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大富豪〕〔重生之凡人传〕〔巅峰轨迹〕〔透视神婿〕〔总裁大人,矜持点〕〔平头哥的直播生活〕〔若有情爱〕〔帝后现代起居注〕〔豪门私宠:总裁偶〕〔豪门龙婿〕〔逐梦启航〕〔冲喜王妃训夫记〕〔重生星际之凤九娘〕〔傲娇老公,今晚见〕〔重生拐个好护卫〕〔萌宝计划:爹地追〕〔重生甜妻:权少的〕〔长生女仙医〕〔战神无双〕〔妖女宋姬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妻约:我老婆说得都对 第二十二章玉坠是你偷的
    说罢,左手在她后脑勺处揉了揉,让头发凌乱得像样一些。

    脑袋上轻柔的抚摸让她有些害怕,眨了眨,周以沫开口,“秦少,好了吗?”

    秦少?

    秦叶手上一顿,睫毛压下:“以后喊我老公。”

    水眸睁大:“老……”

    老……老公?

    开什么玩笑?!

    “我们是合法夫妻,这么叫有问题?”秦叶探究的盯着她的眼睛。

    “但是……我尽量适应!”知道解释无效,周以沫干脆不说。还没等到她适应这个亲昵的称呼,房门从外敲响,周以沫不敢乱动,看着秦叶。

    “去床上。”

    他轻声命令道,随后解开浴袍,沟壑分明的腹肌令得周以沫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

    没敢继续多看一眼,她立刻起身将沙发上的被子塞进柜子里。而后往床边跑去,坐在床铺中央佯装整理衣裳。

    一切就绪,秦叶打开门,以身体半遮住周以沫,淡淡地问,“你来干什么?”

    门外的人往屋内打量的同时,周以沫也往门外看去,只看见半个身体和半张白娇的脸,她手里好像还端着东西。

    白娇瞥了眼床上“惊慌失措”地整理的周以沫,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唇,随后收起视线,笑眯眯的对秦叶说,“小叶,你们晚上没吃东西,我让阿姨给你们做了些夜宵。”

    “不需要!”秦叶冷冷的说了三个字之后,将她给推了出去,而后‘啪’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了。

    周以沫赶忙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跑到柜子里将自己的被子拿出来铺到沙发上。

    经过这次突袭之后,他们应该不会再来了吧。正好自己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最近发生在周以沫身上的事太多了,她真的很累,是身心疲惫的那种。

    所以,躺在沙发上没有多久就睡着了。

    这一觉她睡的很沉,一直睡到早上6点钟。她是被李思思的电话给吵醒的,见秦叶在睡,她赶忙拿着电话下楼去了花园。

    秦家可不比一般的人家,而且她也不知道李思思找她所为何事,还是避讳一些要好。

    在花园,她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通了电话,“思思,怎么这么早?”

    “周以沫,你太过分了!”李思思一听到周以沫的声音就炸毛了,“说好昨晚见的,给你打电话不回,发信息也不理,我差点报警了我。”

    李思思很辛苦才约到蒋文轩的,结果周以沫这丫头却放了她的鸽子,她越想越生气。

    完了,自己竟然将李思思的约会给忘了。李思思一提醒,周以沫这才想起来,“思思,实在抱歉,昨天发生了些事情,我将手机给关了早上才开机。”

    周以沫连连道歉,昨天她只顾应付秦家的这些人了,完全将李思思说的

    事丢到太平洋了。

    “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哼哼!”李思思一点都不是吓唬她的,这次是真生气了。

    她倒要看看,什么样的理由能大过自己的前途。

    “思思,昨天我见家长了。”原本周以沫是打算见面跟李思思细谈的,这不是昨天晚上她没来得及出秦家么。

    所以,她只好先在电话里跟李思思透露些,省的这丫头生气。

    “你见……谁来着?”李思思惊的一下子跳了起来,“该不是锡明洋的父母吧?他妈终于被他给说服了?”

    周以沫很少跟异性,交往,她身边的比较熟悉的男士,除了她的同事之外,也就锡明洋了。

    而且锡明洋是真心喜欢她,这次学成归来,跟她表白也不稀奇。

    要说锡明洋的人品学识外形都没话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是个大孝子,什么事情都要问过他的母亲。

    之前锡明洋的母亲都那么对待周以沫了,李思思害怕周以沫吃亏,为她捏着把汗。

    “姐姐,你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周以沫笑了笑。

    自从锡明洋出国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就连他这次回来,周以沫也是听李思思说的好吧。

    “不是他,还有谁?沫沫,难不成你背着我交了神秘男友?”李思思在电话里面就嚷嚷起来,“沫沫,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大的事既然瞒着我?”

