娶得是丞相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六小姐,但毕竟是太后指婚,也容不得他拒绝。

    “王妃,王爷回来了,请您去正厅用膳。”门外的丫鬟低声喊了一句,她们都有些怕这个看起来年岁并不大的王妃,她周身的气势太过强硬了。

    这些丫鬟刚被派来照顾王府的时候,找了整个王府才知道王妃住在这儿。这卿玉阁是偏僻的院子,她们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王妃会主动搬到这来。

    而且江子渔并不喜欢她们留下,一度要将所有人都撵出去。这些丫鬟跪在地上又哭又求的才让她松了口,不过江子渔还是有怪癖——就是从来不准旁人进她的主卧。下人们也不敢多话,王妃吩咐什么她们照做就是了。

    江子渔闻言默默起身开门出去,她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几天了,渐渐的熟悉了这里的氛围。她原本就是适应力极强的人,对她来说在哪儿生活都不重要,活着才最重要。

    她慢悠悠的走到前厅,和坐在主位的男人视线正好撞在了一起。

    这个男人剑眉星眸,一双桃花眼里藏着数不尽的心思却又都收敛在了深沉之下。棱角分明的脸,像山峰般高挺的鼻梁,看见江子渔之后薄唇轻抿,仿佛心底在思量着什么。

    而南怀风同时也在打量江子渔,江子渔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长相和身高来看都是属于小家碧玉型的,可偏偏眼神里充满了冷漠,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势,把这二者糅合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

    江子渔眼光一扫,就扫到了坐在南怀风身边的女人。她目光凌冽但也转瞬即逝,只一眼便惊得素离的手都一抖,南怀风眸子微动,默不作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素离惊吓之余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她怎么会活着?

    江子渔伸手扯了一把椅子坐了下去,垂眸沉默不语。

    她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江家六小姐,真正的江六小姐已经死了,在她一生中大喜的日子,被面前的素离强行灌了一杯毒酒害死了。

    而她是一缕来自末日的亡魂阴差阳错的在江六小姐身上重生,她靠着随身的药田空间清除了体内的余毒,这才让她成功的活下来。

    “姐姐初来乍到,似乎不太懂规矩呢,之前王爷不在也就罢了,如今见了王爷总该行礼请安吧?”

    素离强忍着心中的不解和诧异,之前她以为江子渔闭门不出是已经死了,因为她撤走了江子渔身边所有的丫鬟,也没敢派人去探探消息便不知道她死活,可眼前她好端端的站在这儿,她不可能不震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难不成那卖药的郎中哄骗了她不成?

    江子渔微微一扫,正好和南怀风的目光相对,她心中思量了片刻,还是起身行了礼。这个南怀风是什么样的人她不清楚,但是她现在寄人篱下,还是不要多得罪他的好。

    南怀风见此眸子中几不可见的沉了一下,对江子渔这个人充满了怀疑,江家六小姐不是最胆小怯懦的么?怎么看着不太像?

    一桌三个人各有所思,只是相比之下江子渔和南怀风要坦然的多,而素离则是更多的坐立不安——江子渔会跟王爷告状么?

    江子渔自顾自的吃着东西,这王府里的吃食还是蛮不错的。

    “王府住的可还习惯?”南怀风忽然开口打破了饭桌上的沉静,江子渔微微抬头,道:“还不错。”

    南怀风嗯了一声没再说话,本就是随口试探试探,按理说她嫁入王府之前,该有人教她规矩才是。

    不多时外面的侍卫喊走了南怀风,正厅内转眼就剩下了江子渔和素离两个人。

    “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素离眼神凶狠的瞪着江子渔,但对面的人不为所动。毕竟对江子渔来说,她这眼神还没丧尸的十分之一骇人。

    “你指毒酒的事?”江子渔眼都不抬反问了回去,可真是将不把人放在眼里体现个淋漓尽致。

    素离心里砰砰跳得厉害,握着的筷子的手使足了劲,阴沉的说道:“我明明亲眼看着你倒地没了气息,你怎么还活着?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法?”

    江子渔心中并不慌张,冷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这话你现在才想起来问不免有些晚了吧?”

