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上门狂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〇章 只待明日
    乌丸见他说完了,往前走几步,喊一句“银角”。

    银角也不惊讶,只淡淡说了句:“你回来了。”

    乌丸见气氛有点沉闷,就指着大王花前那些花啊草啊找话说:“这是你放的吗?”

    银角不回答。

    乌丸有些处理不了这样的场面,不太明白银角的不说话是表达一种什么态度,就主动解释起来。

    “我回族里一趟。我把我那册镇魂祭上读的祷文带来了。自从族里认为我在新尝祭上闯了祸,就不让我参加镇魂祭了。我早忘记怎么背了。”

    “那天你提醒了我,如果我做这些林微昕还是醒不来怎么办,我就又回族里把自己小时候学习的书都带来了,抽屉柜里也不是什么书都有。我还请教了我们祭主大人,又找到了几个符文可以写了贴在花瓣上。总之,明天我可以读镇魂祭的祷文了。”

    “我还顺便拿了我这几年的供养,真是不敢相信,他们居然把我困在夕烧金山洞那三年的扣了,说我没有完成每年的固定任务。我说我被困了,他们说这是我学艺不精,有辱自己长老的名头……”

    “你是在不高兴吗?”乌丸疑惑地问银角,“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银角看他一脸真挚的不理解,心里一阵窝火。他压了又压,准备好好和他讲道理。

    这时,乌丸又自以为善解人意地补了一句:“你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儿啊,不早点睡?”

    银角心里火星一闪,这几个月的疑虑、内疚、担心一下子燃成了熊熊怒火。

    “你原来在这里的时候,天天来看她,和她说话,读这个读那个。我自问做不到你做的一半。我担心你执念太深,如果她醒不过来你接受不了。说你两句。你一句话不说就走了,几个月杳无音讯。”

    “你就不担心她了吗?这几个月有没有人来看她,给她读这个读那个,和她说话?你自己是做到了极致,可说走转身就走了。我不懂你的执念是用情还是只是非要做到一件事。你给各路神明读祷文,用尽心思为她重生做加持,给她这样盛大的排场,可你说走就走了。”

    “我不知道如果她醒过来了,和你想象的那个她不一样,不是你心里想要的那个她。你是不是就这样一走了之了。”

    乌丸愣住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回去也是找有助于她复活的东西啊。我没有一走了之。如果你觉得我走的时间长了,是因为我在组里和祭主大人请教,又寻了几样有助于镇魂的灵物。”

    “你告诉她了吗?你拜托我了吗?我们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回来?这么多年了,你每天在这里花很多时间陪着她,你就不担心你一走,她这里再也没有人来,她只能孤零零一个人在花里?”

    乌丸还是有些不懂:“你不会来吗?”

    “你不明白吗?没有用情至深,是不会做到你那样的。我最多只会来看一眼,不会像你那样花那么多时间,那么恐惧而期待地等待她醒过来。”

    银角忽然觉得很疲劳。

    “她没有要求你做到这一步,你做到了。突然有一天你走了,你不再这样对她了。她能明白这不是她的错吗?”

    乌丸慢慢地一边思索一边说道:“我知道了,第一、我走的时候不该不和你们说,应该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走,去哪儿,需要多久。这个我错了,我走的时候确实在生你的气,所以口讯留得很简单。是我不对,林微昕不能说话不能问,一定很担心,不知道我去哪儿了。没想着你们的感受是我的错,对不起。”

    “第二、我也不知道我做的有多过火。自从她不在了,那丛心火就在心里就没日没夜地烧着。中间熄过一阵,后来有一年堆堆质问我们为什么不哭,那次之后,又烧起来了。我觉得我心里难受地做不了更多的思考,它推着我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去救林微昕。我想着,她醒过来,我们就两清了,应该就可以把这火彻底灭了。”

    “第三、我放心地走是因为我认为你会照顾好这里的。我知道,我不该把自己的事情丢给别人做。总之是我的不是。我给你陪个礼。也谢谢你这段时间帮我读的这些祷文。”乌丸说着,退后一步,向银角郑重行个礼。

    银角郑重还礼。斟酌半天说一句:“希望你的心火不要再灼伤别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唐扫把星〕〔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