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五八章安的怪本事
    琉璃瓶里的酒足有好几斤,乌丸看着就替酿酒的人悲哀。这人是造了什么孽,被安给惦记上了,一次把一整瓶都给偷了出来。

    乌丸自己一次也就酿这么一瓶的量罢了。现在身边人都爱喝酒,那今年他也许多才会酿两瓶。

    安举起杯子,破天荒地说一起碰一杯。

    他轻轻喉咙道:“这一杯,敬小窦,敬你有胆量住在白婵隔壁,敬你有胆量想再有一个爱侣,敬你……美梦成真。”

    “你还想要一个爱侣?以前那个爱侣你不喜欢了么?”乌丸端着酒杯,来不及喝一口就问。

    小窦长吁短叹。

    “哎呀……我心里乱得很,别说我了。等我理顺了再告诉你。说说你们吧。喝酒喝酒,再不喝冻住了。”

    乌丸觉得小窦怪怪地。

    安又倒了第二杯。

    “这杯敬乌丸。敬你这身好皮毛,敬你为了个人族舍得一根肋骨,敬你……接下来要面对的血光之灾。”

    乌丸这酒就喝不下去了。

    “干嘛呢……你到底是敬酒还是不想给我喝?什么血光之灾,难不成你也是今早起来,忽然念起,算了一卦?”

    “我不会卜筮。我只是看得到一些以后的情况。”安平静地说着,“我看不全,只能看到一个瞬间的场景,我的判断与实际也不一定一样。福祸也断不准。”

    乌丸听着觉得怪耳熟的,想了会儿,回忆起来了,说道:“我大概两三年前,去林溪蝾螈族里时,他们的族长非要给我占一卦,占了就神神叨叨说看到有人死了。太阳沉于地下。然后和你说得差不多,他也拿不准,不一定是我,也可能是我身边人。”

    安微微有些不耐烦,嘟囔一句:“我就提醒你一下。别的不知道。”一口就把杯中酒喝完了。

    乌丸只郁闷了一下,就把这事给丢开了,开始细细品这个酒。

    他发现这酒和自己的“金烬落”风格有点像,入口都很寡淡,后劲却大。可这酒比自己的更锐利一点。到了喉咙口忽然嘶啦一下烧起来,可这一下的辛辣又不足够让饮者做出什么反应,至多会顿一顿,想一句:原来这酒还挺烈的。

    乌丸喝酒上脸,两杯下去,就已经满脸酡红。这才发现这酒的香气居然也要过一下才在唇齿间显现。他掀了掀眉毛,来了兴趣。

    安给大家倒了第三杯,又敬起了自己。“敬我找到我哥哥,敬我比原来强大好多,敬我……有一天也能不孤单。”

    乌丸看看他,心里琢磨,再凶神恶煞的人也有压不住情绪的时候。所以每个人的心有它自己的脾气,不是你要它怎样,它就怎样的。

    三个人,不,主要是安把虫子都吃了,酒也喝了不少。乌丸越喝越觉得心暖,愈发觉得这酒好。不像他那支“金烬落”喝着喝着就心凉起来。

    安睃一眼乌丸,问他:“怎么样?换你这套酒具。我拿三分之一和你换。”

    乌丸立刻拿了个琉璃瓶出来接。安就露出一脸“瞧你那小样儿”的调侃神色来。

    乌丸收好酒,回味着酒香,这才想起,酒也喝了,赃也分了,都还没问过苦主是谁。

    安道:“你还没见过他,你来之前他就出去外头办事了,这两天就要回来。”

    乌丸一头雾水,倒是小窦怯生生问了句:“你偷了杜若的酒?”

    安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我就知道你知道杜若是谁。这可不叫偷,这是我在林子里刨坑玩时刨到的,就是我的了。他又没有立牌子。再说了,你和乌丸都喝了的,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若是最后说要打架,我可不怕他。”

    安逼着乌丸变出原身,揪着乌丸的后颈又跑去石峰顶站着看了会儿云海。

    他“忽忽”一笑,对乌丸说:“你不知道,这个杜若,和你有点像。所以白婵对你比对别人态度好。等你看到他,你就知道了。”

    乌丸呆呆地看着云海,完全没在听,心里只想着,明天能再来看一次日出就好了。

    等小窦贤惠地收拾好家伙什,把雪山上留下的痕迹用法术清理了。他们三个再如早上一般回去了。

    安是掐好了时间回去的,回去洗洗手,坐着歇会儿,就差不多好吃午饭了。

    乌丸以前一个人游历时,并不怎么吃东西。这次来人类世界三年多,堆堆要吃东西,他就跟着吃,吃着吃着也养成了每天吃饭的习惯。

    谁料到,才跟着柴珺他们过了三个月。他现在每天和这群天狗一起,睁开眼睛盼早饭,吃饭早饭盼午饭,吃完午饭盼晚饭。晚上他跑去山上收月银霜和星烬时,嘴还闲得慌,自己搞了好多吃的带着。

    真是的……

    就在安和乌丸好好候在食堂外头的时候,小窦跑来说白婵让他俩去她那吃午饭。

    路上小窦悄悄和乌丸和安说“杜若回来了!”

    三人不由有些心虚。安皱着鼻子好好闻了一圈小窦和乌丸身周,脸色就有点不好看,这酒香味有点浓啊。

    他们三个赶快各自施术祛味清洁。这才一齐走进了白婵的院子。

    好些天不来,乌丸看了圈院子里头。还是和之前一样,只开着蔷薇和月季。那两丛月季的红蜘蛛被灵气养得都快成精怪了。乌丸“啧啧”两声,摇着头进了屋子。

    一进屋,真热闹。

    今天大概白婵特别开心,卯足了劲把屋里装饰地跟人族过年似的,全是好吃的零食。

    苏木在,柴珺在,柴珺的女朋友也在,屋里还站着一个乌丸没见过的男人,肯定就是杜若了。

    乌丸心虚地看过去,却愣住了,情不自禁感叹了句这人可真好看,心虚都给忘了。

    乌丸知道银角的人形是非常好看的。在岛上那么多年,银角一直以人族的形象示人。但凡遇到人族或者变作人形的女精怪,她们看银角的目光是带着钩子的,看一眼后就牢牢钩在了银角身上。不把眼珠子挖出来是移不开眼了。

    乌丸看来看去,也没觉得谁有银角好看,只除了眼前这个杜若。他可真好看啊,乌丸心里又想了一遍。

    这时,杜若感觉到了乌丸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他先对他笑了笑,可立刻,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人族那些话本子。那些话本子我看明白了,都是用来哄我们的,只是为了让我们伤心。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