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上门狂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四二章 关于爱的思考
    乌丸打算去都广之野,就好好研究了下瑶光给的地图。

    仲夏人以前都说这都广之野是世界的中心,当然就不会在西南隅了。乌丸琢磨了一下路线,犹豫起来。林微昕的哥哥们似乎和苏木都在这西南隅住着,可都广之野要往北,再往西去,回头苏木找起自己来也麻烦。

    不如这个月先在这一片转转。回头等豆豆和苏木碰完面再去吧。反正都知道路线了。

    于是乌丸难得地有闲心,一个人游山玩水起来。

    豆豆发现堆堆跟王动走了以后,乌丸明显话没了,如果不去问他,他一整天一整天都不说话。

    像一夜之间,有人突然提议道:“从现在开始,咱们来玩哑巴游戏吧。一二三。闭嘴!”

    豆豆受不了了。他得说话的,就像人要呼吸吃饭一样,不说不行。于是就开始哄着乌丸说话,看他的心病在哪儿。

    他先很坏心地赞美了王动的美貌,发现乌丸没反应。他又夸奖了王动的性格,乌丸也没反应。他想了半天,犹豫地夸了王动的肌肉群和一身蛮力,乌丸还是没反应。

    豆豆松了口气,满意地哼了声:“臭小子算你识相,没有见异思迁。”

    于是又坏心地骂堆堆眼皮子浅,看谁胳臂粗就跟谁跑。乌丸反驳说,狸子本来成年前就要出门游历,小时候多些见识,长大了也会受益。

    豆豆心里又点点头。

    豆豆想了一圈,难道又想昕昕了?至于不说话嘛,你想她拿出来和我讨论讨论嘛。

    就长吁短叹一番,不知道银角会不会带孩子。出云岛四面环海,得把孩子看紧了,别一个不小心给淹死了。每年啊,不知道多少小孩在江湖河川淹死。有些人啊还赖给水神,明明就该怪爹妈。

    乌丸竖着耳朵听了一阵,搭话道:“砗磲大姐和波点葵在呢,应该没事儿吧。”

    豆豆心中暗笑,小年轻,和你叔叔我玩哑巴游戏呢,看看,忍不住要来搭话了吧。

    豆豆故意说道:“那她万一去了东边短吻鳄的地盘呢,回头被他们当早点心吃了。”

    乌丸听出豆豆的意图来了,就跟他讲道:“我没事儿,就是心里不得劲。我在想瑶光……”

    豆豆心里“咯噔”一下。这……

    于是打算劝一劝:“他们海东青一族,确实是猛禽里难得的战将。要是这瑶光肉身还在,我们那天一个都别想跑。就算那金贝里的老祖肉身也在,也决计打不过他的。”

    “你看看那天那个结界做的,我家苏木大人都做不出这么精巧的。哎……这都是天赋,难怪人族一直把他们当鹰神供奉。”

    “乌丸你最后一个进狸元,你看见他的虚像没有,形貌魁伟,又容姿清俊……”

    豆豆和乌丸同时叹了口气。

    “不知他那个人族的妻子,是怎样倾国倾城的容貌哩……”豆豆喃喃自语。

    “瑶光这样风姿隽爽的大神怪,哪会只爱上一张皮囊。肯定是他那人族妻子德容兼备,又聪慧敏悟……”乌丸也自语道。

    “你说他这样的不世出的天才,居然为情自缚。他的脑袋怎么这么有病呢?”豆豆又说。

    乌丸沉默了半天说,“也许自有天意吧。”结束了对话。

    豆豆本来想劝乌丸的,谁知自己巴拉巴拉说了一通瑶光的闪光点。

    自己要不是个男狸元,都恨不得抢在他遇见他那人族妻子之前,用尽手段嫁给他。

    “哎……”豆豆又叹气。苏木与他比,都差了不是一点点呢,这么情深意重的悲情大神怪。

    人们嘲笑情种,可又在心里暗暗期望自己能遇到一个。

    乌丸并没有“情种”这个概念。这是头一次听见。

    金贝里头的老祖用略带轻蔑的口气说起瑶光来,就用了“情种”这个词。王动也说过。乌丸在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后,又产生了一些疑惑。

    “情种”怎么了?为什么他们会不屑呢?

    瑶光的行为,乌丸并不赞成,无论是用无辜的人换回族人的灵魂还是最后试图拿王动他们仨换回妻儿的灵魂。可是他能明白,能理解他。

    乌丸并不会不屑。他唯一觉得不屑的地方就是瑶光为了心安,说服自己选那么命不久矣的人族去祭神,来减轻自己的负罪感。事实上也没什么用,后来他疯疯癫癫的,就是因为这样自我安慰并不能阻止法心受损。

    但周围人的这个隐性的态度,让乌丸突然起了一点警惕心。包括他自己都觉得瑶光这样的大神怪,屈尊去喜欢一个人族,这小人族起码才貌德几方面都得远超人族水平才合理。

    可林微昕就一样不占啊!喜欢和爱哪能用这些衡量。

    那瑶光,精魄烟消云散前,还知道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变出虚像,给所有族人被岩浆吞噬的尸骨做最后的送灵。

    那一刻,他也知道他和依扎嫫再不能相遇了。于是那一刻的瑶光真是光芒万丈,让人不能直视,他对族人的爱与责任超过了他自己。

    可如果像乌丸当时说的,换做是自己,先用尽一切办法救林微昕,没法救,就陪她去虚空里。

    这样,可以吗?情爱以外,没有别的了吗?因为自己魂飞魄散,进不了轮回的族人要不要管?要不要道歉,要不要弥补?

    爱是极其重要的,那自己爱林微昕爱的是什么呢?是皮囊是智慧是机缘?那林微昕会爱自己什么呢?怎样才能维持这样的吸引力?

    爱是极其重要的,当个人的情爱与自己作为族人的其他责任发生冲突时,怎么选?

    乌丸想了几天,心中慢慢出现了两个问题。

    这两个问题,他没能即时得出答案来,但开始动摇乌丸一直以来简单自我地对待感情的看法,启动了他对感情与生命中其他重要的事情的比重分配的思考之路。

    爱最初的形态也许看起来是感性的,可它终究会在思考中呈现出它的理性结构。

    乌丸在他轰轰烈烈的“情种”之路上,找到了一个流星般璀璨的偶像,又在偶像的凄惨下场中尝试着总结经验和教训。

    乌丸开始了他关于爱的思考。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唐扫把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