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撒娇福晋最好命〕〔帝世无双〕〔重生医妃〕〔元卿凌〕〔元卿凌楚王免费阅〕〔重生医妃元卿凌免〕〔元卿凌楚王〕〔山野汉子旺夫妻〕〔皇叔宠妃悠着点〕〔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头狼〕〔神君有个小师妹〕〔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归一〕〔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凤求凰之引卿为妻〕〔空间之田园记事〕〔雪狐乾坤录〕〔最强上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王妃莫得感情 第十三章 暗杀不止
    南怀风调度好所有事宜后便回了马车,他挑帘进去发现江子渔有些昏昏沉沉的倚在马车的角落里,脸色煞白的厉害。

    “怎么了?”南怀风径直坐了过去,江子渔这会儿的意识有些模糊,想要开口说话也是说不出来的。

    这是她空间的弊端,在强制修复身体的时候,她的意识根本不受她操控。往日江子渔受伤了都会尽快找个安全无人的角落躲着,因为这段时间的她是毫无反手之力甚至伤得重的话是连意识都没有的。

    江子渔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南怀风神情有些焦急,冲着轩窗外喊了一句:“杏雨,去找御医来。”

    杏雨听出了王爷语气的急切,连忙放下手中的事去找御医,南怀风想要看看她哪里受伤了,一低头才看见她无力垂着的左手,手腕处似乎脱臼了。

    南怀风伸手拉起她的左胳膊,自然瞧见了那手腕上的藤草图案,他心中虽有好奇但此刻也未多想什么。手腕处的刺痛让江子渔下意识的皱眉,南怀风也拧着眉头,低声道:“忍着点。”

    说罢,南怀风便微微用力将脱臼的地方接了回去,他毕竟是个将军处理这种外伤还是很有经验的。江子渔猛地感觉到手腕上痛楚,竟是强行把她的意识从空间处拉了回来。

    “受伤了也不知道说?”南怀风不自觉的埋怨,江子渔微微垂首片刻便将表情调整好,尽管手上很痛但她脸上的淡漠是一丁点也让人瞧不出她是受伤了。

    “我自己可以处理好。”江子渔淡淡的说着,声音中还是透露出一丝的颤抖,但并不明显,若非是南怀风听得仔细,是断然听不出的。

    看着她这幅样子,南怀风心中是真的有些心疼了。一个人,究竟要经历过什么才会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

    “你现在是禁王妃,不需要你什么事都靠你自己。如今到底还是你名义上的夫君,理应对你负责。”南怀风知道她对人的防备心很重,可越是如此他竟越想了解她,越想走到她内心世界中看一看,这个女子究竟是经历了什么。

    江子渔心中有一闪而过的感动,可她最终还是把这份对她来说是异样的情绪压在了心底。南怀风的确是个有担当的人,但却不是她能够依靠的人。

    她最终还是要离开王府要离开京城要离开南怀风这个人,接受一个人的照顾很简单,想要依赖一个人也很容易,可一旦要舍弃的时候,那滋味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心口,久久意难平。

    “不必。”

    疏远又冷漠的语气让南怀风不免有些疑惑,她那感动的眼神他是看见的了,既如此她又为何拒绝?

    “王爷,御医来了。”杏雨在外面低声禀告,南怀风淡淡的嗯了一声,让御医进来了。

    “看看王妃的手腕伤的可严重?”南怀风让了一些地方给御医,老御医也是很有分寸的,对着江子渔说了一句冒犯,而后便检查起江子渔的伤处。

    不多时老御医便转头对南怀风说道:“回王爷,王妃的手腕伤的不轻,短时间内是不能提重物的,需得用药好好调养方不会留下病根。”

    南怀风微微皱眉,看向江子渔:“怎么伤的这么重?”

    江子渔沉默不语,跳崖去救孩子的时候,她用天蚕丝借力才接住了那个孩子,但是她接住了之后一时间忘记收了天蚕丝,导致下坠的力量全都挂在了手腕上。她后来又咬牙扒着岩石,上去的时候还是强撑着用的天蚕丝。

    亏得那个孩子虽受了惊吓但在她怀里一直不乱动,紧紧的抱着她的脖子,给她换手抱他的机会,否则她肯定是上不来的。

    但这些江子渔并不打算说出来,便是说了又能如何?她早就习惯自己一个人撑着伤痛的生活了。

    南怀风见她又恢复到了当初那个冰冷寡言的人,心中升起了一抹无力感。

    “罢了,你先下去吧。”南怀风将所有情绪都压了下去,挥挥袖子让御医退了出去,随即看着江子渔说道:“接下来的路我骑马走,你若是累了便在马车里睡会吧。”

    “嗯。”

    江子渔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南怀风起身便出了马车。南怀风一走,江子渔的空间便又强制的为她医治,使她没时间多想什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的时候,人已经到了皇庄,甚至都在床上歇着了。

    “王妃,您醒了。”杏雨匆匆走了过去,拿着帕子给她擦了擦脸,低声道:“王爷带着百姓们去祭祀了,您先起来喝点汤?”

