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怎么报答我
    林微昕眼泪汪汪,心里头火烧火燎地难受。一眨眼,亲爹不亲了,倒是冒出个亲兄弟来。任谁都接受不了吧。狠狠掉了会眼泪后,林微昕那乐观的b型血又开始发挥作用了。她开始摆事实讲道理给伤心的自己听。

    这爹不是血亲实际上却胜是血亲,你看,林微昕确实不知道亲爹不是血亲,可林爸他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的。他还是一直很爱林微昕的。小时候林妈要收拾林微昕的时候,每次林爸都拦着挡着,有时候不惜自己去挨林妈那几下。之后还要讨好林妈。林微昕没一点过人之处,林爸虽然嘴上老是埋汰,可从小到大各色兴趣班,都花钱送她去,生怕自己肉眼凡胎,没看出这个女儿隐藏地比海还深的天赋,耽误了这个实际上惊才绝艳的天才。最重要的是,当他不得不面对现实,自己的女儿就是一个平凡到几乎还在平均线以下的普通人时,他依然是爱她的,允许她任性的选择自己的人生。

    家人的爱是细水长流的,流淌在在日常的一餐饭一句关心里。这爱能经得起日复一日的平淡,也能撑得住打击,对抗得了破坏和伤害。林微昕在短暂的震惊和痛苦后,稍微恢复了一些。她想起林爸送她去机场时对她说的,“你在哪儿都要知道爸爸妈妈就在身后,你随时可以回家,知道吗?你不要忘了。”想到这儿,林微昕又吧唧吧唧掉了不少眼泪。想着等自己醒了,一定先和林爸视频说话。

    林微昕情绪起伏大悲大喜这一会儿,那边三人的沉默已经被苏木打破。苏木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脸上流露出坚决的表情来。他先走去房门口,把门给关上了。柴伯伯和林爸稍稍有些不解,苏木微微一笑,解释说,隔墙有耳。林微昕还在感情大起大落后的休整期,反应变慢,脑子也不怎么动。所以听了也没有什么反应。倒是林爸,随口说了一句;“咳,你这儿前门按门铃后门才听得到,就算隔墙有耳,那耳朵得多灵敏才能听得到啊。”

    苏木脸上的笑容更盛。他低声自言自语:“安是对的。有些人不给他洗洗,真是时不时地冒些恼人的念头出来。”苏木的面孔有什么地方变了。有一些肃穆的感觉释放出来。他对着柴伯伯说:“我可以帮你的忙。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麻烦。只是,你拿什么来报答我呢?”林微昕看到现在,一下子心脏剧烈跳起来,她看到苏木整个人都在发出微弱的蓝光,蓝光里漂浮着蓝色的光点,他在使用法术吗?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和精怪做交易的名场面了?林爸此时很想插嘴说上两句见解,可不知怎么感觉上下嘴唇像被粘米糕粘住了一下,无论如何都分不开。他开始转而关注自己的嘴,试着用各种方法把嘴张开。

    柴伯伯是惊慌的。但是这个惊慌作为第一次看见精怪的人类来说,是非常轻微的。他似乎有一些恍然大悟,恍然大悟里又夹杂着果不其然的感觉。他脸上的表情变化着,最后他一脸决绝地大声说:“我愿意拿我十年的寿命来报答你。”林爸一听,急了,呜呜呜地嚷起来,想阻止他。嚷了一会儿,觉得自己都听不懂自己嚷的,只能放弃了。

    苏文一脸瞠目结舌有些不可思议地问柴伯伯:“你的寿命给我,我要拿它做什么?都说了是你的寿命,难不成我还能加给我自己?”苏文很气愤,他没想到这些人类老是这样,提些让人不能忍受的垃圾条件来求别人办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怎么也没点长进。他气的缓了缓,补充道:“我跟你说啊,第一,我不要你的寿命,身高,美貌,体重,一只手,一条腿。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一点用。第二,我建议你不要提什么吃长素,更不要提为我念经祈福,给我去寺庙里立长生牌位。你去那儿设我的牌位,等于把好处都给了寺庙里你们人类的修行者,有些甚至都不是人类,而是善于变化的狸族狐族,他们,和我有什么相关?!”他平息了怒气,试图和颜悦色地说明这个问题,“你要从我的角度考虑,看看能给我什么好处。”

    林微昕听的津津有味。好有道理,好有逻辑的苏大人啊。

    柴伯伯还是和精怪打交道的经验少了,被这几句话说愣了。卡在那儿不知道说什么好。林微昕急啊!冲着他喊:“你问他呀,问他要什么,没准儿他就喜欢什么炒瓜子之类的,你买个二十斤就得了。”哎,谁也听不见,她只能自己在那干着急。

    柴伯伯总算反应过来了,只是还是不敢直接问,他很不自信地说:“张主任,您,您这样的了不起的,的,主任,什么都有,您还会需要什么呢?”

