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五五章 周瑜和黄盖
    柴珺、安、小窦和乌丸的童年时代,全都是没见过父母吵架的。他们有的只有爹,有的只有妈,有的小时候爹妈就过世了,有的小时候爹妈还只是普通的豆雁不会像人那样吵架。

    所以他们是没有这种警惕性的,但他们仍然感到了极大的压迫感。一种自己如果不在这里会更好的假设,让他们分外局促。

    然后他们就观摩了一场化解这样的危机的精彩展示。

    苏木一点没生气,只是翻手从手心变出一朵酒盅大的蔷薇花来,淡紫红色,花瓣繁复,由外及内颜色渐深,看着颇像一朵小的芍药。

    他拿给白婵,指着一侧的缺口说:“看见这里的缺口了吗?这就是十六夜蔷薇。”

    白婵接过话,满脸惊讶:“你见过这个花?”一边翻来覆去拿在手上看。

    乌丸够了够脑袋看过去,他也想看啊,但是理智和安掐他的那一下,同时阻止了他在这种时候开口。

    苏木一脸笑容,“我又不喜欢这些花花草草,但是你喜欢,我平时在外面见到了就会留个心。这种花吧仲夏国里,就数我们住的西南隅多。”

    白婵一边看一边嘟囔:“那你刚才不给我看,害我还跟小乌丸傻乎乎说了半天,你肯定心里在笑我们。”

    苏木就柔声道:“没有没有,我这不看你在兴头上,想要种嘛。以后有这些花花草草的事情,你多和我说说,我平时都特地为你记着的,想着回来和你说呢。”

    白婵的怒气就消解了一大半。

    白婵把花在手里翻着看了会儿,就对这花失去了兴趣。有些失望地说道:“颜色也不太好看,气味也很寻常,缺了一块,插瓶里或者戴起来都不好看。”

    苏木附和着:“对啊。这花哪配你。”立刻又变出一朵开了**分的淡粉色蔷薇科的花来,递给给白婵看。

    白婵看了一下,这花的花轮比之前那朵大,花瓣如丝绒般有质感,味道也是玫瑰的味道,颜色娇嫩又不甜腻。心里就有几分喜欢。

    苏木见她脸上神情,知她喜欢,就接过来给她插在耳旁的头发里,又用法术给她固定住。

    一边介绍着:“这是月季,是人族捣腾出来的。花又大又漂亮,又香,颜色也非常多。最厉害是一年可以开好多次花。我也不懂,我看这个你戴就适合,趁你的肤色。”

    “你要是喜欢,我就去找些苗来,你种种看好不好?这次我去叶榆县。发现那里还有一种花叫茶花,花瓣每一片都一样,像画出来的一样。要不我们去看看?你老在屋里也闷。”

    白婵满眼放光,盯着苏木反复确认。一直到苏木答应过两天就带着她去。

    然后苏木又很随意地说道:“你看最近我东奔西走的,杜若也在外面跑,都没时间陪你。你一个人就闷着了。现在好了,我最近也没什么事了。马上大夏天就来了,我可不要夏天出谷,热死了。咱们正好去爬爬山。杜若差不多也要回来了。”

    白婵惊喜问道:“是吗?他带信回来了?”

    苏木笑道:“你看,一说杜若,你就高兴成这样,怎么没见你这样问过我啊?”

    白婵笑眯眯地说道:“我问你的情况,你又听不见,你怎么知道我没这样问你啊。”

    苏木就“哈哈”笑起来。

    眼看一场架被三言两语消弭了。

    乌丸恨不得抚掌叫好。真是厉害啊!乌丸感觉自己学到了很多。

    同时,他心里还产生一丝挥之不去的怪异感觉,但他把这个暂时放在了一边。

    他看看小窦,又看看安和柴珺,想用眼神问他们是不是该走了。

    谁知这时候,苏木又和白婵提到了乌丸的名字。

    乌丸马上竖着耳朵听起来。

    苏木正闲闲说道:“这小乌丸,是柴珺那个双胞胎妹妹的爱侣。他算得上痴心,拿了一根肋骨给那孩子养了个肉身。”

    白婵有些吃惊看着乌丸,问他:“那孩子怎么会需要一个肉身呢?”

