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无敌医仙战神〕〔豪门总裁你欠揍〕〔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妃倾天下:王爷请〕〔仙医邪凰:废物四〕〔一剑独尊〕〔团宠小萌妃:王爷〕〔迷踪谍影〕〔一胎俩宝,老婆大〕〔都市医品仙尊〕〔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一百〇四章 我们为什么不哭
    大家各司其职,忙忙碌碌地过了一阵。

    中间阿古和堆堆爆发了一次大的争吵。

    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

    岛的管理费已经付了,招财和豆豆已经在犀鸟大人的指点下挖沙子去了。

    乌丸和银角正一起坐在沙发床上,研究着人族修行者这个灵气法阵用法阵叠加的办法能不能消掉原来的功效。

    阿古坐在云丹壳的窗户那翻看招财提到的几种植物资料,又同时在翻看着绘制法阵需要的材料清单。

    堆堆在写字桌那翻找乌丸规定他看的一个书目。他翻到了一本书,书名是《狸地岁时广记》。

    他自出生就在海边,并不熟知狸地的习俗,于是他好奇地把书翻开了。

    里面关于七间狸的那一页里夹着一张纸。

    上面用铅笔笨拙地画着堆堆,不太像,但是堆堆立刻知道画的是他。

    在他的画像底下写着“小灵猫?七间狸?”的字样。再底下,写着“以后堆堆要回狸地吗,他会带我去吗?带上我一起吧,我没有家了。”

    堆堆看着发愣,接着嚎啕大哭起来。他一直哭一直哭,哭得昏天黑地,还在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银角和乌丸停下来看着他,却没有上去劝。

    阿古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

    他大声地指责道:“你只会哭!大王死了。大家都在想办法让她回来。两位大人天天查书找办法,砗磲老奶奶他们这几天要选出灵气最足的灵气珠来养大王的精魄碎片,犀鸟大人已经把他们那本《莲花往世经》送来了,豆豆和招财每天等大家睡了,他们按照书上出现的重生术需要的材料翻库房。我最没用,但我也知道不要打扰他们做正事。”

    “你却一直哭一直哭。你什么贡献都没有做,只会哭,还要影响别人的心情。”

    堆堆猛然爆发了,大声吼道:“我为什么不能哭?”

    “你们为什么都不哭,为什么精怪就不能哭?砗磲奶奶说精怪对生死看得很淡,你们什么都看得很淡!”

    “她的东西都还在,你们就可以高高兴兴说话了。你们为什么不哭?”

    “她每天给你的尾巴上药,她说过之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你醒过来。她说你救过她,你是特别好的人。可你明明想用雷劈死她。”

    “你老是骂她,骂她笨,可你自己游泳都不会。你要吃波点葵,她每次都愿意为你捞。她说你救了她两回,她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报答你。可如果不是要救你,她怎么会死,怎么会早上还好好的,下午就这样不见了……”

    “还有你,你用石头砸破她的头,她只是吓唬你一下。你却要把她推下出云池。”

    “我以后去哪儿都愿意带着大王,我愿意永远不离开大王。可是我现在看见她写在纸上的问题,回答给她,她也听不见了。”

    “你们总说想办法把她救回来。如果救不回来呢?只能把眼泪留到那时候哭吗?你们说要用骨头莲藕复活她,如果成功了,回来那个是她吗?她还记得我们吗?”

    “我知道只有你们才能让她回来,我什么都不会。可我为她难过,我就要哭!谁对她好一点,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可她真的好可怜啊,她晚上会做恶梦,会哭,会叫爸爸。她一直想家,一直想回家,可她说她回不去了。”

    “大王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我妈妈早就死了,现在大王也死了。我没有大王了。”

    堆堆歇斯底里地哭着,这些天中所有的悲痛,震惊,不甘和压抑,他都想哭了出来。

    他转身跑了出去。

    山洞里一片寂静。

    银角起身慢慢走了出去。阿古也随后走了。

    乌丸一个人走过去坐在写字桌前。太安静了,安静到感觉耳边咣咣作响。

    他拿起堆堆在书里发现的那张纸,看了眼上面写的内容。轻轻念了念“家”字。

    他又打开了抽屉柜左上的那个抽屉,拿出遗言里提到的待办清单的那本本子。

    那本子上画着一只秃头的浣熊,还写着那句话,“乌丸以后肯定是只炸毛的秃胖子”。乌丸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堆堆刚才爆发出的情绪让他有些奇怪,甚至觉得尴尬。

    可是现在没有人在,只有他一个人时,他在这个情绪里看到了熟悉的影子。那种愤怒、惊恐、不甘。他也有,他不知道怎么安放这些情绪,也不明白这些情绪缘何而来。

    他既不能理解哀伤和痛苦也不能理解愤怒和惊恐以及不甘。他不明白堆堆和阿古为什么要这么较真地把哭不哭当回事来吵。

    他忽然从抽屉里拿出了存着林微昕精魄碎片的那个瓶子,看一眼门口,迅速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空瓶,从大瓶子里分走了一瓶。他再看大瓶子,里面的蓝色变淡了。他晃一晃瓶子,让里面的碎片均匀分布,又原路放回去了。

    北面的沙滩上,风和日丽,海面波光粼粼。海水发出柔和的潮声,轻轻地抚着沙滩。

    阿古正陪着小心跟银角说话。

    “大人,堆堆是小孩子。其实我也觉得心里很难受。可能因为我们才变成精怪,感情上没法那么收敛。请大人见谅。”

    银角似乎没有在听,他忽然问阿古一个问题:“她,林微昕每天都给我的尾巴上药吗?你知道吗?”

    阿古答道:“不知道是不是每天,我以前……见过几次。”

    “哦……难怪我的回春膏被用了那么多啊。”银角惆怅地说道。不再开口,冲阿古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银角一个人站在岸边,负着手看向海平线。

    招财造的微昕岛和这里真的很像啊。可是到底还是不一样的。活着的岛和死去的岛,是不一样的。

    精怪,什么都看得很淡吗?

    如果她再也回不来了呢?他还没说出那个“谢谢”。雷电来时,他拉了她一下,她照顾他三年。扯平了吧。那些灵气珠、小手绢、触手和回春膏的。和他当时拉她那一下,能扯平吧。

    等他救回了她,就可以把夕烧金的情也还清了。

    银角孤独地看着大海,孤独地想着。

    大家各司其职,忙忙碌碌地过了一阵。

    中间阿古和堆堆爆发了一次大的争吵。

    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

    岛的管理费已经付了,招财和豆豆已经在犀鸟大人的指点下挖沙子去了。

    乌丸和银角正一起坐在沙发床上,研究着人族修行者这个灵气法阵用法阵叠加的办法能不能消掉原来的功效。

    阿古坐在云丹壳的窗户那翻看招财提到的几种植物资料,又同时在翻看着绘制法阵需要的材料清单。

    堆堆在写字桌那翻找乌丸规定他看的一个书目。他翻到了一本书,书名是《狸地岁时广记》。

    他自出生就在海边,并不熟知狸地的习俗,于是他好奇地把书翻开了。

    里面关于七间狸的那一页里夹着一张纸。

    上面用铅笔笨拙地画着堆堆,不太像,但是堆堆立刻知道画的是他。

    在他的画像底下写着“小灵猫?七间狸?”的字样。再底下,写着“以后堆堆要回狸地吗,他会带我去吗?带上我一起吧,我没有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