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伦勃朗的小戏法
    林微昕觉得脑袋疼,看着这群中二病,她觉得有必要动用自己在人间24年积累的经历来给他们上上常识课了。

    林微昕开始问问题:“那我问问你们,金鸢天狗的婴儿怎么能认出来的?他们脸上写着金鸢天狗四个大字对吧,还是衣服上写着?你们什么毛病啊?要是金鸢天狗这个事情真有你们说的那么严重,什么样的神经病才会找个快递公司把它们跨世界送货?这种级别的祸害,不该就地销毁?真要送货难道不是族里面派上一群长老来送?”

    佐佐听得有点不吐不快,开始强行插嘴:“小林,你不懂不要瞎说,除了豆狸族,别的族都没法在非共存时代来去于两个世界。所以豆狸事务所才会收费那么高。”二玉也开始随着林微昕的问题思考起来,她有点疑惑地问夏莎:“金鸢天狗的婴儿要怎么认出来?只看出生时的灵气吗?”夏莎也不知道,又问佐佐。

    佐佐想了想,说“因为是档案上写着就是金鸢天狗,我也不知道啊。金鸢天狗是《古事纪》上记载的,肯定有这件事。这个档案是最高级的机密,如果不是为了查。。。”他忽然闭了嘴,和夏莎对视了一眼。这时,银角大人咳嗽一声,加入了讨论。“虽然我不是天狗族,但是金鸢天狗记载流传很广,他们有金鸢保护,自身还有金色的翅膀,那些被认定是金鸢天狗的幼崽,出生时就会具有这两样异象。”

    林微昕哦了一长声,又想一想,继续提问:“那神话里是兄弟俩,我和柴珺是龙凤胎。怎么继承得了那种心心相印的默契?”柴珺无语地看了她一眼。

    银角大人叹了口气:“佐佐木先生之前没有提到,其实有传闻,金鸢天狗隔个几百年就会出现一次,都是双胞胎,也有龙凤胎。都是普通的天狗生下的幼崽,出生之前毫无征兆。出生时就有金色翅膀,并有金鸢相伴。但是大多数幼崽出生后只有微弱灵力而已。天狗族一直不敢忘记金鸢天狗当时的诅咒,所以一般出生就会把他们杀死。这些都是各族黑暗里的一些故事。哪个族都有好几千年的历史了,这些事情登不上台面,《古事纪》里面不会详说。”

    林微昕哑口无言,只能说第二个疑问:“那就算是金鸢天狗,你们不是说生下来就会被杀死吗?那不杀,除非就是想留着他们的实力,以后为自己族所用对吧。这样还运到人类世界做什么,这么冒险?需要人类世界哪位大天狗帮忙,那也是把那位大天狗运回去比较方便啊。”

    “再说,金鸢天狗如果真如神话时代一样法力无边,等他们长大了,再来人类世界也许都不用找豆狸了。找了豆狸,就有可能被泄露出去,不是多了一份危险?”

    夏莎、二玉和佐佐同时不赞同地骂开了“你胡说”,“你污蔑”,“你血口喷人”。林微昕瑟缩了一下,马上道歉,“行行,我说错了,行吗,肯定不会被豆狸事务所和豆狸居酒屋包括豆狸居酒屋下属寻人组的员工,包括但不限于现有在职员工,泄露出去。”佐佐听后思忖一番,感觉这话的范围还算全面,满意地对着二玉和夏莎点了点头。

    林微昕吁一口气,暗道这企业文化起码在员工中推广地不错。但是想来想去,还是多了一句嘴:“那要是没泄露,是被谁把孩子偷了?”话出口,她电光火石般明白过来,是柴伯伯和林爸。他们偷了这对婴儿,他们不知道这对人形的婴儿是精怪。想起来上次在梦境里听到的柴伯伯家的故事,再想起林爸林爸只有她一个女儿。她站在那怔愣的工夫,一下子理顺了。他和柴珺不是被买卖的,是被偷走的。那柴伯伯对苏木那句“要不是当年,你正好在那工作。”意思就是,当时苏木在场。

    林微昕猛然看向柴珺,问:“苏木是谁?是苏木偷的。不是我爸和你爸。”柴珺很纳闷,“你不是没醒么,苏木是谁?”林微昕想起柴珺不知道苏木的原名,只有安的妈妈和知道。马上又说:“张主任,还记得吗?小时候,他们拜托这个张主任给我们上户口。”

    “哦,是那个老伯伯。”柴珺回忆了一下。他突然面露困惑之色。“谁修改了我的记忆,我想到那一段会觉得雾蒙蒙的?”林微昕想了一下,“应该是安的妈妈。”这下,二玉夏莎和佐佐都惊讶了。“你为什么会知道?”柴珺问道。

    林微昕看着佐佐,“是佐佐给我下了一个复始术啊。我就回到我们俩四岁多的时候的梦里,我跟着我爸和你爸,看到的。那时候少年宫的舞蹈安老师就是安的妈妈。”

    佐佐忙澄清:“我可不会复始术,那是西边那片的蜣螂族的,我哪里会。这个法术很古老了。我只是从书里见过,知道而已。我最多只给你下了一个安眠术。怕你老想出去,找麻烦。”

    林微昕赶快把自己知道的告诉柴珺:“那个张主任是天狗族的,我听安的妈妈说过,看起来他在我们家那片很久了。安的妈妈是火狐族的。她小时候骗我爸说我特别有舞蹈天赋,让我去学跳舞。。。。”林微昕放慢了语速,想起件事情来“她和苏木,就是那个张主任汇报时,说观察下来,我是个普通的人类小孩,让苏木可以不用关注我了。”

    银角大人提了个建议:“我可以去除遮蔽记忆的那些小手段,你们要不要我帮你们去除?但是我也要把你们那样的椅子坐着,我不想站着了。”夏莎震惊地看着银角大人,忍不住说道:“银角大人,你让他放我们出去啊,要什么凳子坐?!”

    银角大王定定地看了夏莎一回,夏莎悄悄收缩了下自己的体积,有些心虚。银角大王说道:“哎,是啊。应该要求他把笼子收了。没想起来。”

    柴珺一挥手,竹笼子就消失了。然后出现了四张一模一样的椅子。柴珺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夏莎迟疑地开口,刚说了“柴珺”两个字。柴珺就收了笑脸,“咱们说把这件事清楚再说别的吧。我希望大家体面地坐下来说,没有必要非要搞得那么难看,你说呢?”夏莎咬咬牙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