    苏木被问住了。是啊,他需要什么呢。他愣在那想啊想啊,都没想出来自己要什么。于是他故作深沉地说:“我想看看你提供的方案。”瞥了一眼柴伯伯。然后说,“我先失陪一小下,你想一想。马上我回来我们再接着谈。”

    林微昕当然跟着苏木。她想好了,万一他只是去洗手间,她就在外头等他。好在苏木去了自己的卧室,林微昕跟进去的那一瞬间,哇地惊叹了一声。这里面有铺天盖地的,抽屉啊。屋子出奇地高,远高于房子外表看起来的样子,四周都是顶天立地的柜子,像中药铺子那种抽屉柜。成千上万个抽屉,整整齐齐地在墙壁的每一面,每个抽屉上都有一张彩色发光的标签。于是站在门口看上去,这个屋子像一个整整齐齐排列过的宝石矿,四壁都是星星点点发着光的宝石列。林微昕张大了嘴,看得目眩神迷。忽然,屋子里的亮光没了,全屋陷入了黑暗。林微昕吓了一大跳。忙借着标签的微弱的光亮打量周围,看是不是断电了。大概过了几秒钟,屋子又亮了起来。林微昕发现灯光来自屋顶。于是抬头一看。

    这间屋子的屋顶就有意思了,这是一个拱形穹顶,顶中心是一幅有名的岩画,画着一只天狗在吞食太阳。这幅画似乎是澜沧江边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的著名文物,很多地方都报道过。这幅画无疑是苏大人很看重的,看上去他还给它施了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法术。他让这幅画不是寻常的静止的画面,而是,动画。她观赏了一会儿那幅著名的天狗食日图,上面那只雄壮的天狗,气吞山河一般把太阳一口吞掉,然后屋子陷入黑暗,然后再吐出来,屋子重现光明,然后再吞一遍,再吐出来,再吞下去,再吐出来。。以此循环,生生不息。用林微昕的说法是,这间屋子的光线一闪一闪的,一时亮一时黑,仿佛日光灯管坏了一样。林微昕很想笑,可是她不敢。她只感觉要在这里头呆久了,恐怕要得眼疾的。

    她好奇地看了眼苏木。惊讶地发现,苏木恐怕也这么想。苏木进房间后,居然是闭着眼睛的。林微昕顿时被苏木的行为惊呆了。这是因为是自己倒腾的灯光,所以即使闭着眼也要忍受吗?林微昕恶意地嘲笑着。心里哈哈哈哈笑个不停。

    接下来,她看见苏木站到了屋子中央的床上。啧,林微昕很大声地发出不赞成的声音。鞋也不脱站上去是要做什么。有些人,有些生物,就是喜欢作脏。接着苏木双手举过头顶,作出无语问苍天的肢体语言,然后嗷呜地嚎叫一大声。两条手臂各自以肩关节为圆心,一边顺时针,一边逆时针开始大幅度地画圆。林微昕知道这是要施法。

    她看过不少人施展精妙的法术了,豆狸大叔施法,就是声音变大,体型变大,简单粗暴。二玉施法呢,就特别暴力,不是大力拍手鼓掌,就是啪啪地在空气中发出爆炸那么大的声音。而安的妈妈施法,则是全靠复杂花妙的手势,安静优雅,连施法的光点都是粉红色的。仲夏国的大天狗大人施法,则是毫无施法痕迹,寻常地一伸手就能打到二玉。之前的佐佐施法呢,也是全靠繁复的手势。而扶桑国的大天狗大人呢,都不知道他怎么施的法,就把林微昕背上烧了两个窟窿。那么那这位苏大人呢,靠舞蹈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万界圆梦师〕〔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