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大王饶命
    林微昕满脑子都在想弄个柴珺做的笼子,把这个领头的猴子抓起来。她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做,但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这回的竹笋听话地长成了竹子,然后编成一个笼子,冲着领头猴当头罩下去。

    领头的猴子兴高采烈眦着牙的得意表情,浓浓地僵在脸上。他拼命往旁边蹿,想让笼子落空。谁知这个笼子居然随着他跑开的路线变大了。大惊之下,这个领头猴被笼子扣住。关了起来。其他猴子叽叽尖叫,四散到石头山里躲起来不敢冒头了。

    林微昕也很惊讶自己能这么轻易办到。她回忆了下,伸出手来做了个捏易拉罐的动作,笼子果然被拉长了。她观察着这里面的猴子,冷笑着,继续把笼子变瘦长。猴子没办法,只能直直地站在笼子里,完全没有腾挪的余地。甚至竹子已经压到他的背上,肚子上,紧紧压着,他甚至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如果这个人族再用一点力,那这些竹子就会嵌进他的骨头里,内脏里。猴子这才感到了恐惧。

    林微昕冲笼子招了招手,笼子就飞来她手边。林微昕不知道自己正挂着残忍的微笑,她只看到领头的猴子眼睛里的恐惧,胸中极为舒畅。她好声好气地问那个猴子:“你怎么不接着拿石头砸我了?”猴子瑟瑟发抖,闭紧了嘴不敢做声。林微昕额头的血已经淌到眼皮了,她也不擦,只是笑着打量笼子里的猴子。样子极其可怖。她又问猴子,“你会游泳吗?”猴子骨颤肉惊,不知道林微昕想做什么。还在犹豫要怎么回答的工夫。林微昕已经一指海中,笼子飞到了海水里。海水铺天盖地漫过头顶,呛进口鼻。猴子心道:“我命休矣。”接着笼子又升出水面飞回了林微昕面前。

    林微昕轻快地说道:“哎呀,忘了,你就算会游泳,关在这个笼子里,你也不好游。”她一边笑一边歪着头,“不如把你挂在石头山顶上,晒晒太阳,把身上的水晒干?晒上几天,总归是干了。”猴子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我不该拿石头砸你,我不该拿棕榈果儿砸那只小灵猫。我再也不这样欺负别人了。不要把我挂在山上晒太阳,我会被晒死的。”说完嚎啕大哭起来。

    林微昕漠然地看着他。问道:“那你怎么报答我呢?报答我的不杀之恩?”血流进了眼睛,眼睛里看到的东西也是一片血红。林微昕揉一揉眼睛,血被抹在眼皮上,更是吓人。

    猴子忙说,“我以后都听你的,我们猴群都听你的,大王饶命,大王饶命!”林微昕满意地笑了。这就是另外一个世界,遵循丛林法则的世界。弱是原罪,强大才是根本。林微昕心里翻腾着,她辨别不出这些复杂的情感,有后悔,有憎恨,有凉薄。她压住心里的感觉。对猴子说,“以后不许你们再去那个漂亮的沙滩。然后你给我在岛上找一个种水果最好的地方,找到了来告诉我。”猴子连忙答应。林微昕一挥手,笼子就不见了。猴子一下获得自由,马上逃命似的跑开了。

    林微昕站在原地没有动。很久很久都没有动。

    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林微昕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一样,顶着太阳站在沙砾堆上,眺望远处的大海。天边铺着几片羽毛状的薄云卷,不知是哪家云洞拿出来晒的。海镜岛那两朵菜花云正缓慢地出来散步,刚刚经过出云岛上方。西面的海风最大,呼呼地吹过来,推着菜花云急急赶了两步。海水一波一波赶过来摔打在沙滩上。林微昕像是在这单调而重复着的“哗哗”声中盹着了。

    招财提醒了一句:“昕昕,屋里还等着找到小灵猫去把云丹壳变到合适的大小呢。”林微昕没有做声。良久,她有些感慨似的长叹一声,回了一句:“不用了。灵气我自己就有。”她看向自己的双手,乳白色的光点正在距离皮肤很近的地方漂浮着。

    这里,恐怕不是人类那个世界了。林微昕心里想着,连她的灵气都能看出来了。这里大概才是精怪们真正的故乡,这里没有为了保持平衡而设下的限制与禁忌。精怪们的灵气也就不会受到压制,能充分地使用。所以,林微昕真的不是人类。那24年的生活,都只是一层掩护而已。

    这样想来,她是天狗,表面上是现任天狗族长的双生子之一,据说生下来就夭折了的那一只。实际上,她的父母应该是那对被抢走了孩子的普通天狗族夫妻,那就是对可怜人。

    她灵气淡薄,毫无天赋。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扰乱大众的视线,被假装成金鸢天后和柴珺放在一起,甚至被签下“保护哥哥的安全,直至身死”的私章协约。她注定是一个弃子。即使现在她活着,她即无法回去做族长的女儿,也无法回去做回亲生父母的女儿,当然也无法回到林爸林妈身边。她是一个身份被抹杀了的天狗,没人知道她的存在。为了她的不存在,大家反而付出了很多努力。真是讽刺。林微昕嗤笑一声。

    再一次想到这些问题,并没有给林微昕带来太多情绪上的巨大波动,也许是之前那场大哭帮她发泄了很多负面的情绪,也许是发现自己拥有灵气带来的愉悦感冲淡了那些不甘与愤恨的情绪,也许只是想了太多次,情绪麻木了。总之,林微昕第一次不需要那个“停!”的指令。自己就走出了情绪。

    这是一个好的开头。林微昕想着,我可以全部推翻了重新再来。她笑了笑,脸上还有着几丝沉重。

    林微昕快步走回石洞,从石头山内那个石洞口进去,洞里一片漆黑。她走了几步,看到了云丹壳的巨大轮廓。林微昕用手碰了碰伸到走廊的云丹刺,心里念道:“缩小。”云丹壳果然变成当时银角给佐佐时那样,足球大小的一个。林微昕好奇地捏着云丹壳的词,又在心里默念一句:“再小一点。”云丹壳变成了可以放在掌心的大小。林微昕被这成功鼓励到了,走到面海的石洞口,伸出托着云丹壳的手,起念道:“把这个洞给我堵起来,别让雨水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