    乌丸看话题到了这儿,也就毫不隐瞒地说了起来。这一说可真是说来话长。

    说完后,乌丸发现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了。小窦抽抽噎噎哭了半天了,在乌丸说到自己取了根肋骨出来时,他的眼泪就已经控制不住了。

    柴珺和安之前曾经听过乌丸粗略地说过,有些细节是不知道的,这次听了这个相对详细的版本后,他们的神色也不那么平静了。

    白婵倒是脸上淡淡的,只说了句:“他心里头有她,自然要这么做。”

    乌丸见她那笃定的表情,心里生出知己之感来。对啊,这个态度才对啊。比这个态度重的态度,都是一种不理解和不赞成啊。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他心里头有林微昕,林微昕需要一个肉身,他就拿出了一截骨头。那些莫名其妙的赞叹和眼泪,都很奇怪哎。

    你心里有一个人,就该是这样。你们旁人觉得不能理解,是因为你们心里没有她啊。

    乌丸这时看白婵,倒是不再只把她看作一个恐怖的大精怪了。

    这两个人在“痴”这点上,颇对互相的胃口,也就生出了一点惺惺相惜来。

    苏木这时又问乌丸:“一树,那我想问问你,这时候,若我求你帮我一个大忙,可能会有危险,你会不会帮?”

    乌丸想也没想一口回绝,“我只能答应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不光想着林微昕,我还有我的祭主大人,还有族里的责任。我与苏木大人目前的交情,哪条都抵不了,所以我是不能为了苏木大人把自己陷于危险中的。”

    苏木微微一笑,答道:“你说得对,白婵,你看一树说得可有道理?”

    乌丸这才明白过来,苏木哪里是在问他说啊,兜这么大圈子只是为了白婵答应自己那件事。

    他细想一想,大概就明白了,白婵现在对苏木给她的约束很是不满。如果苏木硬要她收回,她既觉得在小辈面前失了面子,又讨厌苏木对她的控制,所以反而会更坚持。

    如果乌丸见坚持不下,主动退一步,提出不要白婵这个承诺,那效果会比苏木硬要白婵收回的情况更差。因为这更一步用第三方的表态,宣告了苏木在权力上高于白婵。

    苏木先把白婵哄开心,再权其害取其轻者,用“出门玩”来改变“苏木就是在控制我”的印象。然后让白婵听乌丸和林微昕的事情,让白婵进一步认可乌丸。

    再让乌丸嘴里说出,若是自己遇见这样的情况,会怎么做。

    顺利的话,白婵会收回这个承诺。即便不那么顺利,乌丸将心比心,换位思考,也不会真的陷白婵于险境。

    想了半天,乌丸决定在这里多住几天,跟着苏木好好学习下讨人喜欢的话术。

    这时候,白婵开口了,她叹口气对苏木说道:“你也不用绕这么大圈子,好像我是不懂事的孩子似的。知道了知道了,跟小乌丸说的那件事就作罢吧,回头我许他点别的。你也真是的,现在这样的太平世,能有什么危险嘛。”

    苏木也不接话,只是又从手心里变出一朵十六夜蔷薇来。

    他拈着花柄给白婵看,温柔说道:“看,没想到吧,这个十六夜蔷薇并不是都有缺的,仲夏人不是爱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吗?十六夜蔷薇也会有格外圆满的花轮的。都是在一棵上长出来的。”

    白婵接过来看一眼,抿着嘴笑了,说道:“我累了,想躺一躺,你们明天再来玩吧。”

    乌丸、小窦和柴珺哥俩,心里齐齐鼓掌喝彩。高高兴兴等了苏木,一起走出门去。

    乌丸心里叹道:真是周瑜打黄盖啊。一个愿哄,一个吃哄。好一出行云流水般的冰释前嫌。

    柴珺照常走过来,悄悄说道:“你可学着点吧。”

    乌丸这次没生气,他对柴珺真诚地说道:“你可好好跟你家林微昕说说吧。让她该装糊涂的时候,也多学着点白婵,装地浑然天成一点,哄的人也更有成就感。”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