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上门狂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四九章 门难进
    安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可密封的保温碗,拧开盖子,拿起豆豆直接丢了进去。又把盖子盖紧,放回了怀里。

    那一开盖的瞬间,苏木立刻醒了,一边干呕一边呻吟道:“谁吐了?谁吐了?快点给我把船擦干净!”然后他发现自己正好好躺在躺椅上,没有人吐在他船上,这才放下心来。

    他伸个懒腰,站起身,叫了声:“豆豆,收椅子。”

    安很坦然地又从怀里拿出那个保温碗,打开,从里面把豆豆拈了出来,递给苏木。

    周围的人都闻到了一股特别恶心的臭味,苏木更是干呕两声,眼泪都流出来了。

    “快拿走,快拿走你那个扶桑的臭鱼干。”苏木疯狂地摆手,一下子跳出好远。

    安很遗憾地对豆豆说:“你看,下次也许你该想一想,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现在你打算继续进那个放臭鱼的保温碗吗?你可能不太了解,我倒是知道苏木最觉得恶心的几样食物。而且特别巧,我就喜欢吃其中一种臭鱼干。”

    豆豆要有眼睛,肯定都把安瞪出一个洞来了。他憋屈地想了半天,觉得这个小天狗疯得很,还是明哲保身算了。

    于是勉勉强强说道:“安大人,以后在我和你的意见不和时,我会倾向于多考虑你的意见,而不会一意孤行,固执己见。”

    安见好就收,把豆豆丢给了小窦,说道:“去给他洗洗。用引水术。别跑去别的地方了,跟着点,回去了。”

    一行人在森林里走着。

    乌丸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很古老的森林了,一棵棵粗大的黄背栎,龟裂粗糙的树皮上透露着漫长岁月的讯息。

    现在是夏天,枝繁叶茂,光线透进来就更少。叶缝间漏下的光束里布满了金色的光点,并不是灵气光点,只是漂浮的灰尘和残屑而已。

    幽暗的森林里散发这特有的新鲜与腐朽混杂的味道,每踩一步都能感受到经年累月的落叶和因潮湿而生长出的地衣的复杂触感。雨季特有的水雾在林间萦绕,林中温度比叶榆低很多,甚至有点阴冷。

    可同时,树干上长出的彩色木耳,树根那冒出各色蘑菇,还有一丛丛艳丽的高山杜鹃,牵牵绊绊的藤萝,湿润浓郁的苔藓,这森林里湿热地带的繁密与高寒地带的清冷形成了一个美妙的平衡。

    乌丸深深吸气,在人类世界生活久了,时时刻刻都有一种温热又粘腻的感觉,他想念自然里万物原本的味道,也想念海岛上日复一日的海风与烈日。

    这儿真是个好地方啊,他愉快地想,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是被豆豆强行带过来的了。

    走到一个没有任何特点的地方,苏木停住了。他的指尖绽出一只胖乎乎长着翅膀的小狗来,“嗖”地不见了。

    乌丸好奇地问道:“你进自己族还要名札?你们没有专门的门禁牌吗?带在身上可以随便进出的那种?”

    安深深地看他一眼,说道:“你好像一直没把我们的身份当回事。我们是金鸢天狗。现在这个世界的人族修士都还在到处张罗着找我和安,要杀掉我们后快。两支天狗族也在找我们,不过似乎没有太大恶意。我们哪能有那种东西,被抓了岂不是引来仇敌,害了一整族?”

    乌丸不吱声了。

    那些都是姬纪神话时代的传说了。

    乌丸自己当然不会主动去结交金鸢天狗,可既然因为林微昕的原因,认识了,相处下去也是正常的。

    目前看来,他们也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一点,脾气暴躁一点,打架厉害一点而已,哦还有食量惊人。也没有比其他精怪更特别的地方了。

    这一点上,乌丸和银角曾经探讨过,《古事记》上各族之间的血仇可不止这一件。要是每一件都非要两清,估计现在也剩不下什么精怪了,就算是吃素的精怪,也还会有木精报仇呢。

    不过也许是因为林微昕,也许还因为林溪蝾螈和狸族一向崇尚和平,几乎不与他族起流血冲突。这几万年来一直都是各族血腥覆灭史的旁观者。没有切肤之痛,可能就没那么深刻的感受。

    崇武的各族也一向爱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或者“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终究是各族自己的恩怨,旁观者总不会真把自己带入当事人的事情里的。

    小窦倒先开了口:“我以前不是精怪,才做精怪几百年。我不那么清楚金鸢天狗以前的故事。只是我喜欢看人族的历史。我看人族他们分分合合,也经常打来打去,又重归于好。可见恩仇这个东西,是有条件的。总不是一成不变的。”

    乌丸放在心里想一想,倒也觉得有道理。正想夸小窦有见识。发现他正奋笔疾书,一手狂草,拼了命地记着刚才的对话。

    乌丸看一看,想起今早他绘声绘色跟安和柴珺说自己那段话时,用了“稚儿恋母”这个词,心里就异怪地抖了抖。把头扭朝一边,不想再看见他。

    这时,他们候着的这片杂乱的,又有朽木,又有腐叶的地面忽然勾勒出了一个金色边框的长方形区域。地面的景色晃动着变了几变,出现了一个地洞。

    乌丸惊叹了一句,“好厉害的幻术。”他之前明明知道这里是入口,但是一点没觉察到灵气波动和法术的痕迹,更没想到入口是往地下去的。

    苏木就转过来,笑眯眯看一眼乌丸道:“哪里哪里,雕虫小技罢了。”

    乌丸看苏木又多了两份敬意。安和柴珺看向苏木的目光也一样。只有小窦正忙着妙笔生花地赞美苏木的技法颇有大家之风,实在抽不出空来用眼睛直接示爱。

    下了黑漆漆的地洞,一路都黑漆漆。大伙儿就这么磕磕绊绊地走了半天,到了一个四岔洞口。苏木又发了一只带翅膀的小狗出去。

    乌丸终于忍不住了,叹道:“苏木大人,你们全族都住在地下吗?怎么不把地下整理地舒服一点啊,这些坑道也没打整,地上到处是树根,你们进出一次很麻烦吧。”

    柴珺突然附到乌丸耳边小声说了句:“快别抱怨了,一会儿就到了。”

    乌丸愣了愣,怎么地,还不能评价了?他这才第一次说这个。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唐扫把星〕〔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