    江子渔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杏雨忙上前扶着她,嘴里还碎碎念着:“如今您的双手都有伤,事事得仔细些,要做什么吩咐奴婢来做便是了。”

    “这点伤不碍事。”江子渔淡淡的说了一句,杏雨从厅外断了一盅鸡汤来,盛了一小碗跪在床边小心的喂着:“御医都说了您这伤的很重,要好好养呢,御医说的话想来是不会错的,王妃莫不是心疼奴婢吧?”

    杏雨想着法逗着江子渔,倒还真让江子渔勾了笑意:“愈发的会拿话堵我了,汤先放一旁的,我去走走。”

    杏雨应了一声从旁边拿了鞋子,而后将挂在一旁的便装拿在手里等江子渔起身便帮她穿好:“奴婢陪您一起去,眼下时辰还早许是能看到王爷祭祀呢。”

    江子渔看着手腕上绑的细布没有说话,出了屋子便顺着路走,果然看到了祭祀的人群。她站的高,远远的看见南怀风严肃又恭敬的祭拜。

    而南怀风却像是感受她的目光一般,微微侧眸瞥了一眼,四目相对江子渔竟是有些狼狈的移开了眼神。

    “去别处走走吧。”江子渔也不等杏雨接话抬脚便走了起来,这皇庄靠山旁边便是林子,她又往前走了一会儿,便听到林子里面有些细微的动静。

    江子渔反应极快的拉着杏雨躲到了一旁,不多时有两个穿着粗布衣的下人便从林子里钻了出来。

    杏雨以为不过两个下人,刚要动就被江子渔按住了,直到那两个下人走远她才拉着她出去。

    “王妃,有什么问题吗?”杏雨满是不解,江子渔冷眼扫向林子,对着杏雨说道:“你现在回去等我。”

    杏雨摇了摇头,道:“王爷吩咐了要时刻跟着王妃,奴婢不能离开。”

    江子渔看了她一眼,这个时候让她自己回去也不见得就是安全的,便同意带着她一起进了林子。

    “你在这儿等着。”江子渔淡淡的语气中满是不容置疑,然而便是隔着一段距离,杏雨也瞧见了前面躺着两个赤条条的人,她猛地蒙上眼睛可稍后便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江子渔已经走上去确认这两个人已经死亡,转身带着杏雨出去。

    “王妃,刚刚的那两个人……”

    江子渔眸子微微沉了沉,道:“刺客。”

    杏雨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的问道:“那我们要去告诉王爷么?”

    “不用。”江子渔刚要说自己可以解决,却想起自己的手腕现在受伤还未恢复,话锋一转道:“刚刚瞧着祭祀快结束了,你去找南怀风。”

    杏雨没多想,出了林子便往祭祀的方向走去了。江子渔微微看着手腕,心念一动抬脚往刚刚那两个刺客走的方向去了。

    她走了一会儿才发现这条路是自己出来时走的路,也就是说这两个刺客的目标很有可能是自己?

    但是江子渔绕着庄子走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再见到那两个人,她自己也走累了索性坐着歇会儿,可她刚坐下就感受一股逼人的杀意冲她而来。

    她闪身一躲,咚的一声暗器钉在了木桩里,江子渔冷眼看着暗器飞过来的方向,从那里走出两个人——正是她在寻找的刺客。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这银子未免赚的太轻松了。”一个刺客忍不住嘲讽起来,江子渔一言不发的盯着他们,另一个刺客开口道:“听闻禁王妃是有些功夫的,今儿我们哥俩正好讨教讨教。”

    说罢,二人便从袖口里抽出匕首,江子渔盘算着只要不用天蚕丝借力应该不会伤到手腕,便想要召出天蚕丝。

    然而不等她操控意念,这二人已经逼近身前,她忍不住皱眉——好快的速度。

    江子渔有异能傍身速度已经异于常人,但这两个人不落她下风,让她根本无法分心操控天蚕丝。这二人穷追不舍,江子渔见招拆招却有些支撑不住了。

    她眼神一寒,以她的体力必须速战速决。江子渔趁着他们二人出招空隙拉开了距离,孤注一掷的召出袖弩银丝,而这个时候对方的匕首已经刺到了眼前。

    铛。

    江子渔用天蚕丝缠住匕首的一瞬间,另一侧也有暗器打了过来正好将那匕首击飞。

    “晨星流影。”南怀风淡淡的喊了一句,身后两个身影闪出直奔刺客。江子渔收回天蚕丝转身要走,南怀风上前道:“既然已经让杏雨找我了,何必以身犯险?”

    江子渔侧眸看着他,凉丝丝的说道:“我有把握杀了他们。”

    “可我刚刚看你似乎有些勉强。”南怀风毫不犹豫的拆穿她,江子渔冷着脸默不作声,她对这两个刺客的轻功失算是她的问题,可也不至于解决不了他们。

    “别再逞强了,至少在你伤没好的这段时间里。”南怀风缓和了自己的语气,以一种商量的态度看向江子渔。江子渔垂眸思量了一会儿,最终点头应了。

    江子渔微微打量着南怀风,她明明不想接受南怀风的帮助,可偏偏许多次都是他在关键时刻出现,是天意还是他故意为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