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头狼〕〔神君有个小师妹〕〔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归一〕〔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凤求凰之引卿为妻〕〔空间之田园记事〕〔雪狐乾坤录〕〔最强上门女婿〕〔帝国败家子〕〔快穿女配冷静点〕〔江鱼郑萱〕〔帝世无双〕〔豪门猎爱:宝贝儿〕〔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穿越之毒妃嫁到〕〔乱世枭雄〕〔武极神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王妃莫得感情 第十四章 回府
    夜幕垂临,江子渔因为身子不适早早的休息了,南怀风也没有扰她,加了不少侍卫在皇庄附近看守,这次的刺杀明摆着就是冲着江子渔来的,看来太后那头还没有罢手,他也得小心谨慎些才是。

    而这个时辰禁王府内的永春院灯火还明亮着,素离委屈的看着被她传进府的母亲,想着让她给自己出些主意。

    “王爷当真把管家权给了江子渔?”张氏眉头紧锁这对她的女儿来说可不是件好事,随即又问道:“王爷可曾与她同房了?”

    素离不甘的摇着头,嘴里不饶人的说道:“就凭她也配?若没有太后给她撑腰,她能进王府来?”素离冲着外头呸了一口不满的说道:“说不准就是那日进宫太后给王爷施压了,否则王爷怎么会让她管家?王爷向来不理这些琐事的,一律交给晨星打理,哪里会想到这些?”

    张氏附和的点头,劝慰道:“许是如此吧,太后娘家毕竟根基深厚,王爷还没有全完的将朝廷归一,也是有他的苦衷。”

    “可是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难道日后女儿在这王府中只能看她脸色行事?你是没瞧见过她,那不可一世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受宠嫔妃的女儿呢。”素离是有一肚子的埋怨和牢骚压在了肚子里。

    张氏略微思量了片刻,道:“你别急,娘倒是有一个主意。你让人去外面散些消息,便说当今王妃是狐狸精转世,专门来祸国殃民的。百姓们必不会让这种人留在王爷身边的,到时候即便是太后也保不住她。”

    素离怀疑的看向母亲,轻声问道:“这样能行么?”

    “你啊做什么事都太心急。”张氏拍了拍女儿的手,素离不满的反驳道:“哪里是我太心急?那贱人从娘家带回来两个丫鬟,说是丫鬟可我瞧那身段像足了勾栏里的姑娘,她定是要让她们勾引王爷的,万一王爷他……”

    “不过是两个丫鬟你慌什么,王爷掌握朝政三年,那官场上的人为了巴结什么样的绝色美女没送到跟前过?王爷可曾正眼瞧上一眼?你别因小失大,那两个丫鬟也未必就是王妃带回来的,你的精力要全都放在王爷身上,只有你得宠才能跟她抗衡知道吗?”张氏苦口婆心的教导,素离也是不情不愿的应着。

    一直聊到深夜张氏也不打算离开了,就在王府里住上一晚。

    翌日南怀风又独自带着百姓们祭天,而后按照惯例赏赐皇庄附近的农户,随之便带着江子渔启程回府。

    江子渔手上的伤还得养些时日,不过空间已经不会强制为她治疗了。回程的路上南怀风没有坐马车,而是将马车留给了江子渔主仆两个人。

    回程的路要比去的时候省下不少时间,午后便已经进了城。百姓们纷纷回家,而马车也是直接到了王府才停下。

    江子渔从马车上跳出来,素离和她娘张氏已经在门口迎接南怀风了。

    “王爷回来了,路途遥远此行定是受累了,快进府歇歇吧。”素离扭着腰欢喜的迎上前。

    而南怀风则是微微扫了一眼,制止了素离靠近的动作,扶着江子渔往里走。江子渔本是要拒绝,奈何耳边传来了低低的声音:“还是在府外,样子总要做一做的。”

    江子渔默默的翻了个白眼,由着南怀风拉着她进了府。素离咬着唇愤恨的瞪着江子渔,张氏忙上前让她收敛。

    一下台阶江子渔就甩开了南怀风带着杏雨往卿玉阁的方向走,南怀风开口再次喊住了她。

    “给你再调去一个影卫,你若不想挪动,卿玉阁外面便再加一队侍卫守着。”

    江子渔头也未回的抬脚走,潇潇洒洒的回了一句:“随你。”

    南怀风转头对着流影吩咐道:“让子破跟着你去卿玉阁,卿玉阁外的侍卫无事不得入内,王妃的安全便交给你们了。”

    “是,属下知道了。”流影得了话一溜烟的跑去找子破,想着在卿玉阁终于有人可以一直陪他玩了。

    南怀风揉了揉眉心,这才看向素离和张氏:“夫人过来了,可是家中有什么事?”

    张氏笑着应道:“多谢王爷关怀,家中一切安好。倒是离儿派人传了消息说身子不舒服,老身这才前来探望。”

    南怀风将目光移到了素离的身上,今儿她穿的很素,脸色也的确不好便关心道:“怎么病了?”

