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御众生 第七十八章 前往冰火谷
    “不行,最多只能接一个天阶任务。”

    供事堂长老一口否决,他之所以在此审核就是为了防止有些弟子不自量力的乱接任务,一个天阶任务已经极难完成,何况是同时接下三个天阶任务。

    “我是异灵院的弟子。”

    易潇拿出异灵院的令牌,只要是不违反学院规定的事,学院都会在最大程度上给予异灵院的弟子方便。

    “异灵院的弟子?”供事堂长老拿过令牌仔细察看这才确定了易潇的身份,“异灵院的弟子就更不行了。”

    “什么?”易潇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令牌怎么不管用了。

    “少废话,就一个天阶任务,你爱接不接。”

    供事堂长老揪着胡子,无论易潇怎么说都不肯同意。笑话,异灵院的弟子本来就少,要是死了损失可就大了。

    易潇费尽口舌,这老头依然是固执己见,怎么都不可能答应,偏偏又拿这老头没什么办法,着实有些无奈。

    “我告诉你,不到灵王境根本允许接天阶任务,要不然就是整个团队来接,老夫让你接一个天阶任务已经很宽容了。”

    供事堂的长老老气横秋道,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忽然被一道后方传来的声音打断。

    “老芋头,你就让他接吧。”

    声音很熟悉,易潇回头一看,果然是异灵院的院长风老头。

    “靠,风老头,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准喊我老芋头,这小子可是你们院的弟子。”老芋头一脸郁闷,就因为他姓于被这老家伙叫了一辈子的老芋头。

    风老头毫不在乎的一挥手,淡淡道:“放心吧,他自由分寸。”

    老芋头动了动唇角,继而一声长叹,也不废话,大笔一挥,直接批准了易潇的三个天阶任务申请,嘀咕道:“到时候出了事,你可不要怨我。”

    易潇倒是没想到风老头会帮自己说话:“风老头,多谢了啊。”

    风老头一吹胡子,瞪眼道:“还不快滚,看见你我就来气!”

    易潇也不在意,径直离开,反正任务已经到手,犯不着和这老头计较。

    等到易潇走了老远,老芋头才缓缓开口道:“你真放心他一个人去,要是再像之前……”

    风老头神色沉重,眉间聚着一股哀愁,即便过去这么久他依然难以释怀,看着易潇的背影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那个背影。

    “路是自己选的……”

    本想走的时候通知一下苏小萱和林清月她们,但易潇并没有发现她们的身影,应该也是去去做任务了,不然光凭每个月发的那点灵点怎么也不够用。

    出了星罗学院的大门,易潇心情大好,有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感觉。王都热闹繁华,各种商品鳞次栉比,有好多易潇都没见过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说起来,来王都三个月一直待在学院里,还真没有在王都中好好逛过,这次做完任务倒是可以约一约苏小萱和林清月她们一起逛逛王都。

    “烈焰魔猿的踪迹倒是好寻,玄寒冰魄果和冰焰玄皇芝就比较难寻了,唯一有可能同时存在的只可能是冰火谷……”

    出发之前易潇就仔细查看了白泽图,距离他最近最有可能完成任务的地方就是冰火谷,位于星罗帝国的东北边境。

    易潇当初被柳依依抓到的北部冰原的东方就是冰火谷的所在之地,只不过这个地方虽然很奇异,但名气不大鲜有人知。若不是看了白泽图,易潇也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此番路途遥远,跑过去自然不现实,易潇准备买一头灵驹代步。

    “要是我也有一头独角兽,估计十天就能赶到冰火谷。”易潇想起用八头独角兽抬轿的夏岚,暗自腹诽:败家娘们。

    易潇正要去挑选一头好灵驹,意外的撞见一个熟人。

    “易潇?”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他。

    “姬千手,我刚要去买灵驹,你就正好给我送过来了。”

    易潇笑呵呵的走到姬千手身旁,从呆住的姬千手手中牵过灵驹的缰绳,这头灵驹毛发光亮,蹄间有气流环绕,显然是头上好的灵驹。

    可怜姬千手刚到手的灵驹转眼间就到了易潇手里。

    “老大,你不能这么玩啊……”

    姬千手苦着脸道:“这可是罕见的风属性灵驹,比寻常灵驹的速度快了一倍,我可是好不容易才……”

    “如此甚好,我正好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易潇面露喜色,这头风灵驹虽然比不上夏岚的独角兽,半个月的时间赶到冰火谷也足够了,寻常的灵驹估计得花上一个月的时间。

    “可是我也要去很远的地方啊!”

