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四八章 来走亲戚
    第二天,乌丸醒来。只觉脑袋疼地要裂开,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然后就听见柴珺的声音带着点急躁:“你打他就打他,但是不要打头呀!有点轻重好吗?”

    然后乌丸就觉得头上又挨了一下,脑袋可能真的是骨裂了。

    “哎……”他呻吟一声,倒是清醒过来了,昨晚一群人喝了他几乎所有剩下的酒,都喝过头了,这是二日醉啊。

    他一骨碌坐起来,躲开了安追打过来的手。捂着头,委屈地骂道:“你神经病啊,你打我做什么?”

    说完就觉得头上某一处火辣辣地疼,肯定是安盯着打的原因。喉咙也火辣辣疼,太阳穴那几根筋连着头皮一跳一跳的。他痛苦地捂住了眼睛,阳光好刺眼。

    然后他就听见小窦的声音。

    小窦正绘声绘色地说着:“接着,乌兄目露稚儿恋母般的神情,说道;‘我出来见到很多人,我遇到一个很漂亮的蟒仙儿,看到一个很漂亮的滇池蝾螈的金角……’”

    乌丸一时发懵,问道:“你说这个做什么?什么稚儿恋母??”

    安已经直接扑了上来,把他按在船板上就捶,一边打一边问:“难怪呢,退缩了是吧。发现她平淡了是吧,原来是因为那个蟒仙儿啊。我就说呢,这回也不说爱侣了,也不昕昕长昕昕短了,也不喊姐夫了。找死呢你。”

    “她再平淡也是我们金鸢天狗家的,能比你这个狸子平淡,你要是嫌平淡,我来帮你脸上开个颜料铺子出来。”

    柴珺“啧”一声,对安小声说:“哎,小安你别打他脸,屁股肉多,还不不容易打坏,还看不出来伤……”

    乌丸感觉自己紧接着就挨了好几脚踢。

    乌丸一下子气爆了。“嗷”地号一声,变出原身,直接把船给踩翻了。

    豆豆一声尖叫:“苏木!乌丸你找死啊!苏木不会游泳!”

    乌丸泡在湖水里,抱着手,气得发疯。

    让你们不要这样喝我的酒,告诉你们后劲大了,都不听,拼了命地喝啊。今天都还在发酒疯呢?真是一群神经病。

    天狗族就够粗野了,这些金鸢天狗就是粗野中的粗野。沟通方式一共就两种,“上来就打”和“想一想再打”。全天下的精怪也没几个打得过你们,有意思吗?

    这时,岸边有个人族在跑步,听到水声,停下脚步,向湖中看来。

    豆豆骂一声:“看什么看,跑你的步去。”

    “啪啪”就把湖上散落的天狗、豆雁、狸子和船全部收了起来。自己一个猛子扎下了水。

    那个人族茫然地揉了揉眼睛,再看一眼空无一物的湖心,耸耸肩,继续跑步去了。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湖心的薄雾还没有散去,半湖霞光潋滟,半湖烟波缥缈。偶有水鸟看到了水中的小鱼,从水面上低低飞起,复又扎入水中。

    附近饭店的两个小伙计,麻利地挽着袖子,提着一袋子竹虫从湖边经过,一边说着:“红豆园最近那道红烧大雁很受欢迎,我们要不要也去打雁,可以再早一点出门去湖边水泽看看……”

    忽然一阵巨大的翅膀扑打的声音传来,他们循声去看,却没有飞鸟经过。一分心,手上那袋新鲜的竹虫已经被一股大力夺走。一个巨大的飞禽阴影从头上掠过,一堆鸟屎精准地掉在了他们头上。

    “叫你们起这么早!”小窦抒翅高飞,脚掌上牢牢抓着那袋竹虫。

    -------------------------------------

    柴珺和安一路飞一路嘀咕。

    安正在那阴阳怪气模仿乌丸:“‘我之后自然要和昕昕去神前行三献之礼’,还三献之礼呢……一出岛才4年,看见个蟒精就走不动路。还不止蟒精,还说有个什么蝾螈金角。‘特别漂亮’,呵……”

    柴珺也跟了句:“是啊,精怪谁还变不出个特别漂亮的样貌呢。这有什么好提的。等我问问苏木大人,我过一阵就去找林微昕,我来手把手教她变。又不是什么大事。”

    安停了一下,说道:“那她还真不一定变得出……但是问题根本不在这里。问题在于,相貌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突然不知道怎么接着说下去。

    他茫然地看着柴珺问:“你有过女朋友,你说说看,最重要的是什么?”

    柴珺忽然指着底下的山头说:“看那儿,有个亮晶晶的东西。”

    安跟着他指的方向看,什么都没有。

    “你是不是故意打岔啊?”安怀疑地问道。

    柴珺“嘿嘿”一笑,接着说道:“没有,一闪就不见了,可能是人族的照相机镜头。好了好了,你别老生事,你知道一树打架不行,就别老欺负他打他。”

    安傲慢地“哼”了一声道:“他不会打架可以学啊。”就不再开口了。

    这一路向北,此时见到的景色已经与叶榆大不相同了。

    天空是清透的水色,大团大团的云像牦牛一样缓慢移动着,在山上落下巨大的阴影。

    地面上有一条蜿蜒的江流,江水颜色暗黄,眼下并不湍急,平缓流淌着。这就是滇云西北的怒川了。

    两岸是一重又一重的石头山,石头缝里,顽强地长出一些绿色的小灌木来。不细看,倒也是满目苍绿。

    放眼望去,江水流去的方向,尽是层峦叠嶂的山群,近处的是深黛青,远一点便淡一点,直到变成极为清淡的一个青绿色山影。

    而江水随着地面高度的落差,流淌速度也加快了。慢慢地,即使从天上看,也能看出惊湍万里的雄壮气势来,水声渐大,撞击岸边石山而产生的水雾若隐若现。

    比之叶榆山水的清秀疏朗,这里无疑更为粗犷磅礴。

    柴珺与安沿着江飞了很久,往江边一座山峰不靠江的那一面,飞着去了。

    安打了个唿哨,底下的山林中飞来一对金鸢,绕着柴珺和安欢快地扑着翅膀,很是亲热。安也难得露出高兴的神色,对其中一只说道:“去和他们说,家里来客人了。多做点饭。”

    那只金鸢听懂了,脆鸣一声就飞进了山林中。

    安与柴珺也落到林中一块平地上,对豆豆说道:“已经到家门口了,都醒了吧。”

    就听“砰砰”几声,乌丸、小窦被丢了出来,然后苏木躺在一张舒适的躺椅上,搭着一床薄毯,轻柔地落在了地上,都没惊动到他。

    安挑挑眉对柴珺说道:“有个忠心的狸元真不错!我也要一枚。”

    柴珺答应着:“回去咱们找两枚去。”

    安满意地笑了。转头居高临下地对小窦和乌丸说:“好啦,到家门口啦。赶紧把苏木叫醒啦。”

    豆豆大声反对道:“不许吵他,让他自然醒!谁敢叫他!”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