    “王爷今日事忙已经许多事未曾陪陪妾身了,妾身过于思念王爷这才病了。”素离垂眸咬着唇瞧着很是柔弱,我见犹怜的模样当真是让南怀风心软几分。

    “近日朝中事多的确忽略了你,等忙完便多陪陪你。”南怀风抬脚往里走,素离笑盈盈的抬头,像小女孩般的天真看着南怀风问道:“王爷说的可是真的?不会忽悠妾身吧。”

    南怀风眼中带着几分怜爱,道:“怎会?你身子弱吹不得风,便先和夫人回院中,晚膳我便过去。”

    素离心中止不住的欢喜,不过依旧是低柔的说道:“那妾身便在院中备好饭菜等着王爷来。”

    “嗯。”

    南怀风移步去了书房,素离回去的路上脸上满是得意,张氏也跟着笑:“王爷对你有情,你万万要抓住这次机会。”

    素离欢喜的点头,道:“还是娘教导有方,”素离今日所做所说的都是张氏提前教好的,便是一颦一笑她都在房中练过了无数次。

    这边娘俩儿欢天喜地的回了院子,另一边江子渔也已经到了卿玉阁。

    “王妃姐姐,这位是子破,也是府中的影卫,王爷特意派他来保护您。”流影拉着一位穿着黑衣面色沉稳的少年走到江子渔的面前。

    “参见王妃。”子破的性格和晨星有些像,但没有晨星那般老练,也是话少不爱言语的人,不过功夫不错和江子渔属于一个路子的人,出招必是杀招。是以一般追捕的任务很少需要子破去。

    江子渔微微点头,一路舟车劳顿她精神头有些不足,不过也不愿意继续闷在屋子,眸子一转便对流影招了招手:“去给我搬个梯子来。”

    流影有些疑惑她要梯子做什么,还没等问出口子破便转身出去了。不多时子破扛着一把长梯回来,江子渔倒是有些欣赏他的性格。

    江子渔指挥着子破将梯子架在了屋檐处,而后她便爬着梯子上了屋顶晒太阳去了。

    “杏雨,把装着瓜子的荷包给我丢上来。”江子渔翘着腿侧头磕着瓜子,这清风徐徐阳光正好,往这这么一趟别提多惬意了。

    子破规规矩矩的在卿玉阁外面守着,倒是流影不安分的窜上了屋顶坐在了江子渔的身边:“王妃姐姐,您不会轻功啊?”

    “不会啊。”江子渔之所以看起来会轻功都是因为天蚕丝,只要借着巧劲儿她可以随意的飞檐走壁。但是如今手腕还没好,天蚕丝用不了她只能爬梯子了。

    流影盘着腿一手撑着脸,时不时的偷抓几个瓜子,偶尔找些话聊着。流影自己也知道王妃对他有些不一样,于是试探的问道:“王妃姐姐,我感觉您对王爷都没有这么耐心过。”

    江子渔一愣,她的确对流影有着非同寻常的耐心甚至内心是希望他多在自己身旁逗留的。

    “许是因为你年纪小吧。”她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流影倒也是信了的:“也是,王妃姐姐对孩子都很好。”

    江子渔知道他误会了也没有多解释,她之所以答应南怀风帮他的忙,不仅仅是因为南怀风可靠,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流影。

    流影在她身边的时候,她总觉得是哥哥在陪着她。哪怕流影的性格和哥哥一点都不一样,她心里都会有种藉慰的感觉。

    “唔,好香啊。”流影动了动鼻子,转头看向了王府外不远处的三层酒楼,咽了咽口水道:“这是醉仙楼的招牌菜醉鸭,闻着都这么香。”

    江子渔看他一脸陶醉的样子,眼瞧着都要流口水了心里觉得好笑,坐直了身子问道:“想吃?”

    流影连连点头,随即扁着嘴捂着荷包道:“不过月例银子要花光了,子破那小子最小气,定不会借我银子的。”

    江子渔微微勾唇,起身道:“走,我带你去吃。”

    “真的啊?”流影有些激动,江子渔又从梯子上爬了下去,说道:“我去换身衣裳,你和子破把梯子挪到外墙边等着我。”

    流影欢呼雀跃的跳下去扛梯子,江子渔喊着杏雨一起换了身便装,爬着梯子直接出了府。

    “王爷,王妃出府了,还是翻墙走的。”一个侍卫不敢隐瞒不报,急匆匆的去书房告知了晨星,晨星带着他直接见了王爷。

    南怀风微微皱眉,正在批阅奏折的笔都放了下来,问道:“翻墙?她的手没好怎么翻得墙?”

    “回王爷,是流影和子破二位公子架了梯子让王妃爬梯子出去的。”侍卫心里慌得厉害,这王妃翻墙出去可有损体面,王爷定是要生气的。

    只是没想到南怀风却是松了口气,挥挥手让侍卫下去了。

    “王爷,您不担心?”晨星在一旁研磨,南怀风继续批阅奏折,低沉的说道:“带着流影和子破出不了事,让人将梯子挪出去放着,王妃回来还要用的。”

    晨星不知为何竟感觉有些无语,出门的时候闷闷的说了一句:“万一王妃在外面喜欢上了什么不肯回来呢?”

    南怀风的手再次停了下来,喜欢什么?他倒是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似乎喜欢这个词和江子渔的性格并不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