    “我有没有神秘男友你还不知道?这事有些复杂,等会我们见面,我们面谈吧。”跟秦叶的事,可不是三言两语都能说清楚的,而且这在秦家,隔墙有耳,还是小心为妙。

    “听你这口气,这故事还有些曲折?我越来越好奇了,不如你现在过来找我吧。”李思思一刻都等不了了,想马上就知道。

    “我……”

    周以沫刚想说自己还要上班,下班后见的。秦家的一个佣人匆匆忙忙的走过来,“大少奶奶,老太爷请你去客厅。”

    “好的,我这就去。”周以沫答道,看着佣人走了之后,她才跟李思思说,“我现在还有事,一会联系你。”

    说完,不等李思思回答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老太爷找她,周以沫可不敢大意。老爷子在秦家那可是至高无上的,得罪了他,就连秦叶也保不了她。

    周以沫没敢怠慢,赶忙向大厅走去。

    站在玻璃门外,透过干净得几乎看不见的玻璃门,她看见秦家五口都在客厅,秦青林跟白娇位置不变,周以倩则坐在白娇的身旁,靠着她嘟唇说什么,秦风始终靠在沙发上,仿若局外人般。

    秦叶则独自坐在下位的沙发上,冷目无焦点地落在茶几上。

    老爷子则坐在正中间,手中端着个茶碗。

    气氛不太对劲。

    保姆

    推开门,周以沫便收起视线走了进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一进门,除了秦叶以外,几双眼睛齐刷刷地向她投来,周以沫倒也心大,像是没有察觉到般,兀自走到秦叶身边。

    随后一如第一次见面般客气平静地打招呼:“爷爷、伯父……好!”

    原本周以沫想跟白娇也打招呼的,只是不知道怎么称呼她,也就放弃了。

    不过,她发现秦叶有些怪怪的,按照他昨天的表现,原以为他看她过来会往旁边挪挪,让她一块坐,殊不知今天秦叶跟变了个人似的,完全没有要演好丈夫身份的意思,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也没有看她一眼。

    五个人都坐在沙发上,独独她一个人站在边上,略显尴尬。

    这秦叶哪根神经不对劲?

    难道出大事了?

    几个人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最后是秦青林先打破僵局,看着站在边上的周以沫,用质问的语气问:“周以沫,接下来我问你的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知道了吗?”

    口吻一如警察局里审问犯人般严肃和高高在上。

    周以沫点头,双眸没有闪躲地和他对视。

    秦青林又问:“爷爷的玉坠,是不是你给偷了?”

    在这里秦青林用的是“偷”的字眼,而不是婉转地问她有没有见过爷爷的玉坠,或者是在不在她那里。

    只一个字眼,足以看出秦青林心底里有多看不上这个儿媳妇,虽是疑问句,但他的语气,俨然已经在心中下了定论,只等周以沫点头,就能宣判刑罚。

    “沫沫。那个玉坠是你奶奶生前最爱之物,自从她老人家去世之后,爷爷就想玉坠戴在身边睹物思人,看到玉坠就像见到奶奶一样。玉坠可以说是爷爷的命、根子,你要是拿了,快还给爷爷吧。”白娇站起来走到周以沫的身边,拉起她的手,跟她好言商量,“要不这样,只要你将玉坠还给爷爷,我给你买一套首饰如何?”

    “我……”周以沫瞥向秦叶,他好似才回过神般,稍微抬头,目光如炬地望着她,冷目内是同样的质问。

    就在昨天,周以沫以为秦叶和她是同一条船上的,然而现在,她才看清楚,秦叶到底是姓秦的,她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又如何?不过是他随随便便找回来当挡箭牌的人罢了,无足轻重甚至换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当发生事情的时候,他不会帮她,甚至和秦家人一起怀疑她这个外人。

    到底还是得靠自己,周以沫感慨,在心里嘘唏不已。

    久久没有听到周以沫的回答,周以倩不耐烦地催促道:“周以沫,爸妈跟你说话呢,你是不是偷了爷爷的玉坠?是的话赶紧拿出来,省的一会搜出来,面子上不好看。”

    周以沫盯着周以倩看了一

    会,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低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锦囊,放在茶几上。

    平静如水地说,“爷爷的东西真的在我这。”

    周以倩赶忙过去打开小锦囊,将玉坠倒在自己的手中,而后小心翼翼的来到老爷子的面前,将手伸到他的眼前,“爷爷,您看,这是不是您丢失的那个?”

    老爷子拿过来,在眼前晃了晃,点头,“就是这个,你奶奶生前最喜欢这个玉坠了。”

    老爷子用手抚摸着玉坠,抬头看着周以沫,目光相当的严肃。

    白娇后退几步,又坐回到秦青林的身边,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整个客厅瞬间变的异常的安静。

    通透的玉石折射着光芒,映入秦叶眼帘,如冰的冷目往上移,不辨悲喜地看着周以沫,仿佛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