    姬千手无语道,他刚接了个任务,要是没有这头风灵驹,铁定完成不了任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给易潇。

    “得了吧,反正你也是偷的。”

    易潇翻身骑上灵驹:“难不成你还想在王都裸奔不成?”

    姬千手:“……”一张黑脸气得更黑,他这小身板再挨上易潇一顿打估计就废了。

    易潇骑着灵驹离开,走了好远才传出一句话。

    “姬千手,只要你姐一天不把戒指还我,我见你一次就抢你一次。”

    直到易潇走了好远,姬千手才忍不住破口大骂:“妈的,真当老子好欺负不成。”反正这头风灵驹也是他偷来的,偷来的?

    呵呵,易潇,你可别怪本大爷阴你,抢了本大爷了东西就想走?没那么容易!

    王都的街道上,一个宛如冰雪一般的姑娘,引来无数人的目光,绝美的脸蛋,精致的五官,连头发都是雪一样的莹白,叫人疑是雪中精灵,柳眉下的是一双淡漠的银色瞳孔,深处是无情的冰冷。她的附近气温都降低了几分,无人敢靠近。

    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人在她眼皮底下偷了她的灵驹。

    白雪姬眉间如聚霜雪,冰冷的目光扫向四周,无一人敢与她对视,刚来到王都就丢了陪伴已久的灵驹让一向冰心的她异常烦躁。

    “这位小姑娘莫非是丢了灵驹不成,老朽刚才从城北过来见一少年,他骑的灵驹的配饰与你的服饰倒有几分相似。”

    白雪姬余光扫向那名老者,很普通的老人,连修灵者都不是。之前并没有见过这名老者,他怎么知道自己丢了灵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白光一闪而过,只留下几片雪花在空中摇曳,那绝美的白衣女子已经没了踪影。

    见这白衣女子飞走,老者枯槁的脸上透着一丝狡黠,以他姬家的能耐变换一下相貌,改变一下气息不过是小菜一碟。

    “易潇,这下看你怎么办。”

    能够凌空而行,最少也是灵王境的强者,这下易潇不死也要脱层皮,想到此处姬千手忍不住大笑出声。

    “卧槽,这老头笑得真猥琐。”

    “老色鬼,肯定在想哪家的小姑娘了。”

    “揍他,揍他,别让这个死老头祸害了人家小姑娘!”

    周围的人一哄而上,对着姬千手拳打脚踢,就这死老头也配跟刚才的仙女说话,揍死他。

    姬千手:“哎?住手,别打脸,别打脸啊!”

    ……

    “风灵驹果然就是不一样,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易潇感慨道,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神清气爽,灵觉一动,忽然察觉到后方似乎有人追了上来,看不太清,应该不是来追他的。

    跟他有仇的就那么几个,明显不是这股气息,但这股气息分明是在向着他迅速接近,总不可能是刚好路过吧。

    “不管怎样,先避开再说。”

    易潇用力一拍,风灵驹全速奔跑之下当真如一道疾风,远远的将那股气息落在身后,再过一段距离,那股气息已经消失不见。

    白雪姬停滞在空中,黛眉微蹙,倒不是她灵力不足以支撑飞行,没想到在这个地方都能遇见她,看来师傅说的没错,她们果然也得到了消息。

    “呦,这不是我们不染凡尘的雪姬公主么,怎么会到这个小地方来?”

    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女子停在了白雪姬的对面,身材玲珑浮凸,胸前两团夸张的隆起,高翘挺拔,纤腰盈盈不堪一握,没有半点赘肉,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给人无限遐想。

    精致的面容和白雪姬不相上下,一颦一笑都带这无尽的诱惑,配上火辣的身段,美艳不可方物,艳绝人寰,妖媚至极。

    如果说白雪姬是纯洁的天使,那她便是勾魂的恶魔,与白衣白发的白雪姬形成强烈的反差,气质截然相反。

    白雪姬不想和她多做纠缠,转身欲要离开。但黑衣女子显然不打算让她走,直接堵到了她的身前。

    “怎么,三年没见难道怕我了不成?”黑衣女子挑衅道,笑得分外妖娆。

    白雪姬冷哼一声:“三年前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更不会是我的对手!”

    黑衣女子脸色一变,显然被白雪姬踩到了伤疤,一股惊人的灵力从她娇小的玉体中爆发开:“我倒要看看这三年你有什么长进!”

    黑衣女子率先发难,浓郁的黑气将周围尽数覆盖,透不过一丝光线。

    白雪姬不为所动,不知何时下起了漫天的雪花,每一朵雪花都显得晶莹剔透,即便在黑暗中也泛着寒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