    素离并非是现在才想起来问,而是她早就想冲过去好好质问,却被她娘给拦住了。她娘跟她说谋害王妃是大罪,若是让太后知道了,她定要被处置的,到时候便是王爷想要保她都不易。

    所以素离一直处于担心不安的状态中,这也是她为什么不敢派人去打探江子渔消息的原因。王府中的暗处是有不少影卫的,不同于新婚之夜鱼龙混杂,现在的王府可谓是守卫森严,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彻查起来定会查到她身上。

    “饶是你运气好又如何?下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素离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刚刚江子渔并没有告状不是么?即便是她说了,王爷也一定不会偏信她的。

    江子渔对此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冷眼微微扫了一眼素离,报以冷笑起身离开了。这个素离对原身敌意很大,但也是个头脑简单的人,否则也做不出来新婚之夜就敢给新娘子灌毒酒的事,除非是南怀风指使的。那么她要提防的也是南怀风,他才是让人感觉到危险的人。

    素离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虽说如今王爷对江子渔宛如外人一般毫无感情可言,可她毕竟是太后赐婚的正妃,若是想要争宠……岂不名正言顺压她一头?

    江子渔并不知道素离心中所想,她微微垂眸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藤草图案,辛亏这药田空间跟着她一起穿越了,否则她刚活没多久便又要死了。

    江子渔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原身体内还有余毒,而这药田空间不仅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药草,还有自主修复寄主身体的耗损。别说中毒了,就算是只留了一口气,只要这口气吊住了,空间都是可以帮她慢慢恢复的。

    而这空间还附带着两种靠寄主意念操控的武器,都是属于暗器类,其中一个便是她现在手腕上隐藏在衣袖之下的袖弩银丝。只要空间还在,在这个世界活着对她来说不算难事。

    江子渔正在后花园走着,迎面碰上了行色匆匆的南怀风,他眉头紧锁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不过南怀风在看见她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顿下脚步神情淡漠的说道:“前几日有事耽搁了回门的日子,眼下我抽不开身,你自己回去吧。需要备什么礼去库房挑了便是。”

    江子渔垂眸,淡淡的回道:“不必。”

    “这点东西我还是拿得出的。”南怀风以为她是不敢去库房里拿东西,便回了这么一句。

    江子渔皱眉,抬眼看着他:“我不回门,王爷尽管忙就是了,我的事不劳你费心。”

    南怀风看了她一会,随即什么也没说算是默认了江子渔的话,抬脚便走了。

    江子渔隐约还听到南怀风身边的侍卫提到什么卖药的商人,她心中不免一紧。这几日她闲来无事,偷偷出府过好几次,联系了京城的一个药铺,将自己空间里的药卖出了一部分,难道南怀风在找她?京城中是不允许私自贩卖药材么?

    她心中惦记着这事,若是别人发现江六小姐性情大变她还能圆谎,可这贩药的事若是被发现,她很难自圆其说,好在眼下她手中的银钱够用,暂时不出去了也无妨,等风声过去了再说不迟。

    江子渔打定主意这几日老实的待在府中,正好摸一摸府中的路线和眼线所在的位置,方便她以后行事。

    “晨星,派人去查一查江子渔在丞相府的过往,事无巨细。”南怀风原以为江子渔不过是太后送进来的一个眼线,派人多加盯着些就可以了,可今日一见他觉得并非如此。

    江子渔的身上有一种冷漠的戾气,这可不是一个深闺小姐身上会有的气质。

    “属下早就派人打听过,王妃自生母去世后,在丞相府便一直不得宠。丞相事忙无暇顾及,嫡母对她不闻不问,还有庶姐经常欺辱她。整个江府唯有江二少爷对她略有照拂,但也有力所不能及的地方。”晨星是自幼跟在南怀风身边的侍卫,很多事情不等南怀风吩咐他就会提前做好。

    南怀风对此心下有些怀疑,难道是太后早早培养的一颗棋子?不过也有些说不通,这颗棋子杀意太重未免太表面些了,不像是太后的手笔。

    “继续查,不仅要查江子渔和什么人有过来往,便是那个江家二少爷也要查的仔仔细细。”南怀风眼里是一如既往的冷峻深沉。

    “是,属下即刻吩咐人去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