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要遵纪守法!
    柴伯伯话还没开头,就先露出忧愁的神色来。重重吐了口气。

    “张主任,我家那个孩子和老林家的昕昕,要不是当年你正好在那工作。。。”柴伯伯一句话都没说完就停住了口。这个头可以说开得莫名其妙。林微昕没听懂。可她环视周围,其他两个人无疑是懂的。林爸和柴伯伯脸上的感激之色,林微也昕是能看明白的。于是林微昕想,看来以前,苏大人帮助过林爸和柴伯伯,为了柴珺和自己的事情。

    是的,林微昕开始在心里称呼苏木为苏大人了。原因很简单,刚才她笑话苏木很是无忌所谓,谁知背上的伤口竟突然疼了起来。想起就在一天前,因为扶桑的大天狗大人觉得她不敬,她背上就多了两个烫伤的伤口。林微昕立刻警觉起来,断定是扶桑的天狗大人可能在远程监控她的行为和心思,发现了她对苏大人不敬,就略施惩罚。赶紧好好端正了对待苏大人的态度。也许是心理作用。她感觉伤口马上不疼了。

    苏木摆摆手,表示不用挂心。柴伯伯酝酿了一下,接着往下说。“四年多前那天,我和你们分开后,趁着天黑,就带着孩子连夜赶了回家,把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了我爹娘,又喊来了岳父岳母商量。两家老人都点了头,想着记在春江名下,春江是我媳妇儿的名字。这样她也算是有个后人。以后等我也死了,到了清明,总还有人能给她扫墓烧纸钱,不至于孤魂野鬼一般没点香火祭品的。”

    “医生早先就说春江没多少日子了,半个月之前,让我们开始准备后事。所以我在第二天一大早带着孩子就赶去医院给春江看。可是那时候她人已经糊涂了,几乎没个清醒的时候,一直说着胡话。但好歹,还是让她看了眼孩子,这样她也能知道孩子长什么样。孩子哭起来,她就安静了,也不说胡话了,头也朝着孩子转过来。我想她心里是明白的,明白这就是她儿子了。”说到这,柴伯伯声音哽咽了。“也许她心愿了了,过了两天,春江就走了。”他似乎陷入当时痛苦的回忆中。久久地说不出话来。林微昕打量林爸,见他除了神色哀伤之外,倒没有其他惊异之色,看来不是第一次听说。

    “后来,我就带着孩子在家等张主任您的信儿。为了不让周围邻居说闲话,我再没带孩子出过门。春江的葬礼,都是我岳父岳母帮着张罗的。我只是最后去了一下。有邻居听到孩子哭来打探消息,我们也只推说不知道,大概是猫儿叫。孩子都是我妈用米熬了米糊糊喂的。这样小心翼翼躲了快一礼拜。张主任您的信到了。因家里有丧事,我就又去发了个电报给新单位,请了丧假。过了春江的七七后,我拿着您开的介绍函,带着柴珺就来了延陵,进现在的单位报到。对外只说孩子妈妈生他难产不在了。我只能自己带着他。单位人事的同事,见我一个人带个奶娃娃,都很照顾我,后来给柴珺的户口也一起落到了单位上。”

    “大概去年年头上,我的岳母不在了。家里让我带着柴珺回去给岳母磕头上香。那一次,春江的弟弟,我的小舅子开始跟我有意无意讲现在国家在严打拐卖儿童,又说有些婴儿被举报是拐卖来的,回去也找不到父母了,只能送去儿童福利院过。我也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什么,还是只是诈我一下。总之我是很担心的。所以他后来说要问我借点钱,我就给了。结果这一给,就给出问题来了。一年时间他来要了好几次钱。有几次我因为钱不凑手,告诉他没有。他马上就换了副嘴脸,说他知道柴珺是哪儿来的。还说只要举报,就会把孩子带走,不查出个子丑寅卯来,怎么都不会放人。”柴伯伯又重重叹口气。

    “我按说是不怕的,这孩子一应手续都亏您给帮着办了。可我这个小舅子,他是个无赖,我一来怕他真知道些什么,二怕万一真像他说的,回头警察一路查,拖累了您。”柴伯伯又是恼怒又是无奈,“柴珺是我一个人带大的。要是出什么情况被带走送去福利院。。。”柴伯伯这样一个中年男人,眼圈都红了。哽住了说不下去。

    林爸先受不了了,连叹好几声气。恨恨地说,“你这个小舅子,可真是,他还敢来延陵,等他来了,晚上你带他出门,我悄悄打他一顿给你出气去。”他说得真诚,柴伯伯被他逗笑了,又怕他莽撞,真这样做,忙正色告诉他千万不要这样做。林微昕本来挺难过的,听林爸这么一打岔,不由也笑了。

    柴伯伯又接着说下去。“最近两次,他大概看我被他拿捏住了,就不满足一点一点问我拿钱。他就提出,让我把柴珺送去他家养着。说柴珺外婆不在了,外公很孤独,想让柴珺回去春江娘家住一段时间。让我每个月给生活费。”林微昕不满地啧了一声。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什么过分的事情都想得出来。

    柴伯伯有点激动,嗓门都提高了,“我当然不会同意。他最近就开始软硬兼施吓唬我,最近几天,刚给我来信说要来延陵看柴珺。我怕他是想来威胁我要告到单位。”说完这些,柴伯伯脸色很是沮丧。恨地牙痒又有什么用,如果他告到单位,工作怎么办,没有工作还怎么养柴珺。他真的一筹莫展了。林微昕听了也叹了回气。然后一边观察苏木的反应,一边整理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心里有一点怀疑,是不是柴珺真的是柴伯伯从人贩子手上买来的,而苏木恰好和这事情有关,是巧合吗?可是苏木从头到尾都没什么表情,只是木然地听着。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又想到柴伯伯第一句话说“我家那个孩子和老林家的昕昕”,这事情难不成林爸也有份?那我呢?林微昕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不可置信地看了眼林爸。

    这时苏木开口了,“那老柴你这回来找我,是想我帮你做什么呢?”苏木这样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倒让柴爸爸松了口气。他心一横,把自己的意思也直接说了出来:“张主任,我知道自己不该再跟您开这个口,可是我还是只能跟您开这个口,实在是,我能求的人只有您一个。能不能请您再帮我一次,帮我再调动一次工作。我愿意去任何地方,条件差的地方,气候不好的地方,都可以。只要让我避开我小舅子,我不能把孩子交给他。”

    林爸一脸惊愕,看来这次他是真没听过。林爸忍不住开口道:“老柴,不用做到这一步吧,咱们再合计合计,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你说我们好好上着班,你突然又要调走。”林爸脸上流露出一点焦虑和不舍来。“不说咱们大人,就说珺珺和昕昕他们,他们是亲人啊,打小一起长大,这一分开,让我怎么和孩子说。”林微昕敏感地捕捉到林爸用了亲人形容柴珺和她。但也许他只是形容他们大小一起长大的情分。

    柴伯伯一脸歉意,说不出话来。林爸又接着劝道:“你看柴珺这孩子多聪明,才这么点大,画画就画的那么好,少年宫的老师都说他以后肯定有出息。再过一年多马上就要上小学了。你得给孩子一个安稳的环境啊。这延陵虽说是个小城,可教育好,单位效益好。你一个人带孩子,可不需要钱吗?柴珺这么出息,以后读大学,读研究生,万一还能读博士,都得你支持。你得想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