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血统进化 第一百五十四章变数
    大战到现在也仅剩下最后的一个敌人了,而这个大妖也正是后面才加入战斗的那个。由于状态和其他大妖比起来是好了不少,所有才能活到了最后。不过对方现在的样子,也是很难和好这个字眼在一起。

    全身满是伤痕,鲜血都已经将黑色的皮毛给染红了。样子也是极为狼狈着,现在正在和木分身对峙着。

    结局或许可以注定了,仅剩下一只大妖。连木分身可能都不能打的赢,它又怎么可能会胜过一直在恢复的林越本体呢。拥有着不少血统的林越,就恢复速度来说也是极快的。这么长的时间内,无论是体内还是能量或者是其他的方面,都恢复了一部分了。

    别的不说,战斗一场的话还是可以的。

    只不过此刻的林越眉头一直紧皱着,他有着一丝不详的预感。可这种感觉却无从得知,也暗中搜寻了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可那种感觉一直是萦绕在心头,直到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个最后的大妖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林越在仔细观察后,在对方身上一直有着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明明是一个大妖级别的野兽,可在那勃勃生机中,林越仿佛看见了无数的死亡的气息。而这种感觉还是血脉术士,冥鸦带来的。而这种血统一直对于死亡的力量都是极度的敏感的。

    而在对方的身上发现了大量是死亡的力量,实在是令人有些疑惑。

    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还是对方在隐藏些什么。接下来也该到了揭晓谜底的时候了,因为木分身此刻已经快要将对方给解决了。

    双方在不断的交战中,身上的伤痕也是不断的增加着。只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木分身是占据了一些优势,直接将对方死死的压制住了。

    随着一把长矛贯穿对方的脑袋,俩双巨大的眼睛也暗淡了起来。而林越的不安却突然强烈了起来,而且此时空间的提示也没有响起,实在是令人感到疑惑。

    “实在是有意思的战斗,一直在这腐朽的身躯中太久了,也是时候出来逛逛了。”

    阴沉的声音在原本死去大妖的体内传出,随后原本巨大的身躯开始急速的缩水似的。大量的血肉萎缩,毛发暗淡。而对方身上那股死亡的气息,此刻却是在不断的增加着。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一道幽暗的身体从尸体中慢慢的飘了出来。而原本巨大的身躯,此刻已经是化为了一团干尸,好像已经是经历了无数年的时光一样。

    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林越知道事情肯定是麻烦了。就这个家伙透漏出来的气息来看,毫无疑问是个恐怖的存在,而且对方也已经是发现了自己了,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原本还打算直接离开的林越,现在却发现对方已经盯上了自己。俩双冒着幽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这边,所没有发现,都有点自欺欺人的感觉。

    就现在的身体状态来说,战斗也还是可以的。至于对方虽然透露出来的气息倒是强悍的很,可实力却还是不得而知。再说了握有大量底牌的林越,又怎么可能会怕这个家伙呢。

    说的再多还不如战斗一场,到时候在谈其他的。

    对方那种漂浮的样子倒是有些像是鬼怪的样子,而这种生物基本上物理的攻击有着一定的免疫效果。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段,恐怕是很难打的。不过对于雷电的攻击,鬼怪基本上都十分的惧怕。看见了对方的样子,林越也差不多知道该用什么东西来攻击了。

    一道巨大的雷电向着对方射去,这道攻击只不过是林越用来简单的试探下。不过如果不躲避的话,威力也是挺大的,也足够让对方不好受。

    面对攻击,对方也没有傻乎乎的在原地,而是选择了躲避。而这个选择也让林越知道了对方的一些情况,只不过现在还需要进一步的试探。

    既然一道攻击对方给躲避了,那就多来几道。林越倒要看看对方如何躲避那些攻击。大量的雷电急速的向着对方射去,大量的攻击直接将那一片区域直接给覆盖住了。

    而且地上的血池也开始向着对方蔓延,血池的下面是树木的根须。借助着血池的掩饰,完全可以做到悄然潜入的效果。而林越的身影,也已经是消失不见了。

    这一次在发现无法躲避的时候,对方也只是选择了一个攻击稍微薄弱的地方,开始抵挡了。一道幽暗的光罩直接将那些雷电给阻拦了下来,这些攻击除了留下点印子,竟没有一丝的用处。

    这些雷电或许只是试探攻击强度不是很大,不过却也是很不错的了。可却是被对方给轻而易举的给阻挡了下来,实在是令人感到担忧。

    血池此时也已经开始扩散到对方的脚下,那道防护的光罩也直接陷入了攻击。大量的攻击也让光罩有着晃动的痕迹,只不过还没有破碎的样子。

    不过这样已经够了,林越也差不多知道了这个光罩的防御极限了。虽然有些麻烦,可要解决的话,也不是很难。

    此时在上空中,一道身影突然出现。不是林越,还能是谁呢?

    巨大的雷电汇聚在手中,然后倾泻而出。无数的雷蛇飞舞着,直接将这道光罩给包裹了起来。无数的雷鸣声响彻着,地面也已经陷入了焦黑中。

    不知何时在不断晃动的光罩开始产生了一丝裂痕,而这道裂痕此时已经在不断的扩大中,很快就将保护罩全部给覆盖住了。

    那脆弱的样子,好像向一秒就会破碎。不过也可能等不到下一秒了,因为它已经无法坚持下去了,破碎了开来。

    望着已经即将达到眼前的攻击,却没有丝毫的紧张,甚至还发出一声声的低沉的笑声。实在是令人费解,而林越也是很疑惑,感觉自己似乎是遗漏了什么,有种不好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